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硬骨頭六連”,最硬核的青春

來源︰央廣軍事 作者︰王苗 王銳濤等 發布︰2020-07-28 09:37:22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嶺南的雲很低,大片大片像棉花糖一樣飄在軍營上空。太陽很火辣,空氣很悶熱,拉單杠的戰士漲紅了臉還在一圈又一圈地練習,手上早就磨出了老繭……

這里有支硬核的連隊叫“硬骨頭六連”,2017年,六連從駐防了42年的杭州移防南下,來到這個四季都火熱的地方。

大考檢驗,軍政雙優——強

移防到新的地方,就得用實力說話。“硬骨頭六連”的大旗能不能在嶺南站住腳,需要經歷大考!

第一場,改革大考。

駐地跨省遠距離移防,由省會到鄉村,環境條件變化大,兩地分居困難多,官兵每個人心里其實都有太多放不下的牽掛。

但在采訪中記者深深感到,關鍵時刻見忠誠,“硬骨頭六連”全體官兵改革不改作風,移防不移志氣,3年來,始終聞令而動听指揮,凝神聚力謀打,在嶺南這片熱土再建新功、又譜新曲。

跨省遠距移防

第二場,“嶺南尖兵”比武來了!

陌生地域,陌生對手,陌生課目,“硬骨頭六連”官兵慌不慌?

淡定自若從容應對的背後,往往有別人看不見的汗水。

“硬骨頭六連”的這幫年輕官兵,確實付出了常人難以想象的努力。

“偵察兵小路”障礙,這個課目是特種兵練的課目,對于“硬骨頭六連”這樣的裝步連隊來說,是完全陌生的。心態不好拿到考題便會覺得“必輸無疑”!而“硬骨頭” 就硬在迎難而上,硬在抓住一切機會。他們在別人不訓練的時候,依然堅持加練苦練……在最後考核的時候,勇奪第一。

最後在這場比武中,“硬骨頭六連”在三個單項當中取得了兩個單項第一,並獲得了總評第一的優異成績。

在現場觀戰的某特戰旅“老特”說了這麼一句話︰“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凶悍的連隊。”這無疑是一個非常高的褒獎。

炮火硝煙,赫赫戰功——紅

“硬骨頭六連”誕生的第一天起,血脈里就奔涌著听黨指揮的紅色基因。走進全軍赫赫有名的“硬骨頭六連”,必須要先參觀他們的榮譽室。這也是新兵下連第一件事。

1945年7月,爺台山反擊戰中,全連與敵展開白刃格斗,靠著35把刺刀,殺敵70余人,排長尹玉芬小腹被彈片劃開,腸子流出腹外,仍死守陣地,連續打退敵人6次進攻。經過血戰,六連率先拿下敵主陣地。

除了滿牆的錦旗和榮譽,有一幅油畫掛在榮譽室很顯眼的位置,畫面里一位戰士拿著刺刀在戰場上拼殺。畫面上的人,正是“瓦子街戰斗”中,身體負傷11處仍頑強與敵搏斗的戰斗英雄劉四虎。

在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閱兵方隊中,有一面旗幟屬于“硬骨頭六連”。擎旗手王開說,這面戰旗是先輩用鮮血染紅的,一場場險惡的戰斗,黨帶領“硬骨頭六連”打了一個個勝仗。

“劉四虎排”“尹玉芬排”“丁丑娃班”……如今,戰斗英雄的名字被六連命名班排,每個班都把英雄畫像懸掛到牆上。戰火硝煙漸遠,但那不僅僅是一段段英雄的故事,那是一段守護和平的疼痛記憶,是一個真正硬漢軍人的樣子,更是年輕戰士不斷學習的榜樣。正如指導員馮杰說,“硬骨頭六連”不僅有輝煌的歷史、卓越的戰功,更有一茬茬官兵用實際行動寫著今天的故事、明天的連史。

從列兵到連長,

“奔跑的鋼腕”——拼

連長趙松

2019年,“硬骨頭六連”來了一位“新”連長。

這位“新”連長,並不“新”。2008年,趙松參軍入伍,成為了“硬骨頭六連”的一名列兵。2020年,趙松當兵的第12年,他成為了“硬骨頭六連”第44任連長。從列兵到連長,听起來,多多少少有些厲害。

