我軍徒步行軍的兩個罕見紀錄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韓金強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8-12-07 09:15

在漫長而艱苦的中國革命斗爭中,我軍官兵以弱搏強、積微成著,以忘我的犧牲精神和壓倒一切敵人的高昂士氣,打出了一系列漂亮的勝仗,創造了我軍歷史上不勝枚舉的經典戰例。巧合的是,紅軍長征中紅1軍團第2師第4團的飛奪瀘定橋,解放戰爭中晉察冀野戰軍的清風店戰役,我軍都曾創造了一晝夜徒步奔襲120公里的世界陸軍徒步行軍罕見紀錄。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飛奪瀘定橋、飛兵清風店,一晝夜徒步奔襲120公里——

我軍徒步行軍的兩個罕見紀錄

■韓金強

清風店戰役中,晉察冀野戰軍官兵跑步進入陣地。資料照片

紅軍飛奪瀘定橋進軍線路及敵軍布防示意圖。資料照片

在漫長而艱苦的中國革命斗爭中,我軍官兵以弱搏強、積微成著,以忘我的犧牲精神和壓倒一切敵人的高昂士氣,打出了一系列漂亮的勝仗,創造了我軍歷史上不勝枚舉的經典戰例。巧合的是,紅軍長征中紅1軍團第2師第4團的飛奪瀘定橋,解放戰爭中晉察冀野戰軍的清風店戰役,我軍都曾創造了一晝夜徒步奔襲120公里的世界陸軍徒步行軍罕見紀錄。革命前輩的堅韌不拔精神,足令後人記取而勵行。

飛奪瀘定橋,紅4團一晝夜飛奔120公里

1935年5月28日晨5時許,紅1軍團第2師第4團在前往瀘定橋的行進途中,政委楊成武和團長黃開湘接到軍團轉達軍委的“萬萬火急”命令,打開一看,只見上面寫著︰黃、楊,軍委來電限左路軍于明天奪取瀘定橋。你們要用最高速度的行軍力和堅決機動的手段,去完成這一光榮偉大的任務。

政委楊成武看後說︰“從地圖上標的里程,此處到瀘定橋還有120公里!”這就意味著部隊必須在一晝夜內走完120公里的路程,並在29日當天攻取和完全控制瀘定橋。誰也不會料到,任務會變得如此急切。頭一天軍委電報上標的還是“十萬火急”,現在卻變為“萬萬火急”,一定是敵情有了重大變化。當時由于時間緊迫,命令只能邊行軍邊傳達,“走完120,趕到瀘定橋!”這斬釘截鐵、氣壯山河的動員口號成了全團的信念和目標。

此時部隊是在和時間賽跑,也是在與敵人隔河賽跑。為保證任務的堅決完成,部隊一路行軍,一路還舉行“飛行集會”,一簇簇、一堆堆的人臨時湊到一起,只那麼動員幾分鐘,就散了;這群人剛散,緊接著出現了更多的人群,他們一邊跑,一邊進行緊張的開會動員。緊急任務的動員工作剛做完,部隊已接近猛虎崗。在彌天的濃霧中,部隊以排山倒海之勢擊潰了敵人的1個團部和1個營,佔領了摩西。此時村東河上的木橋已被敵人炸掉了,這給部隊行軍增添了麻煩。部隊全力以赴用了兩個小時——緊張而珍貴的120分鐘,才架起了這座橋。之後,全團一口氣又跑了25公里,傍晚7時許,一查看地圖,從這里到瀘定橋還有55公里,而且全是山路。

困難一個接著一個。正當部隊繼續前進時,突然下起暴雨來了。天,黑得像倒扣的鍋底似的,伸手不見五指,只有打閃電的一瞬間,才能分辨哪是山哪是路。部隊一天沒有吃上飯,加之道路十分泥濘,真是寸步難行。這時,敵人已經趕上來了,正在對岸與我們平行前進。為了趕在敵人前面到達瀘定橋,楊成武通過各黨支部向所有的共產黨員、共青團員和積極分子動員,要求他們想方設法克服一切困難,務必在明天早晨6點以前趕到瀘定橋。行軍中,紅4團的同志們發揚團結友愛精神,互相用繩拉、用手攙扶,再拄上根拐杖;餓了,就嚼口生米;渴了,就捧把雨水喝……隊伍就像一團烈火似的在幽深的山谷里飛速滾動著。

