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特輯︰第一聲號角

來源︰解放軍報客戶端作者︰朱伯燕 周小敏 宋朋非責任編輯︰王俊
2019-01-02 10:39

1949年10月1日,毛主席親自按下電鈕升起了新中國的第一面五星紅旗,從那天起,一代代升旗人在天安門廣場將五星紅旗升起。

2018年1月1日,人民解放軍擔負國旗護衛和禮炮鳴放任務,此前守衛國旗35年的武警官兵光榮結束使命,解放軍軍樂團參加天安門廣場升國旗演奏儀式,吹響了新年的第一聲號角。

天安門廣場的升國旗儀式成為了時代歷史變遷的一個縮影。

為盛世盛事奏響“鏗鏘之音”

晨曦微露、東方欲曉。天安門城樓前廊上,激越嘹亮的號聲劃破長空,號角聲聲,三軍儀仗隊穿過城樓中間的券門走上金水橋……

一個身影雙手用力向外一劃、一抬、一落,在身前穩穩地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激昂澎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響徹宮牆內外,五星紅旗冉冉升起……

指揮棒落下,國歌結束句與國旗到達旗桿頂部的時間完美同步,張海峰心里的一塊石頭也落了地。

……

新年第一天,來自全國各地的將近10萬名群眾齊聚天安門廣場,觀看了新年第一次升國旗儀式。新年首次天安門廣場升旗演奏任務,對于軍樂團所有擔負此項任務的人員都是不小的挑戰。

“我是在2017年12月11日下午接到的通知,新年首次升國旗任務僅有20天時間。”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樂團團長兼指揮張海峰說。這麼短的時間里,訓練難度還是比較大的,因為軍樂團在擔負這項任務的同時,還有正常的外事司禮任務,以及其他一些臨時性重大任務。

“從建國以來就執行國家的重大內外事及演奏任務,從黨代會,人大開幕會,政協開幕會,香港回歸,澳門回歸,北京奧運會,大閱兵,基于這種積澱,我慢慢有了自信。”大到整個方案的提出,小到具體的排練走位,張海峰始終參與其中。

軍樂團正式入場時,為了不影響現場效果,張海峰不允許喊口令,全部由小軍鼓發出隊列動作的指令。

莊嚴的國歌聲中,千萬道肅穆的目光必定隨著躍動的紅色一起升騰,奏國歌的時間和國旗升起的時間必須嚴絲合縫,如何精確把握時間,張海峰想了個辦法。

“升國旗時,樂隊面向天安門,我面向樂隊,升旗手和儀仗隊執行隊長都面向紀念碑,他們都背對著我。2017年12月28日凌晨預演,我說我打3拍起,就是口令“敬禮——”,但是等2017年12月30日預演的時候,發現不行。”

“因為按升旗按鈕有個距離時間,所以當時儀仗隊就提出來說,國旗晚了。我說那再來一遍,“向國旗敬禮——”打4拍正好。所以第2次預演的時候嚴絲合縫了,我們就按這個4拍走。”

我們的軍人听了無數次國歌,國歌速度已經在所有人的血液里、骨髓里了,跑都跑不掉。掌握這個速度就跟念自己的名字一樣,想念錯都難。就算背對背,不知道彼此在干什麼,也能高度一致。這是一種默契和互相的信任,因為,他們計算到秒,嚴謹到極致。

天安門城樓上的第一聲號角

2018年1月1日7點32分,天安門城樓上的8名禮號手吹響了《升旗號角》,拉開了這次升國旗儀式的序幕。作為新增加的環節,禮號演奏成了2018年元旦升國旗儀式中最大的一個亮點。

王泉泉是8名要站在天安門城樓演奏的禮號手之一,2018年1月1日凌晨4時左右,王泉泉已經穿戴完畢,小心地擦拭著自己的禮號。“雖然我執行過多次任務,但是站在天安門城樓上吹禮號還是頭一次!”

站在1米多高的台子上,王泉泉不敢低頭,因為恐高,他只好看向遠方,長安街上暗黃的燈光,威嚴肅穆的氣氛,一切都顯得特別有儀式感,他深呼一口氣,心里默默數著節拍,恐高也不再那麼可怕了!

