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軍報

紅都瑞金︰揚蘇區精神 譜英雄贊歌

來源︰人民日報作者︰朱磊 王丹 周歡責任編輯︰于雅倩
2021-01-28 13:23

紅都瑞金——

揚蘇區精神 譜英雄贊歌(崢嶸歲月)

圖ヾ︰瑞金沙洲壩紅井舊址。本報記者 王 丹攝

圖ゝ︰中華蘇維埃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會址內景。本報記者 朱 磊攝

圖ゞ︰游客在葉坪革命舊址群參觀毛澤東同志舊居。楊友明攝(人民視覺)

1931年11月,中華蘇維埃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在瑞金葉坪召開。走進紅都瑞金,所有人都會被那段可歌可泣的紅色歷史所震撼。

2019年5月,習近平總書記在視察江西時指出,要深刻認識紅色政權來之不易、新中國來之不易、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來之不易。

敢教日月換新天

1927年,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的迅猛發展,使得蔣介石南京政府加緊對井岡山的“會剿”。1929年1月,為了打破困局,毛澤東主持召開柏露會議,作出紅四軍主力下山,紅五軍和紅四軍余部留守井岡山的決定。

1929年1月14日,毛澤東、朱德、陳毅等率紅四軍主力3600多人離開了井岡山根據地,踏上了轉戰贛南的艱難行程。

紅四軍主力下山後,連連遭到敵軍的圍追堵截,先後在贛南大庾(今大余)、尋鄔(今尋烏)等地與敵軍反復周旋一月余,直到農歷除夕抵達瑞金城北30公里的一個小山村——大柏地,決定利用這里南北長約10里的峽谷打一個伏擊戰。

“當年鏖戰急,彈洞前村壁”。如今再回到大柏地前村(原名杏坑村),一幢百余年歷史的民房牆壁上,激戰的彈痕依舊清晰可見。

大柏地之戰,紅四軍取得了離開井岡山以來的第一個重大勝利,徹底打垮了尾追多日的國民黨軍,在瑞金站穩了腳跟,被陳毅稱之為“紅軍成立以來最有榮譽之戰爭”。

1930年秋到1931年秋,蔣介石調動全國的反革命軍事力量,開始了對紅軍的三次“圍剿”。

“七百里驅十五日,贛水蒼茫閩山碧,橫掃千軍如卷席。” 敵人來勢洶洶,我軍巧妙應之。紅軍在毛澤東、朱德的指揮下,三次“誘敵深入”,粉碎了敵人的“長驅直入”和“步步為營”,痛快淋灕地打破了三次“圍剿”。

反“圍剿”勝利後,主力紅軍南移至瑞金一帶,拔除了許多地主武裝盤踞的“土圍子”。其間,又攻佔了會昌、尋鄔等縣城,使贛南、閩西根據地連成一片,形成了以瑞金為中心的中央革命根據地。

1931年11月7日至20日,中華蘇維埃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在瑞金召開,宣告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成立。

這里是許多個“第一”的誕生地︰第一個全國性紅色政權在這里創建,第一部憲法大綱在這里頒布……

蘇區精神傳天下

在葉坪中共蘇區中央局舊址所在地,陳列著一張珍貴的照片。那是1931年11月“一蘇大”召開時,中央局7位委員的合影。他們衣著簡樸,眼神堅定。

走進“一蘇大”會場葉坪謝氏宗祠,可以看見廳堂兩廂被木板隔出15個小房間,這就是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的辦公場所。每個十來平方米的小房間,便是一個部委的辦公室。可就在這麼簡陋的條件下,蘇區干部艱苦奮斗,積極開展工作。

蘇區建立了鄉、區、縣臨時性的政權機構——革命委員會,實行工農兵代表大會制度;先後頒布包括憲法大綱、行政法規、刑法、民法等在內的120多部法律、法令;重視文化教育發展,創辦馬克思共產主義學校等教育機構,創辦《紅色中華》等報紙雜志……

