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戰赴荊楚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弓 艷責任編輯︰尚曉敏
2020-03-02 08:25

大年三十,71歲的退休干部鄧傳福接到了解放軍總醫院的命令,要求他立刻啟程隨同原總後勤部衛生部部長、小湯山醫院院長張雁靈前往剛剛封城的武漢,指導火神山、雷神山醫院建設。

這一刻,鄧傳福長長舒了口氣,連日來焦躁不安的情緒終于找到了出處。

接電話時,老伴李碧玉就在身邊,她二話沒說就開始幫鄧傳福收拾東西。同是醫療戰線上的老兵,沒有人比相知多年的老伴更懂自己。

湖北是鄧傳福的家鄉。此刻,家鄉人民正在受苦受難,他怎能不著急;2003年抗擊非典時,他曾任小湯山醫院籌備組成員和副院長,現在疫情蔓延讓人日夜牽掛,他怎能不著急;從領導崗位退下來後,他一直返聘在隸屬于聯勤保障部隊的解放軍總醫院第八醫學中心。聯保部隊機關連日來夜以繼日地部署任務、調配物資、抽組人員,打開手機看到的每條新聞都和部隊息息相關,他怎能不著急?

現在,組織上一聲令下,是需要他出力的時候了。

大年初一,鄧傳福和張雁靈乘坐最早一班的高鐵離京赴鄂。同一節車廂里,還有佑安醫院的感染管理專家李素英教授。路上,兒子兒媳突然打來電話,看來是剛剛得知實情。電話里,他們表現得非常擔心。“爸,封城了您不知道嗎?武漢人出都出不來,您怎麼還往里跑?您已經退休了,2003年抗擊非典也為國家作過貢獻了,您就是不去,也沒人怪您啊。”電話這頭,鄧傳福稍稍停頓了一下,跟孩子們說︰“現在的疫情你們都知道了,火神山、雷神山就是要參考小湯山的經驗。現在病人每天都在增加,每分每秒都耽誤不得。我和張部長這是去救命、去救急的。不管多大年紀,我還是個醫生吧,還是黨員、是軍人吧?人家鐘南山都84歲了,我才71歲,你們擔心什麼?放心吧,孩子們,你們老爸都身經百戰了,沒問題的!”

掛了電話,只有坐在身邊的張雁靈知道此刻的鄧傳福心情有多復雜。大多數親戚朋友都在湖北,家鄉孝感也是疫情重災區,三個學醫的佷子佷女都奮戰在抗擊新冠疫情的最前線。作為叔叔的鄧傳福,這些天一直在給他們發信息加油打氣。

一下火車,兩個人立刻趕到工程指揮部,那里有上百號人在等著他們。從中午12點多到達會場,一直到深夜23點,他們才吃到了大年初一的第一頓飯。

在這過去的10個小時里,張雁靈和鄧傳福拿著圖紙一起回答了指揮部下設的10多個小組提出的上百個問題。

火神山醫院究竟設置多少張床位合適?每個中心模塊負責幾個護理單元?ICU 床位是否合理?需要設多少個手術間?放射科、檢驗科、超聲科應該放在清潔區,還是收治重癥病人的“紅區”?

一個個地問,就得一個個作答。答案要清晰準確,時間上已經不允許做論證了,必須把小湯山成熟的經驗拿來就用,經實踐證明不合時宜的要規避。

床位設置1000張;手術室投入太大,在這里用來解決病人的急癥手術,一間就夠了;必須有檢驗科,有自己的檢驗人員和大型生化儀器,保證能時時監控到病人的動態;除了藥劑科要設在清潔區內,其他的輔助檢查科室都得設在方便病人檢查的位置……

解答完指揮部所有的問題,他們當晚又冒雨趕到了火神山建設工地。當兩人站在被推平的山包上,燈光照得工地如白晝一般明亮。機器轟鳴,滿地泥漿,指揮部的工作人員和建築工人們在寒風冷雨中揮灑著汗水,卻看不到他們臉上有任何的猶疑和懈怠。有幾個建築工人和退役老兵,听說這兩個人是當年小湯山醫院的院長和副院長時,都激動地跑過來和他們打招呼。

