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軍報

馬克思珍貴手稿在中國共產黨歷史展覽館展出

來源︰求是網 發布︰2021-06-24 17:35:43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圖為馬克思《布魯塞爾筆記》第四筆記本手稿。(圖片來源︰視覺中國)圖為馬克思《布魯塞爾筆記》第四筆記本手稿。(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薛鵬報道在紅色新地標中國共產黨歷史展覽館的展廳中,陳列著一份相對完整的馬克思原始手稿,這份《布魯塞爾筆記》第四筆記本手稿,紙張雖已泛黃,但是馬克思的筆跡依然清晰,文中多處勾畫著橫線,記錄著馬克思在創作過程中的摘錄與思索。

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國共產黨歷史展覽館參觀“‘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中國共產黨歷史展覽”時,在馬克思、恩格斯塑像前停下腳步,指著玻璃展櫃里的馬克思《布魯塞爾筆記》第四筆記本手稿等文物問道︰“這些是復制件還是原件?”得知手稿都是近年來有關部門多方收集到的原件,習近平總書記感慨︰“那很珍貴。”

回望黨的百年輝煌歷史,中國共產黨因對馬克思主義信仰而成立,也因對馬克思主義信仰而發展壯大。在不同的歷史階段,一代又一代中國共產黨人,以信仰為旗,以真理為路,義無反顧、一往無前。

選擇︰“我們就會親眼看到世界上最古老的帝國的垂死掙扎,看到整個亞洲新紀元的曙光”

仔細觀察手稿可以發現,主體部分寫作于歷史唯物主義形成的1845年,是馬克思對斯托奇、平托、柴爾德等經濟學家著作的摘錄。其他部分包括1861年至1863年間,馬克思關于剩余價值的數學算式和家庭賬目筆記。

19世紀中葉,正是中華民族被西方列強的堅船利炮轟開國門,陷入內憂外患悲慘境地的時刻。

馬克思、恩格斯高度肯定了中華文明對人類文明進步的貢獻,科學預見了“中國社會主義”的出現,並將未來的中國命名為“中華共和國”。恩格斯判斷,“過不了多少年,我們就會親眼看到世界上最古老的帝國的垂死掙扎,看到整個亞洲新紀元的曙光”。

馬克思自己可能也沒有想到,他的思想一經傳入這個東方大國,就產生了前所未有的偉力。

6月3日,全新的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紀念館正式開館。當天的開館儀式上,“偉大的開端——中國共產黨創建歷史陳列”展出了612件文物展品,其中,72個版本的《共產黨宣言》集中亮相,引發關注。

長約18厘米,寬約12厘米,封面上印著一位絡腮胡子的人物的半身水紅色坐像,坐像上端赫然印著五個大字︰共黨產宣言。這本印錯書名的小冊子,就是1920年陳望道翻譯的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共產黨宣言》初印版本。書的封面上還寫著,“社會主義研究小叢書第一種”,“馬格思、安格爾斯合著,陳望道譯”,“安格爾斯”即恩格斯。

初版《共產黨宣言》僅印刷千余本,很快銷售一空,同年9月再印1000冊,封面書名更正為《共產黨宣言》,馬克思肖像的底色也從水紅色改成了藍色。到1926年5月止,共印行了17版之多。這本小冊子如閃電,如路標,如燭光,為在黑暗中探索的革命先驅帶來了溫暖與希望、勇氣和力量。

堅定︰“一旦接受了馬克思主義是對歷史的正確解釋以後,我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就沒有動搖過”

《共產黨宣言》翻譯出版後,翻譯出版馬列經典著作的閘門被打開,中國共產黨人對于馬克思主義的信仰愈發堅定,步履更加鏗鏘。

1920年9月,李漢俊翻譯社會主義研究小叢書第2種《馬格斯資本論入門》。1921年9月1日中共中央局在上海創辦了黨成立以來的最早出版機構——人民出版社。隨後不到一年,人民出版社印行“馬克思全書”2種、“列寧全書”5種、“康民尼斯特叢書”5種。1930年3月,在白色恐怖籠罩、反動勢力猖獗的黑暗年代里,上海昆侖書店出版了陳啟修譯的《資本論》第一卷第一分冊,這是我國最早出版的中文譯本。

從此之後,從翻譯片段到全文,從秘密出版到公開發行,從偽裝本、手抄本到紀念版、珍藏版,《共產黨宣言》《資本論》等馬克思主義著作的不同中譯本開始廣為流傳。不僅影響了孫中山、毛澤東、鄧小平等歷史偉人,更是指引中國共產黨人開闢了一條前所未有的通向民族復興的正確之路。

1936年,毛澤東在延安接受美國記者埃德加•斯諾的采訪中,回憶自己如何建立起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時提到,“有三本書特別深地銘刻在我的心中,建立起我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我一旦接受了馬克思主義是對歷史的正確解釋以後,我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就沒有動搖過。”

三本書其中之一就是《共產黨宣言》。1939年底,毛澤東又對身邊同志說︰“《共產黨宣言》,我看了不下一百遍,遇到問題,我就翻閱《共產黨宣言》,有時只閱讀一兩段,有時全篇都讀,每閱讀一次,我都有新的啟發。”

在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教授劉毅強看來,《共產黨宣言》在中國的廣泛傳播,反映了理論與信仰的深刻聯系,給中國共產黨人提供了強大的精神動力,“確定信仰需要正確的理論,正確的理論又鞏固確定的信仰,最後理論在與中國實際情況結合的過程中成為堅定的信仰。”

奮進︰“馬克思主義為中國革命、建設、改革提供了強大思想武器”

1975年,山東省廣饒縣文物部門到劉集村征集革命文物,84歲高齡的劉世厚老人將一本用棉線縫好,保存了40多年的小冊子獻了出來。這本小冊子就是穿越了半個多世紀,經歷了革命戰爭年代的初版《共產黨宣言》。

1921年7月中共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結束後,王盡美、鄧恩銘從上海回到濟南。為進一步宣傳馬克思主義,他們成立了“馬克思學說研究會”。作為研究會成員之一的張葆臣有幸得到一本《共產黨宣言》,他與研究會的成員常在一起學習。後來這本書輾轉到了來自魯北廣饒縣劉集村的女共產黨員劉雨輝手中,隨後又到了劉世厚老人手中。

跨越百年,如今這本初版《共產黨宣言》封面早已褪色,但上面的馬克思形象卻依舊清晰可見。“當今的實踐充分證明,中國共產黨是《共產黨宣言》精神的忠實傳人,馬克思主義也是指引中國成功走上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道路的強大思想武器。”廣西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許素菊說。

回望百年黨史,以《共產黨宣言》為代表的馬克思主義,“以天才的透徹而鮮明的語言描述了新的世界觀”,在中國矗立起一座精神豐碑。在其指引下,一代代中國共產黨人高舉旗幟、接續奮斗,走出了一條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光輝道路。

在《共產黨宣言》發表170周年之際,2018年4月2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共產黨宣言》及其時代意義舉行集體學習,展現了我們黨堅守初心使命的意志決心。

習近平總書記在主持集體學習時強調,“到2048年《共產黨宣言》發表200周年之時,正是我們全面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之際。屆時,中國共產黨人和中國人民將以自己的壯舉進一步證明馬克思主義的科學性、真理性、預見性,讓我們以實際行動迎接這個偉大時刻的到來吧!”

責任編輯︰于雅倩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