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氣滿滿!三位軍中女博士奮戰在新冠病毒檢測一線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馬嘉隆 邵龍飛 張振威責任編輯︰劉上靖
2020-03-08 12:30

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遲象陽、董韻竹、張夢瑤三名女博士在抗疫一線一起加油。

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後,我軍抽組的軍事醫學專家組緊急前出武漢抗擊疫情。在這支專家隊伍中,來自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遲象陽、董韻竹、張夢瑤三名女博士,組成了一道元氣滿滿的風景線。

憔悴的面容,掩蓋不住她們活力四射的神態。她們在臨時黨支部帶領下,干勁十足地在這場疫情阻擊戰中貢獻著自己的力量。

來到這里,就沒把自己當女生看

進入實驗室之前的準備。

初見三人,是2月20日的下午3點。

剛從實驗室里出來的她們,正在會議室里匆匆吃著盒飯和泡面。

為啥這麼晚才吃飯?

面對記者提問,遲象陽簡要介紹了她們的作息︰“我們一般是早上8點進實驗室作核酸檢測準備,下午2點多出艙;飯後稍作休整,待結束晚間的檢測,一般都到次日凌晨了。”

“昨天接收的樣本較多,我們輪了2個班次,一直檢測到凌晨4點才結束。”董韻竹補充道。

這是她們在抗疫一線的工作狀態。前出武漢的一個多月里,她們一直過得很“充實”。

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檢測,對臨床早發現、早診斷、早隔離、早治療至關重要,是有效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關鍵技術支撐。這種檢測,就是三位女博士擔負的主要任務之一,必須分秒必爭。

為此,她們和戰友們一起泡在實驗室,一干就是一天。

按照防控要求,從咽拭子樣品接收到得出核酸檢測結果,須在24小時內完成。為了盡早讓醫院獲知結果救治患者,從一批近百份的樣品前處理到檢測完成,她們靠著扎實的基本功和嫻熟配合,硬是把時間壓縮到4個小時。

處理大量的送檢樣品。

由于送檢樣品的數量和時間並不固定,她們索性在實驗室旁的會議室,邊待命、邊做其他分析研究。

記者了解到,來武漢前,這三名女同志在單位都參與了多項科研課題。像遲象陽,手里就有藥物研發等長線課題。

課題研究,人員各有分工,往往一個蘿卜一個坑。來到武漢後,原來課題的部分內容,後方同事可友情代勞,但工作思路、實驗設計以及結果分析等關鍵節點,還必須本人主持。

時間就像海綿,擠擠總會有。遲象陽這樣解釋。電話聯系、視頻交流、電郵函復……後方的課題,三位女同志一個也沒落下。

除此之外,核酸檢測結果的判斷解讀也是她們研討的一個重點。

據了解,檢測組采用的是雙靶標檢測試劑盒,踫到檢測的熒光曲線信號偏低或者只有單一靶標等可疑結果,就需要檢測人員多方分析研判。

在姜濤研究員、張曉鵬副研究員帶領下,檢測組經常召開“諸葛亮會”,對出現的可疑結果進行討論,必要時還會重復實驗,進行復核。三名女同志也經常見縫插針,三五分鐘不嫌少地開展交流。

“拿出精準結果,就是對提高疫情防控效率做貢獻!多付出點時間和精力,值得!”董韻竹說。

截至3月1日,檢測組已完成4500多份樣品檢測,沒有出現一起錯情,這是讓三位女同志最開心的事兒。

收獲的背後是不計辛勞的付出。

少則100,多則超過500。有時,樣本送的晚,數量又多,已經在實驗室做了一天分析的她們,就會連夜趕工,再熬上大半個通宵。

一天天下來,她們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工作強度,習慣了在附近的會議室找個地方“眯一會”,習慣了“沾床就著”,習慣了臉上長痘、有黑眼圈、掉頭發,習慣了“早上起來的身體,像是昨天被人狠狠揍過一頓”的肌肉酸痛……

這不,和記者簡單聊了幾句,她們就軍大衣一裹,到會議室旁的小房間,找個躺椅、沙發抓緊補覺。

三名女博士輪班間隙見縫插針休息片刻。

透過半掩的房門,記者定格了這一讓人必須致敬的照片。

“我們首先是一名戰士。”三名女博士話語在記者耳邊久久回蕩。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