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征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鐘法權 鐘澤暢責任編輯︰尚曉敏
2020-02-25 14:02

2020年1月24日,大年三十的凌晨,古城西安,寒冷的西北風正起勁地刮著。突然,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打破了夜的安寧。空軍軍醫大學西京醫院呼吸科副主任宋立強拿起電話,話筒里傳來醫務科參謀簡單而急促的命令︰請你通知科室隊員,盡快做好今天出征武漢、參加抗擊新型冠狀病毒的準備。放下電話,宋立強感受到大戰來臨之前的緊張和興奮。

看樣子,疫情來得比想象中更加迅猛。宋立強馬上行動起來,通知科室隊員,並開始做出征前的物品準備和工作謀劃。之前的家庭計劃也要隨之改變,預訂的年夜飯要退掉。他原計劃初一初二值完班後,與妻子女兒到海南與岳父岳母共度假期,現在只能改簽機票,讓女兒一個人過去了。一通忙碌完畢,離天亮還有兩個多小時,他干脆蓋上大衣在沙發上休息一下。一合眼,竟很快進入了夢鄉。

2003年一場較大疫情爆發,宋立強光榮地參加了西京醫院抗擊非典醫療隊。在學校辦公大樓舉行完誓師大會,隊員們即刻登車出發。當時大家對非典存有恐懼,送行的隊伍中不時傳來哭聲與叮囑聲。那時他剛剛成家,愛人在日本留學,所以沒有家人為他送行,他第一個輕松地上了汽車。坐在車窗邊,他凝視著送行的人群中那些熱烈的握手、擁抱、敬禮,年輕的心也為之激蕩。

從那次抗擊疫情的記憶中回過神來,天際已經露出淡青色的光亮。宋立強翻身起來,簡單收拾後走出家門。天空陰沉沉的,冷颼颼的西北風在耳邊呼嘯。宋立強主管呼吸科重癥監護病房,他要在出征之前,完成查房,做好交班。病人逐個查訪完,宋立強對接手的醫生交代了每一位病人的關注重點和治療方案。這時,牆上的時鐘已經指向9點鐘。

這一次馳援武漢救治感染患者,呼吸科一共抽調了6個人,3名醫生和3名護士,都是符合參戰標準、醫療水平高、實踐經驗豐富、身強力壯的醫護人員。在醫療隊組成任命大會上,宋立強被任命為西京醫院醫療隊重癥病房醫療組副組長。

中午,宋立強回到家,告訴正在學習的女兒宋美倫,自己已接受任務,馬上出征武漢。宋美倫今年15歲了,在西安交通大學附中上初三,正處于既懂事又叛逆的年齡。她听後,沒有明顯表示出失望,只是嘆了一口氣說︰你們忙你們的,我自己玩自己的。父母都是軍人,又都是醫生,工作很忙,因而,她從小練就了獨立生活的能力。宋立強听了笑著說,還是美倫理解爸爸媽媽,等降住了武漢的冠狀病毒這個惡魔,我們一家找個飯店好好地吃個團圓飯。

華燈初上。霓虹燈下,空軍軍醫大學校園內,由西京醫院、唐都醫院、第986醫院組成的醫療隊前往學校集結,參加學校組織的出征動員大會。這一次出征,宋立強不再是單身,有妻子的溫柔叮嚀,有女兒暖心的祝福;這一次他不再是年輕的隊員,他是重癥監護組的副組長,擔負著救治病人、保護好醫護人員的重任;這一次,他沒有第一個登車,而是待全體隊員登車完畢後才上車。看著送行的人群,看著在人群中揮手送行的愛人和孩子,他心里暖融融的。

在前往機場的路上,應隊員們的要求,宋立強與大家交流了一下2003年抗擊疫情和2008年汶川抗震救災的心得體會。他深有感觸地說,參加醫療救援重大軍事行動,不僅豐富了我人生的閱歷,還讓我對傳染性肺炎有了全新的認識。通過聯合作戰的錘煉,不僅增強了我對團隊精神的理解,還讓我對家庭的愛有了更真切的體驗。等打贏這場硬仗後,你們會真正體會到我的感受。

飛機降落武漢時,離新年的鐘聲敲響還有一會兒。當他們裝卸完醫療器械和隨身攜帶的物資駛入武漢城區時,這座城市沒了往日的車水馬龍,似乎連浩蕩的長江也少了往日的歡暢。

大年初一,當空軍軍醫大學醫療隊趕到指定的臨時營地時,武昌醫院的領導也趕了過來,表示熱烈歡迎,並希望他們盡快接管重癥監護病房和相關科室。疫情危急,但宋立強深知,戰勝新型冠狀病毒既是攻防戰,也是拉鋸戰,戰勝它的第一招,並不是看我們亮出的矛有多麼鋒利,而是要先看我們的盾牌是否堅不可摧。只有先做好自身防護,醫療隊才是一個具有戰斗力的團隊。按照醫療小組的分工,他擔任一百多名醫療隊員的保健醫生。

正月初三的清晨,武昌細雨霏霏,潮濕陰冷。經過兩天的緊張培訓和細致周密的前期準備,穿著全副防護裝備的150名空軍軍醫大學醫療隊員正式進駐武昌醫院。宋立強與他的重癥醫療組團隊正式接管了武昌醫院重癥監護病房。當時,重癥病房住著14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重癥患者,幾名男性,十多名女性。有中國人,也有外國人;有普通重癥患者,也有其他特殊病史患者,其中有4名患者病情極為嚴重,有2名患者靠插管呼吸,還有2名患者上了無創呼吸機和濕化高流氧治療儀。在查完房後,宋立強進行綜合判斷,制定了因人因病情進行治療的細致方案。一個高明的醫生,對癥用藥是前提,而調動病人的精神和情緒是不可缺少的輔助。他要求每一位醫生護士要面帶微笑地主動與病人溝通,及時對他們進行心理安撫和疏導,鼓勵他們樹立與新型冠狀病毒作斗爭的信心。解放軍醫療隊專家到來之後,高效專業的治療、認真負責的態度讓一個個正在艱難地與病魔抗爭的重癥患者眼楮里綻放出希望的光芒。

