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軍報

上海七兄妹在最艱難的日子先後奔赴抗戰一線,紅色基因在這座城市根脈里流淌

來源︰文匯報官方賬號 作者︰何易 周辰 發布︰2021-06-29 18:05:06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左圖︰鄭家長子鄭大方。前排左起︰鄭國芳(排行四)、鄭仲芳(排行二),後排左起︰鄭國英(排行六)、鄭慈(排行三)、鄭仲英(排行五)、鄭雪英(排行七)

2020年9月3日是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5周年。上海,凝結著中國共產黨的光榮歷史和優良傳統,承載著催人奮進的紅色基因。

記者走訪了這場戰爭的親歷者,上海籍的新四軍老戰士,93歲的鄭國芳老人。他的一生波瀾壯闊,親眼目睹淞滬會戰,跟隨兄長的步伐毅然加入新四軍,直到上海解放才回到家鄉……不僅如此,鄭國芳在內的七兄妹全部參軍投入到抗戰一線,通過上海鄭家的抗戰記憶,在中共黨組織領導下上海市民踴躍抗擊日本侵略的這段歷史,正向人們徐徐展開。

“向你們的大哥學習”上海7兄妹先後走上抗戰之路

“八一三”淞滬會戰打響時,鄭國芳尚且不滿10歲。兒時的記憶如今漸漸消弭,但他清楚地記得跟著大哥鄭大方和二哥鄭仲芳上街參加地下黨活動的情景,從前線源源不斷運回的傷兵,還有自發捐藥捐食物的市民。

當時鄭家住在虹口,窗外即是日本司令部。全家親眼目睹日軍在街頭抓捕抗日志士,日本浪人欺辱毆打中國平民,母親曾英總是攥緊拳頭說︰“東洋赤佬太可惡了,中國人應該反抗!”

其實,大兒子和二兒子已暗中將母親的想法付諸實踐,兄弟倆積極加入中共上海地下黨領導的“學生界抗敵協會”,印刷進步報刊,舉辦進步書籍讀書會,組織義賣救濟難民。他們還將自己的家作為“學協”的秘密聯絡點,據鄭國芳回憶,每當大哥二哥帶著人到家里開會時,母親曾英總是佯裝做家務,實則在家門口為孩子們“站崗放哨”。

1939年2月,年僅18歲的鄭大方參加中共地下黨組織的上海各界代表赴第三戰區慰問團,以國際紅十字會上海紅十字分會的名義奔赴內地,在皖南根據地他如願以償加入新四軍。慰問團返滬前夕,鄭大方將母親特地為他準備的呢大衣交給時任中共地下黨文委委員王元化,請他將這件呢大衣帶回上海交給大弟鄭仲芳,並引導他投身抗日救亡運動。鄭大方知道,這件跟隨他輾轉沖破日偽關卡的大衣,大弟只要看到就會明白哥哥的意思。

鄭仲芳果然不負大哥期望,跟隨王元化加入上海文藝同志社,並于1937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41年,13歲的鄭國芳也在母親的鼓勵與支持之下,和姐姐鄭慈等人一起離開上海,投奔新四軍。此後,鄭家最小的三個女兒也相繼于1945年和1949年參軍。母親曾英先後將7個子女全部送上從軍革命之路,每一次她都會說︰“向你們的大哥學習!”

這位英雄母親直到1949年上海解放前夕才知道,大兒子鄭大方已于1944年3月29日犧牲在日軍冷槍之下。

孤島中的明燈,隱匿弄堂深處的“特殊橋梁”

曾經,中國共產黨多少秘密機構隱藏在民居中,多年以後,人們方才得知。在上海成為“孤島”的這一時期,無數上海市民和鄭家一樣,希望為抗擊日本侵略者做出貢獻。 1937年和1941年,中國共產黨先後在上海設立“八路軍駐滬辦事處”和“新四軍駐滬辦事處”,獲取敵人情報,為根據地采辦物資,營救和護送黨員和愛國人士……“八辦”與“四辦”搭建起了申城與抗日根據地之間的“特殊的橋梁”,既承載了上海市民拳拳報國之心,也是敵後根據地的隱蔽生命線。

1937年3月,福煦路新式里弄多福里21號(今延安中路504弄多福里)搬進一對夫妻,來者看上去與其他住戶並無二致,實則肩負重大使命——男主人李克農要在上海秘密設立工農紅軍辦事處。

國共第二次合作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後,紅軍駐滬辦事處改為公開的八路軍辦事處。在李克農、潘漢年兩位情報老手先後負責之下,“八辦”在收集情報方面做了很多工作。秘密電台設在法租界貝勒路(今黃陂南路)148號,報務員李白即電影《永不消逝的電波》主人公李俠的原型。