但是,畢竟是摸著黑走,前進的速度顯然比白天慢多了。楊成武和黃開湘正在發愁時,突然發現對岸的敵人正打著火把趕路。真是“事到萬難須放膽!”,楊成武找黃開湘商量︰“我們也可以點火把!”部隊立即將附近小村莊里老鄉家的竹籬笆全部買下來,每人綁一個火把,一個班點一個。為了爭取時間,要求點了火把後的行軍速度必須保持在每小時5公里以上。同時,布置司號員先熟悉敵人的聯絡號音及信號,準備必要時與敵人“聯絡”。

就這樣,敵我雙方的火把在夜空中焚燃,隔水相望,就像在山谷里盤動的兩條火龍,把幾米外的大渡河水映得通紅。不一會兒,透過呼嘯的風雨聲和大渡河的波濤聲,突然對岸傳來了清晰的號聲。

“敵人在向我們發問了!”司號員報告說。

“啥子部隊?”還沒有等紅4團回答,對面又傳來悠悠微弱的問話聲。

“吹號回答!”楊成武告訴司號員。

司號員按照敵人的號譜吹響了事先準備的答語。敵人信以為真,把紅軍當成自己人。就這樣,敵人與紅軍隔岸並行了15公里路。突然,對岸的火龍不見了。紅4團又大膽地吹號發問敵人在干什麼?敵人吹響了宿營號。

聞此號聲,紅4團再次加快了腳步。大家在三步一摔、五步一跌的滾爬中前進。為了防止跌到河里,楊成武吩咐大家解下腿上綁帶,一條條接起來,每人都拉著綁帶前進。就這樣,部隊以一晝夜行軍120公里的速度,第二天早晨6點多鐘到達了瀘定橋的西岸,佔領了西岸全部沿岸陣地,並立即進行了緊張的戰斗動員,選出了22名共產黨員和積極分子組成突擊隊,由第2連連長廖大珠擔任突擊隊長。

29日下午4時,總攻開始。全團數十名司號員組成的司號隊同時吹響沖鋒號,我方所有武器一齊向對岸開火,槍彈像旋風般地刮向敵人陣地。22名突擊隊員全部手持沖鋒槍,背插馬刀,腰纏10來顆手榴彈,在隊長廖大珠率領下,冒著對岸射來的炮火和槍彈,沖向已被敵人拆掉了橋板的瀘定橋。他們攀著橋欄、踏著鐵鏈,匍匐向河對岸前進。拼死頑抗失利後的敵人,點燃堆在西橋頭的橋板,妄圖阻止我軍進城。突擊隊員們不顧烈火燒身,攀上橋頭,沖進火海,把手榴彈一顆又一顆地投向敵人;接著沖進城內,和後續部隊一起,與敵人展開殊死的巷戰。經過兩個小時的激戰,將守敵全部擊潰。22名突擊隊員僅在橋上中彈犧牲3人,創造了奪取瀘定橋的奇跡。

飛兵清風店,120公里與45公里的對抗賽

1947年秋,國民黨軍在中國人民解放軍晉察冀野戰軍連續打擊下,被迫將其主力的7個軍共計33個師(旅)收縮于北平、天津、保定三角帶,以一個軍駐守石家莊地區,企圖依托鐵路線,采取守勢,確保平津保等戰略要地。9月中旬,東北民主聯軍發起秋季攻勢,蔣介石為挽救東北危局,令北平5個師進至北寧線或出關增援。在這種情況下,晉察冀野戰軍領導楊得志、楊成武、耿 等決心抓住這個有利時機,向保定以北地區出擊,采取圍城打援的戰術,以第2縱隊第4、第5旅及第3縱隊一部圍攻徐水,吸引北平、保定國民黨軍增援;以第3、第4縱隊主力和獨立第7旅集結于徐水東北地區,尋機殲滅前來增援之敵。

10月11日晚,戰斗打響。至13日夜,我第2縱隊連克徐水南北兩關,逼近城垣,大有一舉攻克之勢。要調動國民黨軍的援兵,就必須打痛它,使之感到戰局緊迫。但出乎我軍預料的是,從北面一下子來了敵人的5個師10個步兵團和1個戰車團。我軍主力在徐水東北地區與敵形成對峙,經過幾天激戰,雖殺傷不少敵人,但因敵人10多個團聚集在一起,我軍未能把敵人分割殲滅,戰役計劃沒有實現。

