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兵王”

來源︰中國青年報作者︰鄭天然責任編輯︰伍行健
2018-12-21 08:12

深海“兵王”

——記東部戰區海軍某潛艇支隊AIP技師、二級軍士長肖海生

不足10平方米的潛艇艙室里,密密麻麻的管道與轟鳴的設備將艇內空氣蒸烤得炙熱。二級軍士長肖海生站在這局促、嘈雜的空間里,側頭仔細傾听著裝備的運行情況,身上的衣服被油污與汗漬染成了“迷彩”。

澎湃的動力從某艙室源源不斷地輸出,這艘國產AIP潛艇如藍鯨入水,靜悄悄地航行在大洋深處,已經多天沒有浮上海面。

22年的部隊生活,東部戰區海軍某潛艇支隊AIP技師肖海生在這狹小的艙室里,安全航行了十幾萬海里,先後執行過戰備遠航、極限深潛等50多項重大任務。這位海軍潛艇AIP系統“第一人”兩次榮立二等功,7次獲全軍士官優秀人才獎,先後被表彰為“全國青年崗位能手”“全軍愛軍精武標兵”“海軍軍事訓練標兵”。

“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不依賴空氣推進裝置,英文縮寫AIP。

1995年,瑞典“哥特蘭”級潛艇下水,AIP首次進入人們的視野,成為世界潛艇發展史上一大技術突破。

多年前,國產首艘AIP潛艇列裝肖海生所在的東部戰區海軍某潛艇支隊。得知這個消息,肖海生整個人都被“點燃”了。雖然整天悶在不見天日的“鐵罐子”里,但肖海生知道這是常規潛艇的發展趨勢,未來必將全面列裝部隊,成為決勝大洋的“國之利器”。

AIP潛艇列裝後,支隊開始選拔人員建立新的艇員隊。此時的肖海生已是一名輪機班長,重新轉向AIP系統專業學習,意味著他將降級成“輪機兵”,一切從頭開始。但這些對他來說,都不如學習掌握AIP系統重要。

听到消息後,肖海生立即報了名。有人勸他再考慮考慮,還有人說AIP潛艇的燃料像帶著“定時炸彈”,肖海生笑笑說︰“咱們干潛艇的,向來是‘刀尖上跳舞’,哪有絕對安全的崗位?再說科研人員設計出新裝備,總有一定的安全保證,大家都不去當‘吃螃蟹的人’,裝備怎麼發展?”

然而,要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並不輕松。AIP潛艇剛剛入列,沒有足夠的實踐操作經驗,肖海生與其他專業骨干能夠學到的,只有AIP系統的理論知識。一切從零起步,書本上的知識讓肖海生看得“雲里霧里”。為了在有限的條件下把知識學會、搞懂,肖海生筆記做了一本又一本,半年時間里平均每天只睡5個小時。

走進潛艇後,肖海生看到作為高精尖裝備的AIP系統,有著比常規潛艇更讓人眼花繚亂的線路、管路和電路。他主動要求住在潛艇里學習。裝備運行起來,艙室里溫度高達40多攝氏度,肖海生的衣服濕了干、干了濕,他把所有管道摸了個遍,熟練掌握了新型潛艇的構造。

一年後,經過層層選拔,肖海生的理論和實操各項考試成績全優,被任命為海軍首艘AIP潛艇系統技師,成為中國潛艇AIP系統“第一人”。

深海里的“定海神針”

一次任務中,潛艇無聲地向大海深處潛航,集控室內的屏幕上參數不斷變化,在水下試驗中,肖海生目不轉楮地盯著集控台上的數據。突然,一陣刺耳的氣體噴射聲從艙底響起。

“不好,有泄漏!”捕捉到這個聲音,肖海生“噌”地從椅子上站起來,一把抓起手邊的護目鏡和防凍手套,來不及多想就沖進出現泄漏的艙室。為了不讓燃料進一步擴散,他反手扣死了通往艙底的蓋板,一個人闖進了危險區。

由于罐內壓力不斷增高,燃料泄露得很快。當肖海生沖進艙底時,四處已是煙霧彌漫,伸手不見五指。

肖海生知道,這樣的泄露如果不及時處理,不僅會導致艇員中毒,遇到靜電更會直接導致裝備爆炸,引發災難性後果。“沒有時間了。”肖海生這麼想著,一頭鑽到了煙霧深處,靠听力去尋找故障點。