其實第一個方案不是在城樓上,而是在第一輔橋這里,但是這個方案最後沒有通過,大家一致認為這8名禮號手應該站在更高點上,應該在天安門城樓上。因為站在天安門城樓上,就是站在五千年厚重的文化積澱上,去奏響新時代的號角。

王泉泉說,站在高台上演奏,風大氣溫低,但這還不是最困難的,最困難的是他們在城樓上一字排開後,最遠的兩人距離達到將近20米,他們要以單獨演奏的方式達到集體演奏的效果。

這短短22秒的禮號聲背後,蘊藏著8名禮號手異常艱苦的付出。

集體演奏大家要互相听到聲音才能夠整齊劃一,但是這個距離其實已經超出正常合作的範圍了,聲音是有延遲的。雖然是8個人在一起演奏,但是其實每個人演奏都是按照個體去訓練,就是打著節拍器,在心里面練。

訓練的時候正值北京最冷的季節,很多樂器在低氣溫下都很難使用。面對這樣的難題,樂隊里的小號首席侯冰說,他們積極思考對策,想了很多克服困難的辦法。

“我們小號演奏的時候需要按活塞,因為我們吹的是熱氣、哈氣,里面會有水分,特別冷的時候它就會凍住了,想吹的音抬不起來按鍵了。這個我們有辦法,就是往按鍵里面灌酒精,因為酒精不會凍上,按下去就會很靈敏。”

訓練雖然很辛苦,但是演奏員們深知,自己在執行的是歷史性的任務,所以充滿了干勁。站在天安門城樓上舉起樂器的時候,8只禮號在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幾乎和太陽升起的角度相同。國旗在第一縷陽光照射過來的時候升起,軍樂團是迎接它的號角。

《升旗號角》誕生記

2018年元旦天安門廣場升國旗儀式上,解放軍軍樂團8名禮號手和60名演奏員先後演奏了《升旗號角》、《國歌》和《歌唱祖國》。《升旗號角》是此次升旗的一大亮點,也是他們領受任務後,專門設計的一個創新環節。創作號角音樂,力求莊重大氣,彰顯威武雄壯,充分展示新時代強國強軍風采。

這種形式的演奏最早是在2014年國家領導人歡迎外國元首的儀式上,第二次使用是“九三”大閱兵,用了七十支禮號。這次用的是八只,而且站在天安門城樓上演奏,昭示著我們新時代一種新的氣象,這是一個非常大的創新。

在不到一個月的準備時間里,震撼全場的《升旗號角》是如何誕生的呢?

《升旗號角》遵循了軍樂號角的傳統,整體20秒左右,太長不能突出儀式感。雖然它短短的只有20秒,但是要把所有這些東西都裝在20秒以內,這是挺難的事。怎麼在這20秒以內將氣氛烘托出來,郭思達在創作過程中著重考慮了這個問題。

三天的時間,千萬次的靈感與思索,千百次的推翻與重來,借鑒東方紅的音樂動機,下筆十分鐘,《升旗號角》終于誕生。

郭思達說,號角是特有的代表國家和軍隊的符號,他覺得自己賦予了這首曲子三個特點︰第一點就是我們現在已經在新時代了,樂曲要體現出新時代的符號。第二點就是大國風範,中國現在也強大了,它面向世界的一個展示,一個新的形象。第三點就是中國元素,畢竟我們要給國外或者全世界展示,要極具我們中國特色的音樂語言。

日出東方,萬象更新。國家博物館、人民英雄紀念碑、人民大會堂、天安門廣場,構成一幅貫通時空的壯美圖卷。“歌唱我們親愛的祖國,從今走向繁榮富強……”國旗招展,鴿群飛翔,歌唱祖國的悠揚旋律和“中國萬歲”的真情吶喊在廣場上空久久回蕩。

記者手記︰

動人的旋律響徹國旗之上,新的一天從金水橋上開始,紅牆黃瓦下,第一次近距離感受新年新氣象,內心十分歡喜。這一年里見證了改革開放40年的偉大變革,國家的欣欣向榮,軍隊的變革圖強,人民的幸福安康,很高興能以這樣的方式和2018說再見,和2019說你好。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