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軍報

首戰太子山

來源︰中國軍網 發布︰2021-02-03 10:03:23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首戰太子山

1982年5月,空軍某團運-5飛機從西北某機場起飛,飛赴甘肅省臨夏回族自治州太子山地區(資料圖片)。

“飛機還能種樹?”這可是祖祖輩輩沒听說過的新鮮事!

1982年5月2日,簡陋的土機場上熱熱鬧鬧地聚著好多人,除了飛行員、地勤人員、林業局和公安部門人員外,還圍著不少群眾,有人甚至專程騎馬趕來。十幾天前剛完成改裝的兩架運-5飛機,在無數道期待、好奇、質疑目光織成的“網”中,第一次滿載樹種,昂首待發……

這里是甘肅省臨夏回族自治州的太子山——空軍某運輸搜救團一大隊飛播征程起航的地方!

當地人對太子山的由來並不陌生。相傳秦始皇統一中國後,令太子扶蘇帶領十萬精兵,鎮守西北邊關,大本營就在這一帶。

太子山歷來是森林繁茂、景色宜人之地。然而近代以來,過墾過牧、植被破壞、水土流失等問題出現。山里人靠山吃山,林子少了,生活也漸漸沒了著落。老百姓對綠色的渴望、對擺脫貧困的向往,浸透到了骨子里。

1982年春夏之交,飛行員宋佔清駕駛著運-5飛機,停在了山腳下簡陋的土機場上,一場飛播試驗悄然進行。

時間前推到這年春節剛過,空軍黨委根據黨中央指示,積極部署飛機播種造林、種草任務。

1966年招飛入伍的宋佔清是空軍第15期飛行員,至今已71歲高齡,回憶過往,他依然清晰記得在請戰書中曾自豪地寫下誓言︰“綠化祖國使命光榮,造福人民義不容辭!”

團領導像準備打仗一樣,從一份份請戰書中,專門選拔思想、技術雙過硬的官兵執行飛播任務。一場為了首戰太子山的征戰,緊鑼密鼓地展開了。

那時,飛播造林對于宋佔清和戰友們就像一張白紙。為此,他們20多次到執行過相關任務的民航部門“取經”,學習作業的流程和方法。走訪多個林業部門,軍地攜手對飛播區域、落種密度、地面驗收等環節預先設計,並將樹種過了幾遍篩子,防止混雜棉紗、石頭及土塊等雜物。

團修理廠官兵到駐地工廠拜師,學習機械制造工藝。在老師傅指導下,他們動手仿制改造飛播器,並對飛機進行改裝,將機腹下挖出容納飛播器的開口,還用碎石模擬撒種,並在地面鋪上1米見方的白布,檢驗落種精準度。

為了把種子精準撒在播區,空勤人員開展了超低空飛行訓練,模擬山體走勢,幾乎是貼著地表不停上升、下降,一次次抵近高度的邊界值挑戰極限。宋佔清談起自己作為飛播任務的第一茬人時充滿感慨︰“超低空訓練之前涉及得少,通過飛播使飛行技術整體提高了一大截。”

播區海拔3000多米,在空中,飛行員們不斷調整飛行速度、飛播器開口夾角,還要兼顧風向、風速、各類不同種子重量等因素。從遠處看,飛機每次進山,雜亂的氣流都會引起強烈顛簸,令人不禁捏著一把汗。“高海拔會導致飛機馬力減小,飛播時滿載著種子、油料,再加裝一個二三百公斤的飛播器,這樣的情況下超低空翻山越嶺危險性很高。”回憶艱難歲月,宋佔清連連感慨部隊準備充分,戰勝了許多意想不到的困難,最終形成了一整套系統性的經驗。

5月2日正式飛播這天,時任團副參謀長的薄文玉,帶領宋佔清率先駕機飛往播區。飛行員馬在春、周福定也隨後執行任務。

近了,更近了……飛機下降高度,離地60米時,飛播器緩緩打開,機腹下一條淡黃色的“彩帶”,搖曳落地。

第一條播帶寬50米,由地勤官兵和林業工作人員組成的信號隊員,有的舞動紅旗,有的用鏡子向飛機反光,標識播帶的準確位置。林業工程師在不同距離、方位上記錄計算落種量的數據。

5天後,春雪不期而至,大雪甚至能把樹枝壓斷。指揮員薄文玉面帶喜色對大家講︰“‘五月雪’下得好呀!種子經雪水一泡,很快就能發芽!”半個月後,大家圓滿完成任務返航。

翌年春天,播撒的油松種子出苗率高出預期,林區領導特意給宋佔清等人打來電話報喜。

時至今日,太子山已是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當年2萬余畝播區上,片片飛播林構建起堅固的綠色屏障,發揮著涵養水源、保持水土、防風固沙等生態效益。

首戰太子山也成為團隊榮譽牆上濃墨重彩的一筆,拉開了該大隊39年的飛播序幕。回望初心,宋佔清和一代代飛播官兵听到了綠富同興的故事,認識了當地脫貧致富的群眾,他們更為感嘆的是,“官兵的青春從此同飛播緊緊綁在了一起” 。

(劉海洋、蘇延強 整理)

責任編輯︰劉秋麗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