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軍網獨家︰首次發現日軍拍攝的八路軍陽明堡戰斗照片

來源︰中國軍網 作者︰余戈 鄒德懷 發布︰2019-03-12 01:36:06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鮮為人知的收復陽明堡鎮戰斗

余︰接下來,我們重點研究一下陽明堡戰斗八路軍官兵的照片。關于這幅照片,你和吳京昴是如何考證其背景的?

鄒︰德田在這幅照片旁邊留下了注釋——“于陽明堡”。照片中,犧牲官兵的裝束細節,比如1937年8月紅軍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後更換了青天白日帽徽,一二九師10月東渡黃河進入晉東南時已換著冬季護耳棉帽,以及犧牲官兵身邊的木柄手榴彈、腳上的草鞋,均指向我抗日武裝;再結合梳理戰史,當時在陽明堡區域國民黨軍沒有戰斗記錄,只有八路軍實施了陽明堡戰斗,這是為配合正在南部進行的忻口會戰而進行的敵後游擊作戰。

1937年10月八路軍一二九師東渡黃河挺進晉東南時的官兵著裝,據《中國人民解放軍歷史資料圖集》第二冊第27頁。

余︰關于這次戰斗的具體界定,也許還有一種可能性,後面我們要討論。但對于這幅照片,我認同你們的考證,有幾個基本判斷︰首先,這幅照片是日軍拍攝的八路軍官兵遺體照片,畫面有令人在感情上難以接受的心痛感;但是在犧牲的另一面,展示的是戰斗的慘烈以及八路軍官兵的英勇,我想今天的讀者會有勇氣面對照片所呈現的歷史真實。其次,陽明堡戰斗留下的照片確屬寥寥,因為戰史上著名的陽明堡戰斗是八路軍夜襲機場作戰,戰斗持續時間較短,雙方都不會有條件從容拍攝。所以,在長城出版社出版的最權威的《中國人民解放軍歷史資料圖集》第二冊中,關于陽明堡戰斗的記述沒有提供戰斗場景照片;而從日軍方面來說,大概只有在八路軍撤出戰斗後,才能在天亮後拍到類似這幅我軍犧牲官兵遺體的照片。

《解放軍歷史資料圖集》第二冊中僅有陽明堡戰斗示意圖、陽明堡鎮及犧牲的八路軍第769團第三營營長趙宗德照片。

鄒︰相冊中留下的其他信息顯示,德田少佐屬于地勤部隊,管理機場正是其職能,也許他本人戰斗時就在機場。照片上雖然未標注拍攝時間,但“于陽明堡”這個信息指向性非常強。另外,從照片中八路軍官兵遺體的陳列狀態來看,不像是戰斗犧牲的第一現場照片,應該是戰斗結束後被日軍從各處集中到一起來擺拍的,手榴彈和軍帽明顯是刻意擺放的,戰士們身邊也都沒有槍支。

余︰這個分析有道理。為了把照片的歷史背景考證得更為準確,我經過梳理戰史線索,在想是不是還有另一個可能︰在1937年10月19日凌晨八路軍第129師第385旅第769團襲擊陽明堡機場之前幾天,八路軍總部特務團也曾經打過陽明堡鎮,並曾一度收復該地。陽明堡鎮位于陽明堡機場東北方向,兩處直線距離約4公里。那麼,照片上的附注“于陽明堡”,既可以指向陽明堡鎮,也可以指向陽明堡機場。

鄒︰八路軍特務團收復陽明堡鎮的歷史背景我還不太熟悉,請你介紹一下。

余︰在陳錫聯第769團夜襲陽明堡機場之前,八路軍總部特務團曾一度攻佔陽明堡的戰斗,以往確實很少為人所知。陽明堡機場是閻錫山在抗戰前修建的,但1937年10月3日至4日,日軍未經戰斗即驅逐了駐守該地的國民黨第19軍佔領了這個機場,守軍逃跑前甚至未來得及破壞機場,被日軍繳獲了包括2000桶汽油在內的物資。10月11日,八路軍總部特務團渡過滹沱河,開始在代縣附近活動,並得到了日軍飛機進駐陽明堡的情報。10月14日,特務團就突襲了立足未穩、警戒空虛的日軍,佔領了陽明堡鎮。

1937年11月上海《抗敵》雜志刊登的新聞照片,題為“一度被我八路軍克復的陽明堡”。

關于這次戰斗,八路軍特務團的一份報告提及,在陽明堡附近取得了一些勝利;再就是國民黨第15軍軍部的一份電文,記載陽明堡和大牛店(當時屬崞縣,今原平市大牛店鎮,與陽明堡直線距離約30公里)被我軍佔領;但最有說服力的證據,是1937年11月上海《抗敵》雜志刊登的一幅新聞照片,題為“一度被我八路軍克復的陽明堡”,照片的背景是八路軍士兵在陽明堡古鎮大門前。而在代縣縣志中就記載得比較細致了,這次戰斗是由八路軍特務團第三營打的,營長叫李和輝。當時,日軍在陽明堡鎮和陽明堡機場都有駐兵,但他們未想到八路軍會深入其戰線後方腹地,所以在鎮上僅部署了少量兵力,在機場那邊可能駐兵較多。所以當李和輝率部突襲陽明堡鎮時,日軍毫無防備措手不及,就被第三營趕出了陽明堡鎮。但當日軍反應過來後迅速調集兵力反擊時,該營因兵力有限自知不敵,就沒有和日軍硬踫硬,很快從陽明堡鎮撤了出來,繼續在大山里隱藏打游擊。而日軍這邊,在被特務團第三營打了個措手不及後,就迅速加強了陽明堡鎮的防衛,很有可能減少了在機場那邊的駐兵。

1 2 3 4 5

責任編輯︰杜汶紋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