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疫”大動脈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胡月 胡興責任編輯︰尚曉敏
2020-02-28 09:35

誰也不曾想到,農歷鼠年會在新型冠狀病毒肆虐全國的陰影下開啟。對于某軍事運輸投送調度中心運輸調度部門負責人劉洋來說,這是一個戰斗的春節,而他的戰場就是這間總共不到30平米的運輸調度值班室。

劉洋的家在沈陽,大年三十那天,他一直等到晚上8點才離開辦公室。家和辦公室的距離不到4公里,劉洋想著,如果有緊急的運輸投送保障任務,自己可以在15分鐘內趕回。回到家,劉洋無心看春節聯歡晚會,而是一直密切關注著疫情的發展情況。

大年初一早上7點剛過,劉洋和愛人陳妍便同時離開了家。陳妍是北部戰區總醫院內窺鏡科護士,初一值班。作為一個專業的醫護工作者,出門之前,陳妍反復跟劉洋強調“勤洗手、戴口罩”,並往劉洋的迷彩服中塞了幾只口罩。

疫情就是命令。初一上午10時許,劉洋接到上級命令,要求緊急向武漢投送1200箱醫療防疫物資,這是整個聯勤保障部隊接到的第一批防疫物資投送任務。劉洋立刻聯系所屬沈陽軍代室主任王鏡凱和中鐵沈陽局集團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在調度中心值班室利用辦公電話召開了一次簡短的“踫頭會”。經過討論,決定使用旅客列車行李車發運的方式組織運輸投送。隨即,沈陽軍代室立刻查詢旅客列車承載狀態,最終選定T184次特快旅客列車自沈陽站以預留行李車的方式進行物資裝運。然而,行李車雖尚有裝載空間,仍無法滿足物資運量體積要求,要想將這1200箱醫療防疫物資盡快運往武漢,還必須協調出一節硬座車廂的空間。

11時30分,由哈爾濱西站開往漢口站的T184次特快列車上,一則臨時通知正在循環播放︰“2號車廂的旅客們請注意,由于列車要在沈陽火車站臨時裝載運往武漢的防疫物資,需要將2號車廂清空,請旅客們听從乘務員指揮去往其他車廂就座……”在乘務人員和乘客的積極配合下,與行李車相鄰的2號硬座車廂被騰出,可以進行防疫物資的裝運。

13時26分,T184次特快列車駛入沈陽火車站,臨時停靠在車站最靠邊的18號站台。零下15攝氏度的站台上,沈陽軍代室軍代表孫斌戴著口罩忙得大汗淋灕。現場的幾十名官兵跟孫斌一樣,心里就是一個信念︰搶時間!十分鐘後,一萬套C級防護服齊刷刷地碼在特快列車上。13時43分,列車駛離站台。

距離第一次任務發車不到半小時,新一輪的運輸投送保障任務又到了。任務要求,從山東渮澤緊急投送102箱醫用酒精至漢口。接到任務,值班員魏偉立刻想到,剛剛起運的T184次特快列車途經渮澤,騰出的一節旅客車廂尚有余空,放得下這批醫用酒精。而面臨的新問題是,T184次列車到達渮澤的時間為次日凌晨3時42分。與第一批防疫物資投送不同的是,客運列車夜間裝載對安全性的保障上提出了更高要求,而且此批防疫物資為可燃性危險品,原則上不允許使用旅客列車進行運輸。如何承運,是當時面臨的最大挑戰。

和同事反復商議並請示上級後,劉洋堅定地拿起電話向中國鐵路濟南局集團有限公司申請,在做好此批防疫物資安全保障的情況下,申請T184次特快列車負責發運。他們在短短20分鐘內就得到了肯定答復︰疫情面前,特事特辦,保證安全穩妥地托運。

26日凌晨2時30分,渮澤火車站9號站台。氣溫零下2攝氏度。負責承運此次特殊防疫物資的軍代表叫霍睿,這個有著18年軍交經驗的少校參謀在接到命令後早早地在站台等候。凌晨3時42分,十多小時前在哈爾濱裝載了第一批防疫物資的T184次特快列車緩緩駛入站台(此時已經變車次為T181次)。第一次的裝載為此次裝載提供了可參照的樣本,同樣是變線停靠可駛入車輛站台。裝載完畢,又專門委托車上押運員全程看護和保障防疫物資安全。十分鐘後,列車載著兩批防疫物資飛馳在夜色中,駛向全國人民關注的武漢。

這些天,調度中心的值班電話如同新聞節目的熱線,晝夜不停地響著。數不清的電話打進來,同樣數不清的電話撥回去,而所有這一切都和一個主題有關,那就是防疫物資投送。

大年初三深夜,參與過保障大量運輸投送任務的老軍交人、原濟南西站軍代處主任王明曉穿上軍裝趕往火車站,同時趕到車站的還有和他一樣被確定轉為文職人員的干部程謙。他們將分頭承擔3趟利用高鐵列車從濟南向外地投送300余箱近4000件防疫物資的任務。

之前很少使用高鐵列車運送貨物,對于王明曉和程謙來說,此次投送既沒有規章可循,也沒有經驗可鑒。王明曉的私家車成了他們的臨時辦公室。

安全無小事。在這個小小的臨時辦公室里,一個個電話撥往濟南客運段、濟南站、濟南西站分管領導,客運車間值班領導,中鐵快運調度,逐個細節協調落實,以保證防疫物資裝載有序、安全投送、及時抵達。每一個重要環節反復確認後,兩人迅速趕往火車站,現場組織物資裝載投送。

在分秒必爭的裝載現場,王明曉仿佛從這條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鐵路線上看見了16年前那個剛來軍代室實習的年輕的自己。

早晨7時35分,最後一列投送物資的高鐵列車載著防疫物資駛離站台,王明曉注視著列車緩緩消失在黎明的光暈中,眼角一時有些發熱。

2020年2月2日,很多人在朋友圈曬出了照片或文字,紀念20200202這一正反讀起來都是一樣的難得時刻。然而很多人並不知道,在這一天尚未破曉時,解放軍用8架次大型運輸機向武漢投送了支援湖北的解放軍醫療隊。沈陽方向的2架次由該軍事運輸投送調度中心負責現場協調保障。

凌晨4時,軍事運輸投送調度中心十余名軍代表早早來到了機場,查看事先為兩架軍機預留的停機坪,再次確認一切程序準備就緒。這是一次民航、空軍和聯保部隊的聯合行動,疫情當前,不允許有一點點差錯。

沈陽軍代室主任王鏡凱為即將出征的醫療隊提前按規定向民航申請了自查免檢,民航部門全力配合,劃分遠離地方人員乘機的四塊停機坪供軍方使用。

4時25分,8台大巴滿載醫護人員開進桃仙機場停機坪。此時,2架空軍運輸機已完成了病毒消殺工作,等待著醫護人員登機。

全體醫護人員在進行了簡短的出征儀式後陸續登機,冰冷的機艙因他們的到來而充滿了溫暖。走在隊伍里的還有軍代表,他們除了負責協調前期機場工作,還負責現場人員引導和安全保障,他們以自己的方式為防疫投送貢獻著力量。

在轟鳴聲中,飛機起飛,迎著晨曦向武漢飛去。

本文刊于2月17日解放軍報“長征副刊”專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