在這場戰爭中,敵人是看不見摸不著的病毒,可它們卻無處不在。與如此狡猾的新型冠狀病毒作斗爭,僅有一身的防病毒鎧甲還不夠,還必須在心理和生理上具備堅忍不拔的毅力。醫療隊員們每天都在以頑強的毅力挑戰著自己的生理承受極限。每人一個班4個小時,要求盡量做到不上廁所,盡最大的忍耐力不喝水、少吃飯。不透氣的防護服常常讓他們大汗淋灕,最里面的一層手術服濕得能擰出水來;面罩和眼罩因為說話和呼吸,極容易起霧,嚴重影響視線。霧氣凝結成水珠,流淌在臉頰上、脖頸里,不僅冰涼,而且刺癢。無論多麼癢,大家都不能伸手去撓,只能以極大的耐力咬牙硬忍著。

4個小時的工作結束了,必須要經過嚴格的脫衣程序及消殺清潔處理,才能走出病房。來到空曠的室外,戴著口罩的隊員們都會不約而同地連續做幾次深長的呼吸,讓新鮮的空氣進入自己的肺腔,把憋久了的濁氣吐出。這時,他們發青發黃的臉色才慢慢有了一絲紅潤,沒有人訴苦,沒有人抱怨,互相望向對方的眼神里充滿了安慰和鼓勵。這種感覺,沒有切身體會的人是很難感知和體味的。

連日的陰雨天讓人感到徹骨的寒冷。時間已接近凌晨,勞累了一天的隊員們按時就寢。208房的燈光依然亮著,盡管疲憊不堪,可救死扶傷的緊迫需要和戰勝病毒的責任讓宋立強夜不能寐。他披著棉大衣,開始了挑燈夜戰。通過幾天的臨床實踐,他深感呼吸支持技術是救治危重癥患者的關鍵所在。他根據新病房的設備與品牌型號,連夜編寫《呼吸機及經鼻高流量濕化氧療技術的操作規範》《傳染性氣道管理要點》,以規範治療操作,提高科學救治的能力和水平。

通過大家齊心協力的努力,在短暫的幾天時間里,大部分重癥患者的病情逐漸趨于平穩,4名重癥患者病情明顯好轉,有2人轉出重癥監護病房。

1月28日那天是正月初四,連續4天一直處于綿綿細雨中的武漢終于放晴。一陣春風拂過,金燦燦的陽光普照大地。經過軍地醫護人員並肩作戰、精準施治,這一天,有兩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患者復查肺部CT顯示病灶明顯吸收,核酸檢測呈現陰性,可以出院。武昌醫院和空軍軍醫大學醫療隊為出院患者舉行了簡單而莊重的送行儀式。在與兩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治愈患者告別的那一剎那,宋立強眼眶里溢滿了淚水。兩名治愈患者誠摯的感謝和喜悅的淚水,讓宋立強和他的隊員們充滿了戰勝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信心和決心。

當天晚上,宋立強正在房間里整理著白天的治療心得,手機收到了女兒宋美倫發來的微信。“親愛的爸爸︰在得知您被派往武漢進行救助時,我的心中百感交集,既擔心又敬佩。看到您在收到通知的前一秒還在休息,後一秒立刻開始準備,沒有一絲猶豫。我想,這應該就是軍人的干練作風。那天,全副武裝後的您急匆匆地沖出家門,只留了一句‘沒事,別擔心’。其實您走後,我和媽媽的心一直懸著,直到看見您穿著防護服、戴著口罩的身影,才漸漸松了一口氣。我向您致敬!”信不長,字不多,卻讓宋立強倍感溫暖與欣慰。

宋立強平復了一下激動的心情,回復說︰我的寶貝女兒,看了你的來信,爸爸非常欣慰和驕傲,女兒長大了、懂事了,有了家國情懷。你放心,爸爸一定會全身心地投入工作,救治更多的病人,直到最終戰勝新型冠狀病毒這個惡魔……

救治工作有序進行。宋立強每天除了正常工作,他還要進行病歷收集,經驗總結。根據治療需要,他眼下正在撰寫《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特殊醫療設備操作規程》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治療診斷基本原則》,他希望盡早寫好,為整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治療提供一個可供參考的科學藍本。

大年初六,是武漢連續第三個晴天。宋立強佇立窗前,翠綠的樟樹中有幾只正在嬉戲的小鳥。手機突然嘟嘟響了幾聲,他打開一看,是女兒宋美倫發來的微信。女兒問他︰爸爸,你們什麼時候能夠戰勝瘟疫,從武漢凱旋?宋立強腦海里突然冒出他最喜愛的唐代詩人王昌齡的一首詩︰“青海長雲暗雪山,孤城遙望玉門關。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他立刻將這首詩回了過去。

很快手機屏幕上有了女兒宋美倫的回復︰爸爸,真英雄。後面綴著3個點贊微笑。宋立強嘴角上揚,眼角發熱,他抬頭望向遠方,絢麗的落霞正為武漢渲染出一分別樣的美麗。

本文刊于2月7日解放軍報 “長征副刊”專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