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上戰場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胥得意責任編輯︰尚曉敏
2020-02-28 10:38

女孩今年24歲了,在這個年齡,她對自己最滿意的事情有兩件。一個是自己的秀發。滿頭的秀發一披散下來,就像是一條黑亮亮的瀑布落在了背上。每到雙休日,女孩喜歡騎著車出去兜風。風一吹,秀發如同一面展開的旗幟在身後飄揚起來。女孩常常以此為得意之事。

因對長發過于喜歡和自信,女孩從來不戴各種發飾,她覺得世上再好看的發飾也配不上這一頭秀發,不加修飾的美才最自然、最美麗。

正是女孩太喜歡,她才對頭發格外在意。每天早晨起來都要精心地梳洗一下,晚上再把秀發用毛巾包裹好,放在枕頭一邊,生怕睡覺不小心壓亂了。有時母親半是嗔笑半是嫉妒地對女孩說,“你對這頭發心疼得甚過了你媽呢。”女孩向母親撒嬌,嗔聲嗔氣地,“它好不好,還不是遺傳得好。”這話說得母親心里美滋滋的。

女孩對自己另一件滿意的事是工作。她是中心醫院特護病房的護士。這個工作是她從小就認準了的。不管工作多忙多累,她從來都沒有抱怨過。男朋友曾經不解地問她︰“這個工作又髒又累,有時還遭患者訓斥,你就這麼喜歡?”

女孩對男朋友說︰“我出生時,生下來就沒氣兒了,我媽說要不是醫生護士搶救及時,我根本就活不下來。我活都活不下來,還能輪到你把我這朵鮮花搶到手!”男朋友接不上話。

女孩看男朋友不吱聲,又講︰“那年地震,我是被軍醫從廢墟下救出來的。你看,我胳膊上現在還留有手術後的疤痕呢。”

“所以,你當年考大學時一心要考護理專業?”男朋友像是找到了答案。女孩看著男朋友,輕輕地點頭。

在相處的日子中,女孩和男朋友越來越情投意合。男朋友不僅喜歡上了女孩的性格,同時也喜歡上了她的秀發。男朋友是一個軍人,別看平時那雙手舞槍弄炮非常粗糙,但是他竟然在網上學會了十幾種編辮子的手法。只要探親回家見到女孩,男朋友就給女孩編新潮的辮子。慢慢地,女孩也喜歡上了這樣的交流方式。捧上一本書,靜靜地靠在男朋友膝前,讓他細心地梳理頭發,然後編出一個樣式,再拍成照片給她看,女孩覺得這是一件非常浪漫和幸福的事。

兩個人在一起編辮子的時光很溫馨,就聊到了未來的婚禮。女孩說︰“結婚那天,不想請化妝師,只想讓你給我編個最漂亮的發辮。”男朋友說︰“只要你願意嫁,給你編一輩子發辮我都願意。”

女孩和男朋友一說一笑中就把婚期定下來了,是這一年的正月十五。女孩說︰“我對你沒有別的要求,只求你把頭發養得長一點,結婚那天做個帥氣的發型。”男朋友說︰“思念有多長,頭發就留多長。”

年前,男朋友回家來準備婚禮了,可是省城突然發生了疫情,人們接二連三的得上了一種肺炎。最為可怕的是,很多醫護人員由于近距離接觸患者也被感染。而且,醫生和患者都已經出現了死亡病例。

男朋友焦急地問女孩︰“你們醫院沒有接收患者吧?”女孩憂慮地問男朋友︰“你們部隊有沒有行動呀?”

疫情在不斷地擴展,外省的醫護人員成百上千的有組織地奔赴省城,一場全國的抗疫戰斗打響了。新聞中,不停地出現著一個個穿著厚厚的防護服,戴著護目鏡,搶救病人的醫護人員。由于怕病毒感染,他們的防護服一穿就是一天。而且,為了工作方便,大多數都穿上了成人紙尿褲。工作條件十分艱苦。

這天一大早,男朋友給女孩打電話,相約要見上一面。

倆人見面了,按著電視里的要求,他們和街上的人一樣都戴上了防護口罩。

這天,男朋友不僅戴著口罩,還戴上了一頂帽子,整個臉上只露出了一雙眼楮。男朋友的眼楮里全是紅紅的血絲。女孩急切地問︰“你怎麼……”

男朋友告訴女孩︰“我們的部隊已經趕赴省城,我今天歸隊。”

男朋友歸隊的路上,收到了女孩發來的一張照片。照片中女孩一頭秀發剪短了,雖不再柔美,卻也英姿颯爽。女孩還附帶了一行文字︰跟著軍人的腳步,我也上戰場!

本文刊于2月21日解放軍報“長征副刊”專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