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停歇的腳步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弓 艷責任編輯︰宋麗麗
2020-04-17 09:57

永不停歇的腳步

■弓 艷

“今天,將有一位重量級嘉賓出場。他就是我國著名的呼吸病學專家、中華醫學會呼吸病學分會原主任委員,這次抗擊新冠疫情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前方專家組組長劉又寧教授。”這是在不久前央視熱播的《新聞1+1》欄目中主持人對劉又寧教授的介紹。時隔17年,劉又寧的名字因為新冠肺炎疫情再次被大家關注。熟悉抗擊非典那段歷史的人都知道,劉教授是2003年北京確診首例非典患者的那位專家。

2月9日上午,當解放軍總醫院領導打電話來詢問劉又寧的身體狀況時,他立刻猜出了幾分,馬上表態︰“我身體很好,如果需要,我可以去武漢。我早就做好了準備。”

集中全軍醫療衛生界最優勢的專家力量,對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駐守的所有點位開展聯合會診和多學科討論,優化完善治療方案,提高治愈率,降低感染率和病亡率,是軍隊前方指揮協調組關鍵時刻做出的重要決定。

得知劉又寧要去武漢,老伴王睿一邊給他收拾行李,一邊有些擔心地說︰“你血糖高,血壓也高,到了武漢,就你那脾氣性格,工作節奏肯定慢不下來。”

“你幫我把藥帶夠就行了,別的不用擔心。汶川救災那麼艱苦的環境,我都能勝任。況且這個新型冠狀病毒我也對它有些研究了,你就放心吧。”

也難怪老伴不放心,自疫情發生以來,劉又寧又進入廢寢忘食的工作狀態。他分析比對了遠程會診的多個病例,對新冠肺炎疫情得出了很多有價值的結論,已經給《中華結核和呼吸雜志》《中國醫學論壇報》等專業媒體提供了權威的解答。

“我是為重癥醫學而生的。”此話不假,熟悉宋青教授的人對她的第一印象就是率真、干練、熱情、敬業。

今年春節前,還在解放軍總醫院海南醫院工作的宋青因為當地發熱病人激增,每天都奔波在三亞的各個定點醫院之間,指導輸入性病例的診治和搶救。大年三十,她接到了命令︰立刻返京,原地待命。從大年初一下飛機回到北京這天起,宋青就像一個飛轉的陀螺,一刻都沒有停下來。

在一次次遠程會診中,宋青對危重癥患者的血氧飽和度極為關注。得知前方救治設備和各種儀器極為缺乏,她立刻自己購買了100台氧飽和儀捐給前方醫院。一周多的時間里,天天盯著會診屏幕的宋青心急如焚。去武漢的行李,從海南回來那天就已經收拾好了,確診病例和危重癥患者數字的急速攀升,讓干了一輩子重癥醫學的她坐立難安。

“院長政委好!我再次向你們請戰。這些天,我遠程會診了幾十例危重癥病人,從他們表現出的癥狀看,我認為一線急需呼吸、急診、心腦血管和重癥醫學方面的專家。請求組織上立刻派我去吧,北京的專家還有很多,不差我一個,但武漢的危重病人需要我!人命至重,有貴千金。救命的時候到了,我必須去,請批準!”這已經是宋青第3次向組織請戰了。

2月9日晚,隨著專家們陸續抵達武漢,劉又寧擔任組長、宋青擔任副組長的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前方專家組正式成立。他們的到來,就像一面旗幟插在了戰斗前沿,極大地鼓舞了前方醫療隊員的士氣。

來不及休息,專家組連夜投入工作。這之後近兩個月時間里,白天,專家們馬不停蹄地奔波;夜晚,他們常常歸納總結、奮筆疾書至凌晨。

從中部戰區總醫院到火神山醫院,從泰康同濟醫院到湖北省婦幼保健院光谷院區,這就是專家們每天的工作路線。只要危重病人需要,無論什麼時候,他們都是隨叫隨到。

會診過程中,劉又寧發現危重癥病人的病情發展迅速,情況復雜,要保證救治效能的最大化,就要盡快在國家診療方案的基礎上拿出一整套符合任務部隊實際的診療方案。

晚上11點,老伴王睿照常接通了和劉又寧的微信視頻,突然發現他眼楮紅紅的,趕緊問他怎麼了。劉又寧知道瞞不過去了,才說︰“明天北京那邊有人過來,你幫我帶一些藥過來吧。本來想扛一扛的,但老這麼疼也不是個辦法,好在方案已經出來了。”王睿既心疼又無奈,只能隔著屏幕交代幾句,然後連夜幫他準備治眼楮的藥。

兩個人每晚通話說著說著就聊到了業務,尤其是新冠肺炎患者的用藥方面,他們討論得最多。王睿作為臨床藥理專家,總是能給劉又寧最中肯實在的建議。老兩口遠隔千里、並肩作戰,每晚的交流讓他們忘卻了工作上的苦累,又添了一份暖暖的安慰和動力。

很快,由劉又寧主筆、軍隊前方專家組總結出來的《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疾病診療方案》在前方所有任務點位迅速推行,成為一線醫生診治新冠肺炎患者的重要遵循和指南。

初到中部戰區總醫院的宋青,走進“紅區”的當天,就指出了影響救治率的關鍵因素︰重病人不能分散在各個科室,必須抓緊成立重癥病房ICU。

省婦幼保健院光谷院區和中部戰區總醫院的領導馬上采納了宋青的意見。病房建起來了,儀器設備也安裝好了,可人怎麼辦?宋青眉頭緊蹙,稍稍思考了一下,馬上表態︰我來培訓!辦法總比困難多。這是宋青踫到難題時的一貫作風。