連長趙松

初見他,一張稜角分明的臉,高高的個子跟他的名字一樣,像一棵挺拔的松樹。他的手上布滿老繭,還有傷疤若隱若現,說話雷厲風行毫不拖泥帶水。只是看到他,便仿佛看到了整個“硬骨頭六連”的模樣……

做難事必有所得。

趙松在準備考軍校的那段日子,一大早起來一個人搬著凳子坐在門口打著手電筒看書,晚上又看書到凌晨兩三點,他睡覺的時間幾乎很少。軍校畢業以後,他重新回到旅里。

2016年,趙松在“硬骨頭六連”當了副連長,兩年後,他調任到支援保障連當連長,但,他是打著繃帶去的……

在之前的一次訓練中,他不慎造成左手腕肘骨斷開,術後手腕里不僅打上鋼釘,還需要長時間用繃帶固定靜養。

連長趙松的手

新來的戰士投去“審視”的目光,他們在心里嘀咕,這個連長行不行?為了打消他們的疑慮,趙松提前把繃帶拆了,在確保手腕不會受到二次傷害的情況下,他制訂了一系列上肢力量恢復計劃。從啞鈴開始慢慢練,最後加練到15公斤……在不久後旅組織的體能“特三”考核中,他硬是用打著鋼釘的手,攻克一個個難關,成為全旅首位通過“特三”考核的干部。

趙松的手臂好了以後,手里還有根鋼釘,于是他給自己定的標簽叫“奔跑的鋼腕”,他的微信名字也叫“奔跑的鋼腕”。趙松說,有時候他會把鋼釘比喻成自己的戰車,因為這個鋼釘已經長到自己的骨頭里了,已經“深入骨髓”了,就像他們的步戰車,也是奔騰在他們的血液中,跟他們融為一體。

趙松剛來“硬骨頭六連”上任,便每天晚上拿著一本戰術教材學到深夜。

有一天凌晨三點多了,哨兵李昭軒看到帳篷內的燈還亮著,進去看到連長趙松還在研究戰術理論,絲毫沒有困意。

現在的趙松,對步戰車的駕駛、射擊、通信,三個專業非常精通,對戰車的管路、線路、電路,都是非常清楚。這讓趙松在如何組訓和規避訓練風險等方面都有了很多自己的方法,戰士們對他都心服口服。

趙松的自律,戰士們有目共睹。每天他都比其他人早起一個小時跑個八公里;每天晚上要“加餐”拉單杠。他的朋友圈里有這樣的幾張照片,都是晚上拉單杠的時候在地上寫的“正”字,他說︰1個“正”是5劃,1劃代表10個,10個為1組,一般拉25到30組。每次拉單杠的時候都要負重15公斤……

干部都是排頭兵,趙松一直堅信,身教永遠勝于言談,“要做就要把它做到極致,要立就要立起一個標桿”。

他這個標桿,可真拼!

這幫人真 “特別”——黑

“硬骨頭六連”的官兵們都是同一個膚色——黑,格外顯眼。

他們經常會露出一口大白牙笑著說,訓練的時候大家都挺黑的。兩棲戰車里的高溫悶熱,海邊太陽的瘋狂炙烤,都在考驗著一個個年輕的小伙子的耐力。

楊宏衛是六連第一個在列兵時候就拿到三等功的人。他成績突出,尤其是跑步總是比別人快,大家都說因為他腿長。在一次旅里組織的武裝10公里越野比武中,楊宏衛pk掉了之前學體育的戰友。總是拿第一,腿長是先天條件,但對于一個戰士來講,更重要的是他的信念和榮譽感,還有數不清的起早貪黑。

看起來文質彬彬的戰士伍敏強,之前在某士官學校上學,去年7月份來到“硬骨頭六連”,就被戰友們震驚了。

“他們在喊口號,怎麼都是扯著脖子喊,脖子上都是青筋,喊得很大聲……”

“集合的時候,以前我們基本上都是走下來,這邊全部跑步……”

“熄燈了,就要睡覺了。可是班里竟然沒有一個人,他們就在樓下拉單杠。我就覺得,這幫人真‘硬核’啊。班上沒有人,所以我也就跟著下去,看了一下,閱覽室、活動室、器械場,到處都是看書、拉單杠、練啞鈴的……”

在一個全是“優等生”的集體里,不進步那就是思想有問題。慢慢地,伍敏強就被這種氛圍感染,成功加入了“奮斗天團”,如今跟戰友們都不相上下。

你說,張亞秋像另一個許三多嗎?

