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情十分鐘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劉永瑜 林少雄責任編輯︰尚曉敏
2020-03-06 15:37

防護服嚴不嚴實?”手機視頻里,11歲的兒子盧震東說著說著,眼淚就“吧嗒吧嗒”往下掉。

他的爸爸是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軍醫盧武生。

2月2日,盧武生與戰友們一道攜帶物資裝備,乘坐空軍大型運輸機千里機動,馳援武漢,抵達火神山醫院,成為“最美逆行者”中的一員。

臨行前,與家人告別時,盧武生緊緊摟住盧震東︰“老爸要上前線嘍,在家要當好小男子漢,照顧好媽媽!”

盧震東用力點點頭︰“放心吧,家里有我。不過,我有一個要求——你到了武漢,咱們每天要視頻通話10分鐘,這是‘命令’!”

“好的,堅決執行兒子的‘命令’,每天視頻10分鐘!”

“拉鉤!”

父子倆小指相扣,拇指相對,鄭重地“蓋章”。

看著爸爸出征的車子越走越遠,盧震東用力地揮著手,眼圈通紅。

沒想到,一到火神山醫院,盧武生就爽約了。在這里,忙碌的程度遠超出想象。他所在病區接連收治了多名危重患者。一名患者被送來時高燒達39℃,呼吸衰竭,盧武生與戰友立即實施搶救。因為穿著厚厚的防護服,再加上救治工作連軸轉,體力有些透支,在為病人實施胸外按壓時,他剛上手就感覺喘不過氣來。人命關天,他咬牙堅持,病人終于緩過來了,他卻累得頭暈眼花、胸悶氣喘。下班離開病房後,他仍然有很多事情要忙︰梳理當天救治情況,總結經驗、查找不足,與戰友進行病例討論,研究最佳救治方案……

盧武生每天一大早匆匆趕往病區,開始一天的救治,等忙完手頭的工作,常常已是深夜。想到兒子應該已經進入夢鄉,他一次次拿起手機,又一次次放下。

由于學校推遲開學,盧震東上完網課、做完作業,自由支配的時間相對寬裕,就執著地等待著盧武生的視頻電話。

“爸爸說話不算話,平時都是你給我下命令,什麼‘站如松’‘坐如鐘’,什麼‘食不言’‘寢不語’,什麼听到名字要答‘到’……現在輪到我下‘命令’了,可一點都不管用!”微信留言里,盧震東鬧起了小情緒。

一天,當盧震東看到有醫務人員被感染的消息後,他心里十分著急,干脆給盧武生下了“最後通牒”︰“爸,別忘了臨行時的約定,再忙也得擠出10分鐘。否則,回來不讓你進家門!”

隨著醫療工作有條不紊地推進,盧武生終于可以騰出時間兌現承諾,執行兒子的“命令”了。視頻里,盧武生會把救治中的喜悅和感動與盧震東分享︰“今天,爸爸負責救治的一個小姑娘康復出院了,與你的年齡差不多。她很堅強,打針時,從不哭鬧。臨別時,她還向我們敬了一個少先隊隊禮,說長大以後也要當軍人。揮手告別時,我和許多叔叔阿姨都流淚了。”

分別幾天,盧武生也明顯感覺到兒子的變化︰平時寡言少語的他,在視頻里變成“小話嘮”。他會把家里的點點滴滴匯報周全,讓盧武生放心;他也會喋喋不休地叮囑盧武生,加強防護,注意安全。

工作任務繁重,每次通話,盧武生都不得不喊“暫停”。這忙里偷閑的10分鐘,是他忙碌一天後最放松、最溫馨的時刻。

“哪有什麼歲月靜好,只是有人在為你負重前行。”盧震東以前不太理解這句話。現在,他看到新聞報道中那些沖鋒在戰“疫”一線的白衣戰士,奮力與時間賽跑,與死神爭奪生命,他明白了,他們就是負重前行的一群人。而爸爸,就是他們中的一員。

本文刊于2月23日解放軍報軍人家庭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