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首位AIP技師:不懈追求“零失誤、零差錯”

來源︰中國青年報作者︰代宗鋒 宛敏武 徐哲鋒責任編輯︰伍行健
2018-12-13 15:09

初夏某天,大洋深處,一艘配置AIP系統的新型潛艇隱匿航行。

雙眼布滿血絲、手持電筒的二級軍士長肖海生,正探著腦袋在犄角旮旯查看一根線頭。上一次遠航,這根線頭他曾檢查過376次。

“每根線頭都關乎AIP系統運作、水下續航力和潛艇隱蔽性,決定著第二次遠航能否圓滿順利。”

查看、檢測、記錄……一次次不厭其煩的細致檢查保證了設備安全運轉。如今他已保障了潛艇首次極限深潛、首次遠航等50多次重大任務,安全潛航數十萬海里。

東海艦隊某潛艇支隊某型首艇AIP技師肖海生被譽為操縱中國潛艇AIP系統第一人,被共青團中央、國家人社部聯合表彰為“全國青年崗位能手”。他先後兩次榮立二等功,被全軍和海軍表彰為“愛軍精武標兵”“軍事訓練標兵”。

學不出名堂,甘願受任何處分

鐵罐密集的AIP艙室,肖海生只能在逼仄的空間里工作,而他樂此不疲一干就是10多年。

那年肖海生以全優成績從士官學校畢業,被分配到潛艇支隊成為一名輪機兵。因為工作出色,他又被推選為某新型潛艇首艇艇員,負責學習AIP專業。

“沒人知道AIP專業是什麼?”肖海生至今還記得第一節課教員那句話︰“AIP專業我只听說過,沒見過實物,接下來我們一起共同學習。”

因為沒有“標準”教材,課堂45分鐘經常出現“斷片”,一次肖海生咨詢某個設備自增壓情況,教員無法解釋,探討熱氣機運轉問題,他們各有看法,一連幾節課的討論都沒有結果。

為期一周的“純理論構想”學習反而激起了肖海生學習的渴望,返回艇隊當晚,他向時任艇長倪躍忠立下“軍令狀”︰學不出名堂,甘願受任何處分。

“男子漢吐口唾沫就是釘。”肖海生沒有退路,“記得當時每晚背理論到深更半夜,早上天不亮又起來背專業書,因為聲音太大,還被隔壁客人投訴”。

學習歸來,肖海生被任命為AIP技師。沒想到這一紙命令讓他成為中國首位AIP技師。

“平時多流汗,戰時少流血”

有一年10月,專家組織第一次加注某燃料,跟進參觀的肖海生長了個心眼,他提前擬制了操縱流程草圖。

次年7月,上級下達艇隊獨立加注某燃料任務,這是一次開創性嘗試。

當天氣溫達到歷史極值,肖海生摘下作訓帽,戴上護目鏡,頂著烈日,按照流程圖連續操作數小時,毒辣的太陽曬得肖海生頭皮刺痛。

第三天戰友們發現他滿腦袋是“頭皮屑”,肖海生抬手一抓,幾塊不規則的頭皮屑便掉下來,他再一搓,搓哪兒哪兒掉頭發。

次日,肖海生遞交了一份《某燃料高溫加注注意事項》。“地面溫度、人員著裝等逐一規範,細到護目鏡配戴松緊度。”官兵們說,肖海生那份用心血撰寫的注意事項,至今仍在使用。

肖海生的口袋里,常備一支筆和一個小筆記本,他喜歡隨時“記兩筆”。一次試航,他發現淡水冷卻水泵噪音大,便把問題記在隨身帶著的小本上。隨後,向工業部門幾次提交改良建議,一種低噪音泵後來被研發出來,如今已配備至每艘潛艇。

“平時多流汗,戰時少流血。”肖海生經常這樣提醒戰友,也是在告誡自己。有一年8月,他隨艇出海執行任務,在任務海域該艇出現故障。

故障設備沾滿油污,肖海生穿著剛拆封的遠航服,不到一上午便被染成“迷彩服”。由于空調關閉,置身高溫艙底,他的衣服濕了干、干了濕。

因為淡水有限,他只能將髒衣服塞進背包。返航後妻子一打開背包,一股怪味撲面而來,衣服早已發黃發霉。

有一次,廠家將某核心部件吊出艙室返廠維修,理由是達到了理論使用時限。肖海生不理解︰實際使用沒有故障,為何不能延長使用時限?

此後,他經常琢磨這個關鍵部件,與工業部門反復試驗,並建議將其使用時限延長,提高了水下待機時間。

評審團實際論證那天,專家們說,這個部件延時使用,不僅為潛艇節約大量維修經費,還有較高的軍事價值和科研價值,甚至為後續潛艇的設計建造提供了有益參考。

“零失誤、零差錯”

肖海生至今難忘那次遠航訓練——空中、水面反潛兵力如影相隨,守護在機器旁,肖海生絲毫不敢懈怠。

那是某型潛艇首艇首次遠航,海軍上下關注,可準備期熱氣機功率始終達不到額定值。

“肖海生一連修了72個小時。”戰友們記得很清楚,隨後海上檢驗機器工況,他又連續適應性航行50個小時,“累瘦了一圈”。

“零失誤、零差錯”是肖海生不倦的追求。有一年某艇組織極限使用和大氣環境監測試驗,試驗要求全程封閉艙室,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考驗。

試驗前,肖海生將艙室分割成塊,把每個閥門指定到專人。試驗第×天,他發現某處管路“結霜”,當即判定為微漏點。如何處置沒有先例,沉思良久,他試著用濕棉布堵住漏點。

那次試驗,檢驗了機器使用極限時間,肖海生首創了“冰封療法”,並監測了數百組數據,獲得大量第一手資料。

追求萬無一失使肖海生練就了“無一失”的硬功。有一年某艇組織專項試驗,某閥門墊片被某燃料沖擊損壞,燃料瞬間彌漫艙室。若不及時處理,遇到靜電就會導致災難性後果。肖海生迅速戴上防凍手套、護目鏡,拽開蓋板從兩米高鐵梯滑下,順手將蓋板反蓋,沖向“煙霧區”。

“蓋板反蓋,意味著把危險留給自己。”經歷那次險情的機電長馬穎說,“煙霧”中很難看到閥門,肖海生硬是在數十個閥門中準確擰死某個根閥,成功化解了險情。

“一個人渾身是鐵,也打不了幾根釘”

“一個人渾身是鐵,也打不了幾根釘。”肖海生說,他有責任把專業知識教給戰友們。

AIP兵趙藝剛學專業,系統網絡圖學得“一團糟”,肖海生便將整個圖分解,逐一攻關再組合,“拼湊式”教學縮短了培養周期,如今這套方法得到推廣,成了“教學寶典”。

“他既有責任心,又有耐心。”艇長賈佑琛回憶,新兵劉杰文化基礎差,艇隊先後指派4名骨干幫教,兩個月過去了他仍然無法值更,只能交給肖海生去帶。

“在艇內‘蘿卜’也要當‘人參’培養。”肖海生為劉杰制定了“先實操後理論”的學習計劃,住在艇上陪著他練,3個月後劉杰就可以獨立值更,1年後就能隨艇出海執行任務。

“支隊乃至潛艇部隊AIP專業人才,直接或間接都是由他培養出來的。”幾年前,海軍潛艇學院還聘請肖海生擔任終身兼職教授,請他發揮特長,為海軍AIP專業培養更多的技術骨干。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