很快,他听出了泄漏點的方位,管道構造圖立即清晰地浮現在肖海生的腦海里。憑著對裝備的熟悉,肖海生準確在數十個閥盤中擰死了漏氣管的閥門,氣體噴射的聲音戛然而止,險情成功化解。而這,幾乎是一次盲操。

在被肖海生一手帶出的某艇AIP班長邱全鐸看來,最危險的時候沖上去,幾乎已成了肖海生的本能。“他把使命看得比生命還重要。”邱全鐸說。

肖海生有隨身攜帶筆和本子的習慣。每次進行完操作,總要拿出記錄本,詳細記下每一次操作的過程,總結出現問題的原因和解決問題的方案。

積少成多,肖海生記了厚厚一本筆記,整理之後如今成了每一個在AIP系統工作的技師應知應會的操作流程規範。

與AIP打交道這麼多年,肖海生給專家和廠商提出過多少意見建議,他自己已經記不清了。

AIP系統為潛艇提供動力,相當于潛艇的發動機。這台“發動機”與艇外鏈接的關鍵點是一個小小的安全閥。試航中,肖海生盯著它思考,這個安全閥到底安不安全?長期泡在水下,慢慢被海水腐蝕了,海水倒灌進來怎麼辦?

水下潮濕的環境是裝備制造商很難接觸到的,但肖海生很了解。他開始與廠商反復探討、提建議。

“以前都是裝備啟動後在管道內充氣,改成運行前先充氣行不行?”肖海生的提議經過廠商反復試驗後,被證實是目前解決這一安全隱患的最佳途徑。在運行前就把管內氣壓增加至與外界持平,甚至更高,才能有效防止因安全閥松動內外氣壓不同引發的海水倒灌。

“專家和廠商在研究領域肯定比我厲害,但他們接觸不到潛艇實際的運行環境。這一點只有我知道,我有責任把這些告訴他們,一起來解決問題。”肖海生說。

如今,肖海生已經保障潛艇安全潛航十幾萬海里,保證AIP系統可靠運行7000小時,被戰友們稱為“定海神針”。

“大師傅”帶出“好徒弟”

在戰友謝繼樂眼中,肖海生性格溫和平易,很少生氣,喜歡和大家一起聊聊天、開開玩笑。但一到工作崗位上,這位資深技師立刻變得嚴肅認真,眼里容不得一點沙子。

謝繼樂與肖海生年齡相近,但學AIP系統晚了一點,肖海生就成了他師傅。第一次隨艇出任務時,肖海生帶著他,提前把裝備檢查了一遍又一遍。肖海生反復叮囑他,潛艇出航時間長,任務枯燥,但對AIP系統不能有一分鐘掉以輕心,“你要保證隨時了解每一個部件、每一根管道的運行情況,一刻不能松懈。”

工作之余,肖海生與謝繼樂常在一起聊天。每次聊著聊著,話題總是回到裝備的使用方法、故障排除這些工作問題上。謝繼樂感慨說︰“肖師傅成為‘AIP第一人’,真是下了苦功夫的。”

艇上去年剛剛參軍的大學生士兵焦新宇也經常听肖海生說,“要把每一根管道摸透,像熟悉自己那樣熟悉AIP系統。”在轉入AIP專業之前,焦新宇就知道肖海生的大名。听說自己要成為這位“AIP第一人”的徒弟時,焦新宇既興奮又緊張,但很快他就發現根本沒有時間興奮,因為“要學習的東西實在太多了”。

接觸AIP系統幾個月後,焦新宇開始參與裝備故障檢查。面對繁雜的管路,有時明明知道出現了故障,可焦新宇就是找不準位置。他去求教肖海生,師傅听完他的描述就給他指一個大概方位,按照指定的方位每一次都準確找到了故障點。

紛繁復雜的系統構造,已經清晰地印在了肖海生的腦海中。“書本上的學習只是第一步,更重要的是實踐,要做到每一個環節都非常熟悉。”教徒弟時,肖海生要求他們把AIP系統的每個角落都記透記牢。

俗話說,嚴師出高徒。在東部戰區海軍某潛艇支隊,肖海生帶過的兵總是同年兵中第一批獨立值更,總能在最短時間內隨艇出海。

服役20多年,肖海生獲得過不少榮譽,但他說,自己最高興的事,還是讓每一個AIP兵都能成為專業大拿。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