這是些多麼可愛的人啊!這就是災難降臨時,被激發出來的中國精神和團結起來的中國力量!鄧傳福喉頭一陣發緊,沒法和他們握手,就雙手抱拳逐個問好。望著這些憨厚淳樸的工地建設者們,張雁靈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他的嗓子因為連續答疑,長時間沒有喝一口水,已經沙啞到沒法說話了。

接下來的幾天里,受工程指揮部委托,他們兩個工地來回跑。指導施工方嚴格按照傳染病房“三區兩廊一帶”的要求,對科室功能進行劃分,對施工質量、通風條件、辦公區域和醫護人員通道等細節建設,給出了具體實在的辦法。

大年初二的工地大會上,為了幫助大家理解空氣必須朝著一個方向流動的重要性,鄧傳福舉了個例子。當年小湯山醫院建成後,世界衛生組織來檢查過兩次。其中有一個挑剔的專家把點好的煙頭放在負壓病房的門縫處,看煙氣往哪里跑,來確定空氣的方向和流速。

“尤其重癥病房和手術室,這個很重要啊,同志們。細節決定成敗。大家看,我們現在使用的集裝箱,基礎條件比17年前的小湯山好太多了,但組合起來也存在一個工程質量的問題。咱們每個環節都必須本著良心去干,要對這里的每名醫護人員和患者負責,要經得起世衛組織的檢查,經得起時間和任務的考驗。疫情還在繼續,救治刻不容緩,真的拜托大家了!”

鄧傳福向大家鞠躬時,突然感到一陣眩暈。可能是剛才蹲在地上比劃得太久,也可能是這幾天睡得太少。這些天,他腦子里總在想問題,閉上眼楮腦海里也全是圖紙,不得不靠吃安眠藥才能睡上三四個小時。

在武漢的每一天,張雁靈和鄧傳福都感覺時間不夠用,他們心里只有一個念頭︰盡快把兩個醫院建起來,時間就是生命!

2020年是個艱難的開始,當世界的目光再次聚焦到火神山的時候,鄧傳福又想起了當年在小湯山醫院,他和世界衛生組織專家們的對話。

“兩次來現地檢查,你們認為中國政府建小湯山醫院的決策是對的嗎?”

迎著這位中國軍人堅毅的眼神,世衛組織專家頻頻點頭,肯定地說︰“在這種特殊條件下,毫無疑問,中國政府建小湯山醫院的決策是正確的。”

鄧傳福有理由相信,火神山一定會像小湯山一樣再次創造屬于中國人民抗擊疫情的世界奇跡。從2月4日收治第一批病人至今,10天建成的火神山醫院已經收治了千余名患者。這期間,鄧傳福還是睡不好,他和張雁靈每天都在關注和交流著火神山醫院的各種情況。鄧傳福的老部下、火神山醫院院長張思兵也打過幾次電話,向老領導請教,一起研究解決面對的新問題。前幾天,看到張思兵接受央視《面對面》欄目的采訪後,鄧傳福激情澎湃地寫下了一首詩︰新冠突襲大武漢,人心惶恐萬般難。使命如山戰荊楚,降魔伏疫火神山。字里行間的膽氣豪情,是軍人的血脈傳承一直在老兵血管里汩汩流淌。

那天夜晚,張雁靈和鄧傳福站在火神山上久久望著遠方︰“老鄧啊,我們都是醫療衛勤戰線上的老兵,身體不如年輕人了,精神上可不能輸給他們。關鍵時候,咱們這些老兵不能掉鏈子,只要祖國需要、軍隊召喚,咱們必須第一個出列,響亮地答一聲‘到’!”這話說完,兩個老兵同時熱淚盈眶,他們在彼此眼中看到了一直燃燒在心中的激情和信念。

本文刊于2月24日解放軍報"長征副刊"專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