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媽媽”的最美逆行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孫永庫責任編輯︰宋麗麗
2020-04-17 09:41

“兵媽媽”的最美逆行

■孫永庫

2月2日晚飯時分,剛剛矗立起來的火神山醫院,沂蒙新紅嫂、“兵媽媽”朱呈,正在戰地炊事車上煮餃子。看著一個個水餃在沸騰的銀浪中翻滾,幾名戰士按捺不住對“兵媽媽”逆行武漢的感激之情,輕輕吟唱起一支歌。歌聲和著濃烈的餃子香,飄蕩在火神山醫院的每個角落……

半月前,65歲的朱呈,剛從某訓練基地擁軍返程,一上車,疲憊不堪的她就睡著了……除夕前,心里一直牽掛邊防戰士的朱呈帶上水餃、湯圓,還有親手縫制的擁軍鞋墊,來到零下30多攝氏度的維東哨所陪官兵過年……

晚上,朱呈和戰士們一起看《新聞聯播》時,建設火神山醫院的新聞引起了她的聯想︰武漢封城了,那些即將進駐火神山醫院的子弟兵,怎麼做飯?吃得好不好?作為“兵媽媽”自己能做點啥?那天晚上,朱呈睡意全無,當年逆行小湯山醫院慰問的一幕幕,在腦海中揮之不去。2003年發生非典疫情,當朱呈從報道中得知小湯山醫院有個女護士,在救治非典患者時被感染,盒飯沒吃幾口就倒下了……她心里非常難過。當晚,她動員員工連夜趕制了5噸速凍水餃。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帶車往小湯山醫院趕。小湯山醫院一位姓陳的主任說︰“朱媽媽,人家躲都來不及,你怎麼還敢來送水餃,不害怕嗎?”她回答說︰“沒想那麼多,只想趕緊把水餃送來,你們吃了水餃,好有勁兒搶救病人……”

往事並不如煙。當晚,朱呈在哨所信號不好的情況下,斷斷續續向家中管生產的趙秀紅交代︰“抓緊組織生產!”趙秀紅為難地說︰“工人都放假回家過年去了!”朱呈不容分辯地說︰“擁軍支前,這是打仗!行不行都得行!你先把周邊的員工叫回來……”

听說朱媽媽要去火神山醫院擁軍,以擁軍為榮的71名工人,二話沒說,連夜返崗。朱呈也在第一時間從邊防哨所返回車間督戰。

然而,在過年的喜慶鞭炮聲中,朱呈卻愁容滿面,因為供貨商春節期間都停供,肉和菜都沒有了。怎麼辦?她急得火上房。

朱呈沒了往常的客氣和斯文,第一個求助電話打給了平時的肉類供貨商︰“我有一個重要任務求你了,我要盡快去火神山醫院擁軍,但……”沒等她把話說完,父輩就是推小車支前的郭總堅定地說︰“朱大姐,你敢在這個節骨眼去武漢擁軍,小弟對你另眼相看,我全力支持!我現在雖然貨也不多,但第一個保證你!”

一塊石頭落地,車間暫時太平。肉解決了,菜怎麼辦?朱呈第二個電話打給了沂南的供菜商︰“老伙計啊,我知道你現在員工都放假了,但我要到武漢擁軍急用,你先別跟我說不行的話,馬上給我配10000斤菜,多少錢都行……”老伙計當即答復︰“你是老區人,我就不是啊!我馬上讓全家老少進大棚!”老區人不僅有情懷,更有速度,10000斤菜,第一時間送達。

三天三夜,20噸擁軍水餃加工出來了,71名工人擊掌歡呼,慶賀他們在戰“疫”中打的第一個勝仗。

同工人的勝利表情不一樣,朱呈臉上仍“烏雲密布”。因為出征前還有很多準備工作,比如︰讓不讓去?誰敢拍這個板?“通行證”誰開?去了和誰接頭?沒想到,在政府部門的支持幫助下,這些問號很快被拉直了。一位老領導被朱呈的逆行精神感動,在電話中哽咽著說︰“關鍵時刻看出來了,你不愧為新時代的紅嫂啊!就憑這一點,我這個老兵,給你敬禮!”朱呈同駐湖北某部負責物資保障的領導聯系上後,那邊更是激動不已︰“20噸速凍水餃,真是雪中送炭啊!全國人民往武漢送了這麼多的食品蔬菜,我們的心暖暖的……”

