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永遠的紅飄帶——從革命長征路到發展新征程

來源︰新華社 作者︰宋振遠、孫少龍 等 發布︰2019-08-19 08:13:03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永遠的紅飄帶

——從革命長征路到發展新征程

新華社記者

長征是一次開創新局的偉大遠征。

從1934年10月到1936年10月,紅軍第一、二、四方面軍和紅二十五軍進行了艱苦卓絕的長征,實現了中國革命事業從挫折走向勝利的偉大轉折。

“天欲墮,賴以拄其間。”自此,一條熠熠生輝的紅飄帶,永恆地銘刻在神州大地,蕩氣回腸,歷久彌新。

中華民族在復興之路上,必將跨越新的“雪山”“草地”,征服一個個“婁山關”“臘子口”,向時代交出一份圓滿答卷。

游客在臘子口戰役舊址參觀臘子口戰役紀念碑(8月15日攝)。新華社記者 羅曉光 攝

信仰之路︰理想信念的偉大遠征

信仰的力量能有多強大?

600余次戰役戰斗,跨越近百條江河,攀越40余座高山險峰,其中海拔4000米以上的雪山就有20余座,穿越了被稱為“死亡陷阱”的茫茫草地,用頑強意志征服了人類生存極限……

對于紅軍身後留下的一長串數字,二戰名將、英國元帥蒙哥馬利在《三大洲》一書中稱贊︰“這是本世紀最偉大的軍事史詩,是一次體現堅韌不拔精神的驚人業績。”

長征是一次理想信念的偉大遠征。

紅一方面軍,1934年10月從江西于都出發,次年10月到達陝北,歷時一年,行程二萬五千里,部隊出發時8萬多人,抵達陝北時僅余六七千人。

紅二方面軍,從1935年南下湘中開始,歷時11個月,行軍16000余里,進行大小戰斗110多次,1936年10月到達陝甘蘇區。

紅四方面軍,從1935年強渡嘉陵江西進開始,歷時1年7個月,行程近萬里,于1936年10月同紅一方面軍在甘肅會寧會師。

紅二十五軍,在同黨中央失去聯系的情況下孤軍遠征,行程近萬里,先期達到陝北後鞏固了根據地,主動接濟隨後到來的中央紅軍,毛澤東稱贊“為中國革命立下了大功”。

這是7月21日在雲南省祿勸縣拍攝的金沙江皎平渡口。新華社記者 吳壯 攝

信仰的力量,好似葵花向陽,讓紅軍戰士克服千難萬險,也要到達勝利的彼岸。

君不見,巍巍雪山之上,無數戰士手腳並用,逆風而行。有人倒下、有人昏迷,甚至有戰士犧牲前,還不忘留下自己的黨費。

君不見,茫茫草地之中,沒有村舍道路,有的只是漫漫泥澤。紅軍戰士前赴後繼,一個人犧牲了,後邊的人強忍淚水,接續前行。

艱難可以摧殘人的肉體,死亡可以奪走人的生命,但沒有任何力量能夠動搖共產黨人的理想信念。

“風雨浸衣骨更硬,野菜充饑志越堅;官兵一致同甘苦,革命理想高于天。”在風雨如磐的長征路上,正是理想之光,指引著紅軍一路向前、向前。

游客在遵義會議會址參觀(7月4日攝)。新華社記者 陶亮 攝

長征,是一次思想交鋒的萬里征程。除了面對追兵阻敵和惡劣的自然環境,紅軍還面臨同黨內錯誤思想的激烈斗爭。

長征初期,由于“左”傾路線的錯誤,中央紅軍在血戰湘江中損失過半,由八萬多人銳減至三萬多人。追兵還不斷地包抄過來,出路到底在哪里?

歷史在此刻把聚光燈投向遵義。

80余年前,在位于遵義市子尹路的貴州舊軍閥柏輝章公館里,一場“挽救了黨、挽救了紅軍、挽救了中國革命”的會議在此召開。

游客在遵義會議紀念館內參觀(7月4日攝)。新華社記者 陶亮 攝

持續3天的會議,幾乎每天都開到深夜。一次次激烈的爭論、批評與自我批評之中,諸多問題得以解決——

全面地總結了第五次反“圍剿”以來紅軍失敗的教訓。

系統地闡明了中國革命戰爭的特點和相應的戰略戰術。

深刻地批評了“左”傾冒險主義在軍事上的錯誤。

參加“記者再走長征路”活動的記者在陝西省子長縣瓦窯堡會議舊址采訪(8月9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羅曉光 攝

遵義會議後,北上途中的歷次決議︰瓦窯堡的窯洞中、洛川的會議室里、鳳凰山麓的煤油燈旁,都不斷讓黨走向成熟,直至中國共產黨人擎起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大旗,促成全民族的覺醒與團結。

長征,是一座革命的大熔爐。以毛澤東同志為核心的第一代中央領導集體百煉成鋼,從這里走來,為中華民族救亡圖存發出了歷史先聲。

漫漫長征路,一次次警醒共產黨人:只有把馬克思列寧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革命具體實際結合起來,獨立自主解決中國革命的重大問題,才能把革命事業引向勝利。

如今,中國共產黨已成為擁有9000余萬黨員的世界第一大黨。今日中國的中流砥柱,在80多年前的長征結束時,就有了“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的磅礡偉力。

參加“記者再走長征路”活動的記者在陝西省子長縣瓦窯堡革命舊址采訪(8月9日攝)。新華社記者 羅曉光 攝

1 2 3

責任編輯︰楊紅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