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隆中對”與《論持久戰》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 作者︰劉楚 發布︰2019-03-09 02:16:54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凡用兵之道,以計為首。未戰之時,先料敵將之賢愚,敵之強弱,兵之寡眾,地之險易,糧之虛實。計料已審,然後出兵,無有不勝。法(指《孫子兵法》)曰︰“料敵制勝,計險遠近,上將之道也。” 計戰篇強調戰略謀劃對于贏得戰爭勝利的重要性,認為在與敵人交戰前,要摸清並透徹分析敵我雙方的優勢、劣勢,以此為基礎進行正確的戰略籌劃和軍事部署,方能百戰百勝。請關注今日《中國國防報》的報道——

凡用兵之道,以計為首

“隆中對”與《論持久戰》

■劉 楚

今天的古隆中

明代軍事著作《百戰奇略》,以論述作戰原則和作戰方法為主旨,結合100個中國古代經典戰例,深入解讀中國古代軍事思想。我們特別策劃推出“百戰奇略”專欄,通過對比、解讀書中列舉的古代戰例、對應的近現代戰例等,探討發掘出有價值的內容。

凡用兵之道,以計為首。未戰之時,先料敵將之賢愚,敵之強弱,兵之寡眾,地之險易,糧之虛實。計料已審,然後出兵,無有不勝。法(指《孫子兵法》)曰︰“料敵制勝,計險遠近,上將之道也。”

計戰篇強調戰略謀劃對于贏得戰爭勝利的重要性,認為在與敵人交戰前,要摸清並透徹分析敵我雙方的優勢、劣勢,以此為基礎進行正確的戰略籌劃和軍事部署,方能百戰百勝。

《百戰奇略》計戰篇所附戰例,為東漢末年諸葛亮與劉備討論天下大勢的“隆中對”。諸葛亮通過分析當時曹操、孫權、劉表等軍閥勢力的優勢、劣勢,為劉備制定統一天下的戰略計劃︰先奪取荊州、益州為根據地,然後內修政治,加強實力,同時安撫西南各少數民族,聯合東吳孫權對抗曹操。待時機成熟,從荊、益二州分兩路北伐,最終興復漢室,統一天下。

在中國軍事史上,毛澤東同志的《論持久戰》必將以高超的戰略籌劃永載史冊。1937年7月7日全面抗戰爆發後,中國社會中存在著“亡國論”“速勝論”等錯誤認識。1938年5月,毛澤東同志寫下《論持久戰》一文,從戰略角度客觀分析中日兩國實力和外部環境,揭示抗日戰爭的發展規律,提出中國的抗戰是持久戰,勝利終將屬于中國等科學論斷。毛澤東同志在《論持久戰》中,科學地預見中國的抗日戰爭將分為戰略防御、戰略相持和戰略反攻3個階段。《論持久戰》堅定了全國人民爭取抗戰勝利的信心,是指導全國抗戰的理論綱領。

“隆中對”與《論持久戰》時間上雖然相隔1800多年,但都是中國軍事史上著名的戰略構想,無不體現著戰略籌劃對于軍事斗爭的重要性。

客觀分析敵我實力。“隆中對”中,諸葛亮認為曹操“已擁百萬之眾,挾天子以令諸侯”,孫權“據有江東,已歷三世,國險民附,賢能為之輔”。同時,諸葛亮對于荊州、益州的重要性和所存在的問題等也有深刻認識。除分析敵方優勢、劣勢,諸葛亮也對劉備的優勢進行剖析。在他看來,劉備當時雖然依附于劉表,但因具有漢朝宗室身份,“將軍既帝室之冑,信義著于四海”,所以在政治和輿論上具有一定優勢。可見,對于計戰篇的理解不能教條地將分析局限于敵方,還需要結合己方情況進行綜合分析,如此才能為後續戰略籌劃打好基礎。

毛澤東同志在《論持久戰》中對中日雙方的優勢、劣勢進行了對比分析。他指出,日本的優勢是“戰爭力量之強”,劣勢是“戰爭本質的退步性、野蠻性”“人力、物力之不足”“國際形勢之寡助”。中國的劣勢是“戰爭力量之弱”,優勢是“戰爭本質的進步性和正義性”“是一個大國家”“國際形勢之多助”。相比“隆中對”,《論持久戰》對敵我實力的分析是動態而非靜態的。毛澤東同志認為,隨著戰爭的發展,中國軍隊實力將得到提高,日本在經巨大消耗後,實力將下降,戰爭後期中國軍隊將有能力進攻日本佔領區。

制定可行戰略策略。根據當時各派軍閥的情況,諸葛亮提出利用劉表集團(控制荊州)、劉璋集團(控制益州)各自存在的問題,奪取荊、益二州作為根據地,發展積聚實力。同時,安撫周邊少數民族,與孫權結盟共同對抗曹操,創造較好外部環境。蜀漢政權的建立與發展基本上是按照這一思路展開的。在此基礎上,諸葛亮提出在曹魏出現內亂或天下形勢發生巨變時,從荊州、益州分別出兵進攻中原,一統天下。值得注意的是,諸葛亮在推行“隆中對”構想時,有極大靈活性。蜀漢堅持將廢漢自立的曹魏視為首要敵人,但對于同樣有統一天下野心的孫權東吳政權,則做出適當妥協和讓步,堅持“聯孫抗曹”,減少己方承受壓力。

在《論持久戰》中,根據中日兩國優勢、劣勢,以及雙方實力的變化趨勢,毛澤東同志提出以多打勝仗、發展游擊戰的方式,消耗敵人有生力量,逐漸縮小敵佔區。同時,毛澤東同志也從統一戰線、建設新軍、發展軍事工業、爭取國際援助和瓦解敵軍等許多方面提出如何壯大我方實力的策略。抗日戰爭的勝利證明毛澤東同志所提出的策略是可行和正確的。

完善戰略籌劃促勝利。雖然“隆中對”和《論持久戰》都體現戰略籌劃的重要性,但“隆中對”相比《論持久戰》,在戰略籌劃方面存在不完善的問題,導致“隆中對”未達成構想中的目標。

一方面,在統一戰線問題上,“隆中對”的戰略籌劃存在漏洞。諸葛亮對于蜀吳之間危及聯盟團結的問題並未進行有效管控,致使盟友反目,在處理蜀吳關系時也有失誤,影響“隆中對”後續構想的實施。對于抗日戰爭時期的統一戰線,毛澤東同志認為,要堅持以我為主,主要依靠中國共產黨及其領導下的抗日軍民,在同蔣介石集團的合作中應保持警惕,堅持又團結又斗爭,以斗爭求團結的策略,打擊投降妥協傾向,壯大抗日力量。

另一方面,諸葛亮對荊州的特殊性不夠重視。“隆中對”對荊州有“北據漢、淝,利盡南海,東連吳、會,西通巴、蜀”的描述,此地是魏、蜀、吳三國進攻他國,逐鹿中原,統一天下的“樞紐”之地。諸葛亮計劃將荊州作為進攻中原的出發基地,卻未充分認識到守衛荊州給兵力本就薄弱的劉備集團帶來的壓力。“跨有荊、益”後,劉備集團不得不將兵力分別部署于荊、益二州。之後,蜀漢兵力進一步分散,關羽在東駐守荊州,諸葛亮在西駐守成都,劉備居中駐守白帝城以為策應。毛澤東同志曾評價諸葛亮的這一構想導致蜀漢的失敗,“其始誤于隆中對, 千里之遙而二分兵力。其終則關羽、劉備、諸葛三分兵力, 安得不敗 ”。

責任編輯︰杜汶紋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