對此,楊得志、楊成武等研究決定,調平漢路以東的部隊向路西遂城、姚村地區轉移,誘敵西進,準備在敵人分散以後,殲敵于運動之中,並立即將這一決定報告了聶榮臻。

10月17日晚,楊得志、楊成武等離開了晉察冀野戰軍司令部駐地率部向平漢路以西前進。忽然,一陣急驟的馬蹄聲打破行軍隊伍的寂靜。原來是騎兵通信員,他遞給野戰軍領導一份電報報告道︰“聶榮臻司令員剛剛拍來的敵情通報”。

電報上寫著︰“石家莊敵第3軍軍長羅歷戎率領第3軍軍部、第7師和第16軍第66團于16日已經渡過滹沱河,正在北犯,17日可進到新樂地區,估計18日可抵定縣,19日可達方順橋。保定之敵劉化南部準備向南接應羅歷戎。”

戰場情況真是瞬息萬變。接到電報,楊得志、楊成武、耿 等統一思想後當機立斷︰以野戰軍主力南下殲滅羅歷戎。主力不再向西,而是向南,用遭遇戰的形式把敵人殲滅。以一部分部隊在徐水以北阻敵南下,配合主力在保南的行動。

決心定了,仗在哪里打?也就是戰場選擇的問題。這個問題極其重要,關系到我軍能否吃掉這股敵人。最後,野戰軍領導把遭遇戰的戰場選在了清風店地區。之所以選在這,是因為清風店在保定以南,距離保定還有相當一段距離。無論如何,戰場不能選在保定附近,那樣會造成敵人合擊我軍的不利形勢。

遭遇戰的戰場決定下來了,可是時間對我軍顯得異常緊迫。羅歷戎的第3軍已經過了滹沱河,離清風店只有45公里,而我軍的部隊還在徐水地區,距離清風店有120公里。這就意味著我軍部隊必須在同一個時間里走將近敵人三倍的行程。而勝負的關鍵,就在于我軍能不能搶先趕到方順橋以南的清風店地區。如果我軍趕不到,讓敵第3軍和保定新2軍的兩個師靠攏,我軍就很難吃掉敵人了。

時間緊迫,刻不容緩,楊得志和楊成武等已來不及向軍區首長報告和請示,首先向部隊下達了行動命令,在千軍萬馬的奔襲途中,他們才向軍區發了電報。

楊成武和楊得志商量,在這種情況下,應急需起草一個緊急戰斗動員令。因為這一仗關系重大,必須要打好。楊成武說,當年飛奪瀘定橋時一晝夜行軍120公里,今天是一晝夜急行軍120公里趕過方順橋。那時是一個團,現在是一個野戰軍,千軍萬馬啊,要有幾句口號,像鐵錘敲鐵砧那樣,烙印在指戰員的心頭。楊得志表示完全贊成這一建議。

于是,楊成武口述,宣傳部長邱崗記錄,一份緊急戰斗動員令很快寫出來了。

發報機一陣滴滴答答的響聲,把緊急戰斗動員令發出去了。

黎明時分,部隊分好幾路拼命地往前趕。部隊一邊走,一邊開“飛行會議”。各級指揮員邊走邊向戰士們傳達緊急戰斗動員令。鼓動工作化成無形的力量,部隊經過一夜強行軍仍精神抖擻、情緒高漲。楊成武見到從身旁走過的帶隊干部說︰“快走啊!發揚紅軍一天行軍120公里的精神!”

18日午後,我南下各部隊大都提前4小時至6小時,完成了120余公里的長途行軍任務,到達指定位置。可是這個時候,國民黨第3軍軍長羅歷戎率領他的主力1.4萬余人、200多輛大車,剛剛走過了定縣。

20日拂曉,我軍開始進攻。一經接觸,敵主力很快收縮于西南合等幾個村莊,向北平告急,請求增援。22日3時40分,晉察冀野戰軍主力向西南合等村莊發起總攻,戰斗到11時30分勝利結束。

清風店戰役,共殲敵第3軍軍部、第7師和第16軍第66團,俘敵第3軍軍長羅歷戎等以下官兵1.1萬余人,斃傷敵2000余人,連同保北阻擊戰共殲敵1.7萬余人。繳獲各種炮72門、輕重機槍489挺、長短槍4500余支、電台8部,擊落擊傷敵機各1架,開創了晉察冀殲滅戰的新紀錄,對扭轉華北戰局起了重要作用,並有力地配合了東北民主聯軍的秋季攻勢。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