為嚴明法紀,1933年12月,臨時中央政府頒布了《關于懲治貪污浪費行為》的訓令,這是中國共產黨成立以來頒布的第一部反腐敗法令。據統計,僅在中央機關就嚴厲查辦了貪污分子共42人。當時中央審計委員會在總結節省運動的審計報告中寫道︰“我們可以夸耀著,只有蘇維埃是空前的真正的廉潔政府。”

1933年4月,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從瑞金葉坪搬遷到沙洲壩村,毛澤東在這里居住期間,開展了長岡鄉和才溪鄉的調查,先後寫下了《必須注意經濟工作》《關心群眾生活,注意工作方法》等著作,提出“要使廣大群眾認識我們是代表他們的利益的,是和他們呼吸相通的”。

“哎呀 ……蘇區干部好作風,自帶干糧去辦公……”葉坪景區講解員黃露芬是客家妹子,開嗓唱起客家的山歌,清亮的聲音悅耳動听。這是一首當時廣為傳誦的紅色歌謠,反映了蘇區干群魚水相依的深厚情誼。

中央蘇區發展到鼎盛時期,轄有江西、福建、閩贛、粵贛等4個省級蘇維埃政權,60個縣級蘇維埃政權,總面積8.4萬平方千米,總人口453萬人,黨員總數超過13萬人,紅軍總人數12萬余人……

這里是一片希望的熱土。毛主席曾經在“二蘇大”會上這樣總結,“誰要跑到我們蘇區來看一看,那就立刻看見是一個自由光明的新天地。”

為有犧牲多壯志

1933年3月,周恩來、朱德等運用和發展以往反“圍剿”的成功經驗,從實際出發,取得了第四次反“圍剿”的勝利。國民黨反動派四次“圍剿”都未得逞,1933年9月,蔣介石任總司令,調集100萬軍隊,向根據地發動瘋狂的第五次“圍剿”。

中央蘇區第五次反“圍剿”失敗,蘇區範圍日益縮小。1934年4月下旬,會昌筠門嶺、廣昌相繼失守,中央蘇區的南北大門門戶洞開,紅軍在內線打破第五次“圍剿”的希望日趨渺茫,不得不決定開始長征。

9月29日,張聞天在《紅色中華》上發表《一切為了保衛蘇維埃》的重要文章,指出紅軍必要時應當“突破封鎖線轉移地區”作戰。

10月10日晚,中央紅軍開始實行戰略轉移。中共中央、中革軍委機關也由瑞金出發,向集結地域開進。10月16日,各部隊在雩都河以北地區集結完畢。從17日開始,中央紅軍主力五個軍團及中央、軍委機關和直屬部隊共8.6萬余人,踏上戰略轉移的征途,開始了著名的長征。

在擴紅運動中,贛南蘇區到處涌現母送子、妻送郎、兄弟相爭上戰場的動人場景,贛南人民不僅送出了最優秀的兒女,還節衣縮食,節省每一塊銅板支援革命。據統計,中央紅軍長征前,瑞金人民一共認購革命戰爭公債和經濟建設公債78萬元,支援糧食25萬擔,捐獻銀器22萬兩,連同存在蘇維埃國家銀行瑞金支行的2600萬銀元,全部奉獻給了中國革命……

當年僅24萬人口的瑞金,一共有11.3萬人參軍參戰,5萬多人為革命捐軀,其中1.08萬人犧牲在紅軍長征途中。在瑞金,留下姓名的烈士有17166名。

葉坪的紅軍廣場,一片靜謐肅穆,眼前高聳的紅軍烈士紀念塔,狀如炮彈,瓖滿小石塊。塔的正前方地面上用煤渣鋪寫著“踏著先烈血跡前進”8個蒼勁大字。

如今,瑞金每年要迎來幾十萬游客。2017年夏天,一位福建老人在他兒子的陪同下,來到葉坪紅軍廣場參觀。听聞紀念塔中唯一完整的“烈”字,是一位大娘冒著生命危險抬回家中給保護起來,只為紀念像小兒子一樣在戰場壯烈犧牲的烈士時,老人老淚縱橫。原來,老人的父親也是犧牲在長征途中的革命烈士。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