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勿念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代明勇 朱廣平責任編輯︰趙陽
2020-02-27 16:08

春節臨近,陸軍軍醫大學陸軍特色醫學中心的新聞老兵高濤,早早買好火車票,準備好禮物,打算帶著妻子黃婷和女兒彤彤回陝西老家過年。一個月前,高濤的父親突然昏倒,經搶救後終于脫離危險。這一次,高濤想趁著春節多陪陪父親。然而,突如其來的疫情打亂了他的計劃。陸軍軍醫大學抽組醫療隊支援武漢,需要一名新聞工作人員跟隊。

“馬上過年了,你要去做啥子?”黃婷看到丈夫忙著收拾背包,關切地問。

“我去單位拍攝一點素材,你們先吃飯,不用等我了。”高濤怕看到妻女難舍的樣子,沒說實話,奪門而出。這次抗疫,已退役成為聘用人員的高濤,響應組織號召,再次背起攝像機和照相機,和戰友們踏上征程。

第二天,黃婷才知道高濤已經奔赴疫情最前線的武漢金銀潭醫院。當兵16年里,高濤外出執行任務,多次歷險︰2008年汶川地震,高濤在去汶川的路上,余震後石頭滾落下來,差點砸中他所乘的車;2010年玉樹地震,高濤被意外甩出車外,造成三根肋骨骨裂……

黃婷了解高濤的性子,他能打敢拼、愈挫愈強,他決定的事情,十頭牛都拉不回來。每一次,黃婷只能把所有的擔憂藏在心里,做好高濤堅強的後盾。

“這個時候千萬注意,別感冒。”

“要戴好護目鏡。”

“需要近距離接觸病人嗎?相機怎麼防護的?”

……

黃婷已經數不清自己給高濤發了多少條微信,有叮囑,有鼓勵,還有牽掛。而高濤一直奔忙在抗疫一線,全力拍發新聞,很少能及時回復。除了工作忙,他也怕說多了,反而讓黃婷更加擔心。原本長長的微信,最後總會被高濤刪減到四個字︰“平安,勿念”。

一天,黃婷告訴高濤,女兒彤彤很想念他,一直哭,眼楮都哭腫了,讓他抽空和彤彤視頻。視頻里,彤彤穿著粉紅色的羽絨服,一對可愛的小辮翹著,乖巧文靜。她不想讓爸爸看到自己哭,便用胳膊擋著臉,帶著哭腔說︰“爸爸,我想你了,你干什麼去了?什麼時候回來?”

“彤彤,爸爸在打小怪獸,打完了就回去。”高濤鼻子有些發酸,安慰著女兒。

“爸爸,加油!我會乖乖在家等你。”彤彤儼然一個小大人。

後來,彤彤不看動畫片了,她常常坐在電視機前似懂非懂地看新聞。因為黃婷告訴她,電視里那些解放軍救治病人的新聞,好多是爸爸拍的。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斗中,爸爸和所有醫療隊隊員一樣,無畏沖鋒,專注剛毅。

凌晨4時許,夜色如墨,萬籟俱寂。宿舍里,高濤瘦削的身影,還在電腦前編輯新聞畫面。窗外,料峭的春寒,裹挾著綿長的細雨。他不禁打了個寒顫,卻並沒有停頓,繼續挑燈夜戰。

從出征武漢、與地方醫院對接、開展防護培訓、收治病人、患者出院等全部的攝像攝影和新聞報道,高濤一直和時間賽跑。“新聞不能當天做出來,所有的辛苦都會白費。這些醫療隊員可敬可愛,宣傳好他們是我的使命和職責!”心懷使命擔當,注重新聞時效,高濤像台不斷電的機器超負荷運轉。

不遠處,天空露出微光。剛整理好的醫療隊的救治動態和感人故事,不久之後就會刊播。高濤起身,緊了緊身上單薄的衣服,整理好設備,準備開始新的戰斗。

(本文刊于216日解放軍報軍人家庭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