去年旅里組織開訓比武,參加單杠卷身上項目的張亞秋已經憑借120個的成績穩操勝券,但他仍憑借頑強的意志繼續堅持。他想破紀錄,想挑戰自己的極限。一圈又一圈,手被磨破了11塊皮,衣袖被滲出的血侵染,最終以265個的成績,刷新了該項目紀錄。

張亞秋當兵六年了,因為奶奶喜歡當兵的,他便穿上了戎裝。

當兵第四年休假回家的時候,張亞秋是從海邊駐訓場走的,回到家待了一個月都沒變白還是很黑。他的女朋友買了防曬霜和面膜給他,但他一直沒用。

“甜瓜熟了,

你什麼時候回來啊?”——暖

連長趙松說,因為自己是農村長大的,從小一直干農活,來到部隊之後,感覺和父母相比,自己的苦和累其實不算什麼,“所以我感覺部隊也不苦。”

“硬骨頭六連”誕生在河北,趙松也來自河北青縣。冥冥中的緣分,讓趙松一直覺得六連就像自己的家。

但其實,跟大多數軍人一樣,趙松每年跟家人團聚的日子也很少。“我每次回家,我爸就會說,你回家就像來住旅館了。”這是兒子回家後父母最直觀的感受。

“回去之後父母確實比較開心,我們家種的是蔬菜大棚,每年種植甜瓜。我媽就給我打電話,甜瓜熟了,你什麼時候回來啊?經常問我這樣的話。其實有時候等到甜瓜都下季了,我也沒回來,有時也比較遺憾。”趙松說。

身在軍營,遺憾會有的,但是感動更是常有的。

戰士陳楓在新兵連的班長胡翔,在一個大雨的周末外出了,沒有帶傘,回來衣服、鞋子全身都濕透了。在晚上熄燈以後,胡翔突然點了個蠟燭,拿了個蛋糕,對陳楓說,祝你生日快樂。陳楓的媽媽告訴班長,今天是他的生日。在遙遠的軍營,陳楓第一次哭了出來,因為感動。

“硬骨頭六連”——帥

“硬骨頭六連”的官兵給人的第一感覺就是高高帥帥!

一心撲在訓練上的連長趙松笑著說︰“第一,自信,大家的自信是源自于對自己連隊的自信,對自己軍事訓練、思想狀態的自信。帥,肯定是自信表現出來;第二,這個帥,來源于我們長期的訓練,在臉上體現出來的。一個人如果缺乏訓練,缺乏艱苦卓絕的訓練,他臉上的表情就會給人慵懶的感覺……”

(哨兵︰連長是真的很嚴格)

但說到帥,官兵們都不約而同地說起了,連隊幫扶貧困小學生的事情。

1998年夏,“硬骨頭六連”隨部隊奔赴九江執行抗洪搶險任務。任務結束,連隊集全連之力對學校進行援建,學校也因此得名“硬骨頭六連”希望學校。時光荏苒,連隊官兵換了一茬又一茬,依然與學校保持經常聯系,力所能及地為貧困學生捐資助學。迄今為止,全國共有3所以“硬骨頭六連”命名的希望小學。

有個被資助的小男孩說,希望自己以後也能當兵,像解放軍叔叔一樣為人民服務,投入到國家的建設當中。

歷史滾滾80余年,如今這幫二三十歲的大男孩,以最硬核戰士的姿態在永不褪色的戰旗下,正活出最青春的模樣。

記者︰王苗 王銳濤 陸張良 鐘雨芳 鐘志光

攝影︰王苗 李彬 張永進 田建濤

 

責任編輯︰宋麗麗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