逆行武漢,選誰去合適?朱呈在思考和思量著。原本有多名員工積極報名,到了定人的時候,要求“逆行”的人更是爭先恐後,各種讓人回絕不了的理由讓朱呈動容。“我是火線入黨的黨員,我去!”這是朱呈的兒子趙躍的喊聲。

“我是退役軍人黨員,我上!”這是老兵朱建超的喊聲。“我是黨員……”銷售員曹紅霞、供貨員于忠英等也紛紛報名“應戰”。

這些天,臉上一直緊繃的朱呈有了久違的笑容,今天高興的是,在直面生死的考驗面前,黨員都能站出來打頭陣,退役軍人都能沖出來不退縮!經過深思熟慮,她決定帶趙躍、朱建超、曹紅霞、于忠英4名黨員去。

2月1日下午4時許,臨沂市婦聯為朱呈帶領的擁軍慰問組壯行,市婦聯的岳主席含著淚對朱呈說︰“你們太了不起啦!你得向我保證,一定要把他們安全帶回來……”望著出征壯士和14米長的貨車,親人中有的孩子在哭,有的妻子在喊,以不同方式和錯綜復雜的心情為親人送行。而一直不敢和朱呈直視的丈夫趙樹明,戴個大口罩,躲在人群後面。在汽車啟動的一刻,朱呈搖下車窗和送行的人群揮手告別。這時,趙樹明突然撥拉開人群,使勁往車窗里扔過去一團東西,正好落在朱呈懷中。

汽車鳴笛向前奔馳,朱呈定楮一看,是一個大紅隻果……老伴趙樹明在用這種獨特的語言傳達祝福,希望她帶著兒子和員工,平平安安地歸來。頃刻,朱呈的眼淚“唰”地下來了……

在通往湖北的高速公路上,除了偶爾有輛消毒車通過,很少遇到其他車輛。車越往前走,曹紅霞、于忠英兩位女同志的神經繃得越緊,臉色也越發蒼白。

朱呈看在眼里,就讓司機在服務區路邊停車。一下車,朱呈就大著嗓門說︰“大家一定餓了,咱們一人卷一張大煎餅,多卷點咸菜,吃完了有勁兒,再趕路。這里的疫情比我們想象的要嚴重,來,我們就用這山東大煎餅‘踫杯’,為武漢加油!為中國加油……”大家連續喊了幾遍口號,不僅緩解了緊張情緒,也振作了士氣。

2月2日早7時20分,朱呈一行到達武漢。看到連夜趕路900多公里、眼楮都布滿血絲的慰問組成員,負責接待和協調的湖北省軍區領導眼楮濕潤了,獲贈擁軍鞋墊的戰士們流淚了。大家真切地感受到老區人民送來的不僅僅是餃子,而是人民群眾對子弟兵血濃于水的真情。

午餐過後,負責接待的湖北省軍區工作人員對朱呈說︰“朱大姐,我代表醫護人員和駐鄂部隊官兵感謝你們!在武漢,還有什麼要求盡管和我們說!”

“我唯一的要求,就是去火神山醫院看看在生死線上戰斗的醫護人員!”

“同志們,部隊打勝仗,人民是靠山!火神山醫院建設施工以來,老區人民就一直牽掛這里,今天,沂蒙新紅嫂、‘兵媽媽’朱呈不遠千里,逆行武漢,給我們送來了有六種餡的擁軍水餃。下面,歡迎朱媽媽給我們講幾句話。”

朱呈站在隊伍前,說︰“我一進火神山醫院,就被震撼了,這麼多不同行業不同部門的人能一盤棋同時施工,很多人都戴著黨徽,到處都是黨員先鋒隊的旗幟。我今天來,主要是給你們鼓勁兒!此時此刻,你們的媽媽都在掛念你們,我就代表你們的媽媽,給你們煮餃子吃……”

當晚,朱呈和送行的火神山醫院官兵揮手告別。在駛離武漢時,朱呈又哼唱起了沂蒙人都喜歡的小調︰

蒙山高,沂水長,軍民心向共產黨、心向共產黨。紅心迎朝陽、迎朝陽,爐中火,放紅光,我為親人熬雞湯……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