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骨頭六連”建設過硬連隊紀實︰“硬骨頭”硬在哪兒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張聖濤 錢曉虎 陳典宏 韓 成責任編輯︰劉秋麗
2020-07-28 04:10

“硬骨頭”硬在哪兒

——第七十四集團軍某旅兩棲裝甲步兵六連建設過硬連隊紀實(上)

■張聖濤 解放軍報記者 錢曉虎 陳典宏 韓 成

六連官兵錘煉過硬軍事技能。張永進攝

第74集團軍某旅兩棲裝甲步兵六連,有個享譽全軍的名字︰“硬骨頭六連”。

“硬骨頭六連”榮譽室里,珍藏著一把在戰斗中拼彎的刺刀。六連的官兵,都听過這把刺刀背後的故事——

72年前,刺刀的主人、二班長劉四虎在戰斗中被十幾個敵人包圍。劉四虎奮力拼殺,一連刺死7個敵人,自己身中11刀,昏迷10多天才醒來。從此,這把刺刀成為連隊的“傳家寶”。

幾十年來,連隊一路轉戰南北,在一場場惡仗硬仗中打出了“硬骨雄風”的赫赫威名。這種敢于“刺刀見紅”的英雄氣,成為連隊攻堅克難、戰無不勝的精神動力。

成績,只屬于過去。面對強軍興軍的時代呼喚,面對轉型重塑的現實挑戰,六連官兵用行動擦亮“硬骨頭”這張名片,詮釋著“硬骨頭”的精神內核。

硬在信念堅定——

這是一種“絕對听指揮,隨時上戰場”的硬氣

戰爭年代,六連先後參加大小戰斗百余次;一次戰斗,他們打退敵人30多次進攻,全連140名官兵有127人血灑疆場;如今,旅里共同課目的訓練紀錄,近六成由六連官兵保持……

越走近,越了解,越震撼。在“硬骨頭六連”榮譽室,陳列的一面面錦旗、一張張照片、一份份證書,讓記者感受到一股強大的氣場。“這是一種‘絕對听指揮,隨時上戰場’的硬氣。”指導員馮杰說。

榮譽室,是“硬骨頭六連”的精神磁場。新兵下連、新任職干部報到,第一件事都是參觀榮譽室。他們讀的第一本書是連史冊,唱的第一首歌是《硬骨頭硬在哪》。

81年來,六連的紅色基因寫在一面面錦旗上,流淌在一代代官兵的血液里。

在官兵宿舍,記者發現,每個班排都掛著一面以戰斗英雄命名的錦旗,每名官兵的床頭都貼著一張“學習成長卡片”。“李福奎班”列兵何翰龍在床頭寫下的目標是︰作為一名新狙擊手,力爭年底考核打個全優。他說︰“我的每一次進步,都源自‘硬骨頭精神’的激勵。”

一個個年輕的“硬骨頭”士兵不斷超越,續寫著今天的故事和明天的連史。

“硬骨頭硬在哪,鐵血丹心听黨話……”唱起連歌,大學生士兵、少數民族戰士艾力扎提•艾合買提格外激動。面對鐫刻著英雄名字的榮譽牆,他和戰友們莊嚴宣誓︰“決不能砸了‘硬骨頭’的招牌!”

初到連隊時,由于生活習慣不一樣、訓練節奏跟不上,艾合買提一度有些沮喪。察覺到他的情緒波動,馮杰特意培訓他擔任連隊榮譽室的解說員。

那段時間,艾合買提常常走進榮譽室。拼彎的刺刀、訣別的家書……用心品味連隊“傳家寶”背後的英模故事,艾合買提被深深打動,下決心要當一名真正的“硬骨頭”戰士。

為練強體能,艾合買提主動給自己加碼,每天的3公里武裝越野要多背一把槍,做完100個俯臥撐後再加30分鐘單杠練習。如今,艾合買提的軍事素質快速提升,隨時準備戰斗的思想意志也愈發堅定。

硬在能打勝仗——

這是一種“兩棲當尖兵,有我無對手”的硬功

六連第44任連長趙松,與連隊有著“不解之緣”——

2008年,趙松當兵入伍到六連。在“硬骨頭精神”的激勵下,他從士兵成長為軍官;2016年,他從八連回到六連任副連長;去年,已在兄弟連隊任連長的他,再次回到六連任職。

趙松說,在這里,他找到了“軍人生來為打仗”的感覺。他忘不了在“硬骨頭六連”過的第一個春節。

除夕夜,新兵們正沉浸在節日的氛圍中。突然,一陣急促的集合哨音吹響。

“全連緊急集合!”听到命令,趙松急忙向外沖,心里卻忍不住嘀咕︰“大過年的,為什麼這麼折騰?”

