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向陽生長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丁小煒責任編輯︰尚曉敏
2020-02-26 19:40

以前,我去過武漢三次。因為這次肆虐的新冠肺炎疫情,才又時刻關注、仔細打量這座城市,並再一次含淚寫下詩行。

詩人的氣質是浪漫的,甚至有時是感傷的。軍旅是我浪漫和抒情的源泉。1991年12月,我參軍了,從家鄉重慶雲陽啟程,到千里之外的塞北軍營。幾百個新兵乘坐江輪順長江而下,第一個驛站就是武漢,從那里再轉火車北上。那時交通尚不發達,到武漢後,我們住進了武漢市的兵站,等待鐵路部門調配軍列。那一年好冷啊,正趕上武漢下雪,我們在那里住了好幾天,兵站窗玻璃上結出的美麗冰花,還一直留在我記憶中。

等待軍列的日子簡單而欣喜,我躺在兵站的大通鋪上,打開同學送給我的一本紅緞面筆記本,在上面寫下了我從軍的第一首詩。繼續北上,在哈爾濱轉車時,軍人候車室的工作人員組織我們這些新兵聯歡,當一位女乘務員唱完一首《血染的風采》後,穿著棉衣棉褲的我笨拙地站起來,大著膽子接過她手里的話筒,當著各地匯集而來的新兵和南來北往的人群,朗誦了那首詩,簡簡單單的幾行,帶有濃重的理想主義色彩和一個時代的印記,也記錄了一個新兵內心那呼之欲出的光榮與渴望︰

長江退到了身後

黃河就在前方

黃河退到了身後

松花江黑龍江就在前方

兒時的小木槍啊

退到了身後

我 亮的理想

就在前方……

第二次去武漢,已時隔25年。那是2016年12月26日,正逢毛主席誕辰紀念日,第三屆全國文學藝術家創作交流研討會在位于武漢的中南民族大學召開,我作為《中華文學》雜志“年度詩人獎”獲得者,有幸參會並領獎。那天武漢在下雨,冬天的城市氤氳著一層薄霧,但街巷間車水馬龍、人聲鼎沸,俏皮的武漢話給這座城市平添韻味。研討會上,一些專家倡議,中國人應從閱讀學習毛澤東的詩文著手,去體悟傳統文學藝術的深厚底蘊,從而摒棄當下某些模式化的創作。上溯一個甲子,1956年毛澤東在武漢三次橫渡長江,高歌“萬里長江橫渡,極目楚天舒。不管風吹浪打,勝似閑庭信步……”那時國家剛剛進入社會主義建設時期,偉人指點江山、氣宇軒昂,詩行間流動著經緯天地的雄才大略。

徘徊于楚天之間,沿著偉人擊水中流的神思,我不禁回望起自己的軍旅,我在這座城市寫下軍旅第一首詩,多年後又在這里領取一個詩歌獎,難道是詩神早就作了安排?慶幸的是,從軍以來我沒有丟棄夢想,始終恪守初心、履職盡責,對待摯愛的文字不事敷衍,一路走來,只想把每一步都走穩踩實。是啊,只要眼楮一直飽含深情地去審視這個世界,只要不停下對人生命運的熱情吟哦,就必然會有一些人、一些事、一些地方,在生命中打下深深烙印,比如武漢與我的際遇。

又隔兩年,我第三次去武漢。其時,正值武漢承辦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倒計時一周年,赴武漢參加軍運會倒計時一周年晚會的相關工作。兩年不見,武漢給我一種被刷新的感覺,運動場館、文化設施、城市地標煥然一新,楚文化的重要發祥地被精心挖掘裝扮,九省通衢不是浪得虛名。

2018年10月18日晚,漢口江灘三陽廣場,來自軍隊和地方的演員們,聯袂獻上了具有濃郁軍旅風格和湖北特色的節目,莊嚴的儀式和精彩的演出,表達了武漢舉辦一流世界軍運會的信心,瑰麗浪漫的舞台藝術,仿若致向全球的熱烈邀請和款款詩行。

2019年10月18日至27日,武漢迎來了100多個國家的軍人運動員和世界各地賓朋。武漢代表中國,站在世界舞台的聚光燈下。各國軍人運動員以頑強的毅力挑戰極限、攀越新高,共打破7項世界紀錄、85項國際軍體紀錄。國際軍體理事會主席皮奇里洛說,武漢軍運會充分展現了“體育傳友誼”的軍體精神,“中國人民對和平的理解,還有團結、友誼這些理念,都通過軍運會的成功舉辦傳遞給了全世界”。

然而,高光時刻僅僅過去兩個多月,一場災難竟不期而至。

新型冠狀病毒這個惡魔,像過山車一般,把武漢這座城市一下拉入谷底。

到今天,這場疫情已吞噬了兩千多人的生命。整個中國,以武漢為中心發起了一場誓死阻擊新冠病毒的戰爭。

泱泱國人,情同此心,古老民族的文藝傳統恍若找到了宣泄的突破口。一時間,漫天的抗疫歌曲唱響網絡,抗疫詩歌也開始刷屏。我相信,動人的旋律和深情的詩行,能夠激勵勇敢前行的人。我相信,與病毒搏斗的人們,他們已拼盡全力,此時他們更需要真正懷有誠意的作品。

該把怎樣的詩歌獻給你,我的在戰“疫”中不屈不撓的中國?

當白衣戰士除夕之夜馳援武漢的消息傳來,我看到寒風中集結的隊伍、離別的人群,淚水頓時模糊了雙眼。寧靜的夜里,一首《信任》噴涌而出︰

漲潮的眼楮,涌起長江急促的波濤

他們爭著交上請戰書,摁下紅手印

病中的父母,初生的嬰兒

重逢的戀人

以及所有的疼痛和生活的鋒利

隨著集合的號令

一並收藏進心里

靳桂明,一名感染科退休專家

身有疾病,仍請纓上陣

李曉靜,17年前

曾鏖戰小湯山的退役護士長

也回到老部隊請戰

馳援武漢……

疫病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火

軍裝穿行的身影成為希望的身影

軍徽閃耀的地方就是勝利的地方

逆身而行的戰士,舍身為國的靈魂

正誓死守護人民的信任……

災難是一次愛的教育,逆身而行的人,此時成了我們最牽掛的人。真正的勇士很少喊口號,沉默更彰顯出他們的溫度、格局和情懷。我們身體遙遠,心卻靠得很近。我的詩行要為勇士們詠唱,我要為武漢這座英雄城市而歌,祈願災難過後萬物復蘇、山河無恙,一切都向陽生長。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