一天晚上,宋青剛從“紅區”出來,正好遇到要接班的內分泌科醫生小朱。邊換衣服,宋青邊問她︰“你會看呼吸機和ECMO嗎?晚上重病人如果有病情變化,你知道該怎麼處理吧?”看到小朱回答得不是很肯定,宋青立刻停下來,耐心地給小朱講。晚上值班哪類問題是特別常見需要注意的,現在哪個病人最有可能會出現哪類情況,儀器上的哪些數值到了哪個界限就要采取措施等等。宋青在最短的時間里,簡明扼要地給小朱上了一課。

第二天一早進了病房,宋青第一件事就是找到小朱,問她前一天晚上的值班情況。小朱興奮地告訴宋青︰“教授,我昨晚听您講完,心里不慌了。雖然出了點小情況,但我就按您跟我說的那樣,處理得很好。我實在是太幸運了,能跟您這樣的大專家近距離地學習。”

不只小朱醫生有這樣的感受,所有跟宋青一起工作的人,都能感覺到她對病人的關注心細如發,她對專業的熱愛執著投入,她對年輕醫生的傳幫帶也不遺余力。

“我們年輕時,不就是這麼被老專家們帶過來的嗎?醫生的敬業和專業精神不是與生俱來的,它需要代代傳承。所以說我們前方專家組怎麼做,所有的醫療隊員就會跟著怎麼做,這既是責任,更是傳承。”

此時,正在火神山醫院參加病例討論的劉又寧剛好也說到相同的話題︰“咱們醫療隊管這麼多病人,光靠前方不到20個人的專家組哪夠啊。我們專家組要做的就是拿出可行性意見來,給出規範的治療方案,然後手把手地教。我一個人能帶出幾個、幾十個人來,然後這幾個、幾十個醫生再分別去帶一個戰斗單元,那仗不就好打了嗎?”

劉又寧和宋青兩位專家雖然用不同的方式進行戰斗,但多年的從醫經驗、多次執行急難險重任務的經歷讓他們的戰略思維和作戰理念不謀而合。

“妹妹,你好啊。我听宋青說了,咱們的志願軍好姐妹又打了個勝仗,真為你高興。加油啊,希望早點听到你出院的好消息。”正在說話的是宋青88歲的老母親余奶奶。她是一位志願軍老兵。此刻,余奶奶正在鼓勵視頻那頭的一位重癥新冠肺炎患者——87歲的志願軍老戰士李奶奶。站在李奶奶身邊的宋青也向母親揮手致意。

這次連線讓兩位老人都很激動,為了給李奶奶加油打氣,宋青的母親還唱起了《中國人民志願軍戰歌》,“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

讓兩位年齡相仿的志願軍老兵,通過自己的微信建立起聯系,讓李奶奶調整心情,積極配合接下來的治療,這是宋青想出的招數。

在省婦幼保健院光谷院區為重癥患者章女士會診時,宋青提出要上ECMO,主診醫生有些猶豫。宋青當場拍板︰“必須上ECMO,再晚這個人可能就沒了。按我說的辦,有問題我來擔。”

這和宋青到武漢後會診第一例上ECMO的患者情形很相似。當時醫院還沒有這樣的儀器設備,那晚,宋青想方設法從火神山醫院借到了一台ECMO。幾經周折,直到凌晨四點,患者終于上了ECMO。

那例患者搶救成功後,宋青走出病房,看著沒有星星的夜空漆黑一片,她眼中盈滿淚水,突然覺得,所有的辛苦都很值得。干了一輩子重癥醫學,跟死神搏殺是經常的事,不輕言放棄就是這個學科和專業的靈魂。在每天向全國公布的數字和百分比里,誰能想到,在每個小數點的背後,都是醫務人員在拼盡全力與死神搏殺。放棄,怎麼可能有最後的勝利?

小梁醫生的手機上保存著宋青發來的一條微信︰見到多重的病人,都不能輕易斷言希望不大。這種暗示會傳遞給團隊的其他人,病人也可能會失去信心。這個連鎖反應一旦形成,死神就容易把人搶走。通過這次任務的歷練和培訓,宋青希望這些來自各個學科的醫護人員都能成為掌握危重癥病人救治技術的骨干力量,留下一支帶不走的醫療隊。

前幾天,早已痊愈出院的章女士還發來微信,送上真摯的問候。李奶奶也在逐漸恢復,和宋青的母親高高興興地通了幾次話。還有一位經宋青全力搶救過來的病人,發來一段在家做廣播體操的視頻……經宋青之手會診、搶救過多少病人,她已經記不清了,但只要看到病人們痊愈出院,發來信息,就是最令宋青感到欣慰和幸福的事。

從中部戰區總醫院到各個任務點位之間的幾條路,劉又寧太熟悉了。乘車去會診的路上,眼看著路邊的樹木從經歷風霜雪雨到綻放出滿樹繁花,他的心里好像也灑滿了陽光。手機震動了一下,劉又寧一打開就看到老伴發來的一幅畫。那是7歲的小外孫女畫的,上面寫著︰姥爺赴前線,孫女加加油。還有一句外孫女萌萌的語音︰我要為姥爺和醫生們加油,你們都是超級英雄,我長大了也要當醫生。那一刻,劉又寧的心都要被暖化了。

車子到了目的地。劉又寧第一個下了車,精神抖擻地向前走去。跟在他身後的宋青突然想到了那天節目里主持人問劉又寧的問題,“教授,您這個年齡可以不去武漢,可為什麼一定要去呢?”劉又寧回答他︰“我們那個年代流行一首歌,叫作《革命人永遠是年輕》。我覺得自己一上戰場,一到病房,渾身都是勁兒,感覺自己還是個年輕人……”

身穿迷彩的兩個人一前一後,大步流星地走進了火神山醫院的大門。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