新年鐘聲敲響,全連集合完畢。時任連長王勇敢站在隊列前大聲地說︰“敵人不會過節,備戰更沒有節假日!”

這句話,在趙松的心里“烙”下了深深的印記。趙松後來才知道,春節拉動的傳統,在六連已經保持了幾十年。

“‘硬骨頭六連’是戰場的血與火鍛造出來的。枕著敵情睡覺,是我們不變的備戰狀態。”趙松自豪地說,“六連的榮譽史就是一部戰斗史,時刻準備打仗已成為官兵的本能。”

移防後,連隊第一次在陌生地域參加實彈演練。為確保安全,有人建議提前“踩點”。六連官兵堅決反對︰“打起仗來,敵人會提前暴露目標嗎?”

連隊向導演部請戰︰不僅要打臨機出現的目標,還要把建制內的火器全打一遍。演練當天,六連第一個完成遠距離海上航渡,第一個在陌生地域整建制實彈射擊,打出滿堂彩。

“硬骨頭”的連隊,塑造“硬骨頭”的兵。在六連,每名官兵都在挑戰極限中立起練兵備戰的“硬標桿”。

前年,旅里組織建制連考核。戰士劉磊生病,連隊計劃讓他休息。得知情況,劉磊找到指導員請戰︰“‘硬骨頭六連’的兵不能慫,更不能給連隊拖後腿。我必須參加!”

考核當天,連續完成5公里越野、400米障礙等課目後,劉磊已嚴重虛脫。單杠練習時,他因體力不支,嘴巴重重磕在杠上。

吐出嘴里的血和半顆門牙,劉磊強忍劇痛堅持下來,並取得優秀成績。至今,他的門牙上還有一個缺口。劉磊笑稱,這是一枚特有的“硬骨頭”徽章。

為了打贏一無所惜,除了勝利一無所求。近3年來,六連基礎訓練和專業訓練成績始終保持全旅第一,19人次打破9項旅紀錄,16人次在集團軍以上比武中摘金奪銀。

硬在作風頑強——

這是一種“報國敢赴死、逢敵必亮劍”的硬核

紅方指揮所附近的地下工事里,40攝氏度的高溫蒸得人透不過氣。

擔任藍方的六連偵察小組,已一動不動潛伏在此3個多小時。他們的目標是︰狙殺紅方旅指揮員。

戰斗進入膠著狀態,5人小組一直在等待戰機,沒有一人出來透口氣。

在那場實兵對抗演練中,藍方最終“斬首”成功,一舉扭轉戰局。

六連官兵一動不動的身影,折射著鐵的紀律、鐵的作風。

隊列行進,走直線、拐直角、擦褲縫;參加集會,響三聲、正三相、整三步。一看一听,大家就能分辨出︰“這是六連的兵!”

一次航渡訓練,突遇狂風。戰車瞬間被巨浪覆蓋,發動機熄火,隨時可能沉沒。危急關頭,車長史衍凱沉著冷靜,應急處置、果斷操作,在大風浪中及時排除險情,順利完成課目訓練。

那次演練,班長楊樹林從5米高的雲梯跌落,右小臂重重摔在石頭上,瞬間動彈不得。但他堅持要完成全部戰術動作,于是單手支撐爬過泥塘,用左手扣動扳機,用牙齒拉開導火索。演練結束,戰友們才發現楊樹林的手臂已經骨折。

壓倒一切敵人的狠勁、百折不撓的韌勁、堅持到底的後勁,“硬骨頭六連”從戰爭年代傳承下來的這“三股勁”,在今天的六連官兵身上,已化為建功軍營、練兵備戰的蓬勃動力。

該旅領導說,軍事實踐鍛煉、重大任務錘煉,是培養官兵“硬骨頭精神”的重要平台和契機。沒有艱苦的日常訓練,沒有超常的意志考驗,摔打不出英雄的“硬骨戰士”。

正因如此,人與人比、班與班爭、排與排抗,在六連是一種風尚。大家爭得最多的是比武的機會,看得最重的是拼來的榮譽。3年多來,六連先後接受8個連隊近20次挑戰,無一敗績。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