據譯電員朱志良回憶,八路軍駐滬辦曾向中共中央提供了日寇發動侵華戰爭後先後派到中國的兵力及其番號、長官姓名、武器裝備、戰斗力強弱、登陸地點和時間以及軍隊的部署;美、英、法等帝國主義對抗日戰爭所持態度等諸多情報。直至1939年局勢吃緊,日軍緊逼之下,明面上的八路軍辦事處被撤銷,人員全部轉入地下。

今天,清幽的嘉善路上,綠樹成蔭,140弄11-15號的門牌上方,雅致的石庫門門樓里嵌著“興順東里”的字樣。誰也不知,門里這條寧靜的弄堂,曾多少人步履匆匆,將一批批人才送往新四軍根據地。這里曾是新四軍駐滬辦事處, 如今依然是普通民居。除門外掛著一塊文物牌述說著昔日的歷史外,與其他人家一般無二。

“1941年春至第二年秋,交通員陸續安全護送近1700人前往根據地,發展壯大新四軍和根據地建設。”每次鄭國芳來到此處,似乎都會想起當時在這里制定的一條條轉移線路,和引導上海熱血青年奔赴抗日一線的一個個“引路人”。

鄭國芳

而鄭國芳也正是這一年抵達蘇南抗日根據地的。由于時間久遠,他只能依稀記得自己從十六鋪碼頭乘船到了青龍港,再由青龍港乘車到蘇南抗日根據地參加新四軍。反復回憶之下,他告訴記者,當時有中共地下交通員一路護送,“是地下黨王元化和楊帆帶我們參加革命的。”

鄭國芳對上海的中共地下黨很熟悉,因為二哥鄭仲芳正是其中一員。在鄭仲芳成為黨員後,鄭家從“學協”秘密據點變為中共地下黨活動的秘密聯絡點。為掩護自己中共地下黨員的身份,鄭仲芳在舅舅開設的藥廠做學徒。據鄭國芳回憶,雖然二哥的身份是家里心照不宣的秘密,但平時鄭仲芳十分嚴格遵守紀律,“從來不對弟弟妹妹說工作上的事情”。

1941年初,鄭仲芳秘密組織工人奔赴抗日根據地參加新四軍,舅舅察覺後責怪他,告狀告到曾英這里,不料曾英卻說︰“孩子做的事是正當的,國難當頭,就需要這樣的年輕人保衛國家,即使為此失去了生命也用不著你負責。要抗日就要參加新四軍,這才是年輕人唯一的出路。”

新四軍駐滬辦動員、護送人員到根據地的工作一直持續至1941年12月,太平洋戰爭爆發,日軍佔領租界,上海地下黨執行中共中央隱蔽精干、積蓄力量、等待時機的方針,工作人員撤退至根據地,同月辦事處被撤銷。一些同志成為蘇中區黨委秘密工作部留守人員,利用原來的基礎繼續堅持戰斗。

艱難的歲月里,新四軍駐滬辦事處在黨組織的領導下,經上海進步團體和各界愛國人士密切配合,不斷為根據地“雪中送炭”,對抗戰贏得最後勝利起到了積極的作用。

記者手記︰上海根脈里流淌著紅色基因

2020年是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和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5周年。在這場歷經十四年之久的抗日戰爭中,中國各族人民同仇敵愾、共赴國難,經過艱苦卓絕的浴血奮戰,以巨大的犧牲,打敗了日本法西斯侵略者,取得了輝煌的勝利。兩個小時的講述,一直講到晚霞遍地。鄭國芳時而陷入回憶,時而娓娓道來,盡管听力有所減退,但是他的記憶力仍然非常好,近80年的時間跨度里,他能準確無誤地說出各種時間地點人物。給記者描繪出了在那烽火歲月中,上海一戶普通家庭,7兄妹在母親的支持下,在無數地下黨員用生命的掩護下,走上抗日一線,為國家,為民族拋頭顱、灑熱血的輝煌畫卷。在新的歷史時期,從塵封的歷史往事中,尋找上海根脈里流淌的紅色基因,匯聚起強大的城市精神力量,對每個人來說都意義非凡。

結束采訪,精神仍然很好的鄭國芳,不要人攙扶,也能慢慢獨自走回家吃飯。他像大多數有過軍旅生活的老兵一樣,常年穿著綠色軍褲,肩背迷彩挎包,身影消失在居所樓下的小花園盡頭,走向樓道口那束暖黃色的沉靜的光。

作者︰何易 周辰

圖片︰受訪者提供

 

責任編輯︰孫智英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