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鋒的身影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林美娜 孫興維責任編輯︰尚曉敏
2020-02-28 10:34

“隔著厚厚的防護服,我們看不見你的美麗容顏,唯見你無畏沖鋒的身影,你是‘最美逆行者’”。嚴實的防護服、專業的口罩和護目鏡,四周彌漫著濃重的消毒水味道……當戰友用筆在防護服背後寫上“二病區盧武生”6個字的時候,盧武生在這里成了眾多網友心中的“你”。

在火神山醫院,他又找到了當年在“小湯山”那種熟悉的感覺,覺得自己又回到了那個曾經熟悉的“戰場”。

“神兵天降火神山!”2月2日,空軍出動8架大型運輸機千里機動,滿載著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隊員和物資裝備,“增兵”武漢,陸續抵達“火神山”,無錫聯勤保障中心某醫院神經內科主任盧武生就是其中之一。

“抗擊疫情是一場激烈的戰斗,更是一場精神與意志的淬煉”。向疫情宣戰,白衣戰士責無旁貸,盧武生無所畏懼,但對厚厚的三層防護服,他從心里一直蠻“排斥”的,因為穿著密不透風的防護服,加上馬不停蹄地在病區里穿梭忙碌,身上不一會兒就會濕透。口罩和面罩緊緊地將臉包裹著,他覺得自己時常呼吸不暢,有時越著急越是喘不過氣來。

“災難來臨,人民軍隊就是銅牆鐵壁!”面對患者急切的期盼,再大的困難也得上!剛抵達“陣地”,隊伍立即進入臨戰培訓,練得最多的就是穿、脫防護服。頭戴3層帽子,身穿3層防護服,手戴3雙手套,還有N95口罩和1個防護眼鏡,腳上除了隔離鞋以外,還得加上兩層鞋套,把人裹得像個“粽子”一樣密不透風。他還試著將整個臉都浸入裝滿水的臉盆,卡著表,反復練肺活量。

2月4日上午,火神山醫院收治首批患者,抗擊疫情、救治患者的“戰斗”正式打響。盡管有心理準備,前期也做足了“功課”,但是當他一步步走進被醫護人員稱為“紅區”的烈性感染區時,他的呼吸又不爭氣地急促起來,汗水在防護服里慢慢滲透,護目鏡上也變得模糊起來。

“平常心,慢呼吸,莫著急。”他在心里一遍遍地安撫自己,漸漸地呼吸變得平穩下來,他暗自高興,知道自己已成功邁過了那道“坎”。

當天病區接連收治了5名患者,他經管的一名患者高燒39℃,心跳每分鐘150次,呼吸急促,一送進來病情就十分危急。他和戰友們立即組織搶救。因為穿著厚厚的防護服,再加上連續高強度工作體力透支,在為病人胸外按壓時,他剛上手就感覺喘不過氣來,有一種要窒息的感覺,連拿一塊紗布都感到很吃力,汗水把護目鏡弄得一片模糊,幾乎看不清眼前的東西。

窒息、眩暈,他覺得自己真的快撐不住了,但人命關天,絕不能讓鮮活的生命在他手中被死神奪走。就這樣他一直咬牙堅持,40分鐘後,病人終于緩過來了。

他剛長舒一口氣,另一名患者因高燒變得焦躁不安,連聲問︰“醫生,我是不是快不行了?”為了讓愈發焦躁不安的患者能夠積極配合治療,盧武生告訴自己,越是患者焦急,自己越要心平氣和。一遍遍耐心細致地給他講解病情,慢慢安撫情緒,幫他建立信心,一邊為他進行綜合降溫。一個小時後,患者逐漸平靜下來︰“你是軍隊的專家,有你們在,我放心!”

17年前,他就是小湯山醫院抗擊非典醫護人員中的一員。

2003年4月30日,他與醫院的43名戰友帶著這份“最美逆行”的悲壯和擔當,飛抵北京。第一次給患者氣管插管,他的心“咚咚咚”地快跳出來了,手也一直在抖。怕歸怕,但看到那一雙雙充滿求生欲望的眼楮,有危險也要硬著頭皮上。他在心里一遍遍告誡自己,要膽大心細,嚴格按照操作規程來。

一天晚上,病區緊急收治了4名危重病人,他們是親姐弟,一家人交叉感染,其中最小的弟弟病情最重,把四姐弟安頓好後已是次日凌晨兩點多了。他與戰友們累得筋疲力盡,癱坐在地上。每天工作十多個小時,一天下來,連內衣都濕透了,鞋子里都能倒出水。

經過50多天的忘我奮戰、精心救治,他們經歷了生與死的考驗,出色完成了黨和人民賦予的任務,創造了世界上最低病死率、全體醫護人員無一感染的“小湯山奇跡”。

“盧主任該下班了,辛苦了。”抬起頭,他才發現時針已經指向早上8點,火神山醫院換班的戰友已提前趕到。盧武生摘下面罩和口罩,脫下厚厚的防護服,對著鏡子看著自己,頭發全濕,臉頰和鼻梁上留著紅紅的壓痕。他給了自己一個微笑︰一夜的忙碌,值!

本文刊于2月21日解放軍報“長征副刊”專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