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黎平(年齡100歲,黨齡78年)

←→左右滑動查看圖集↑↓下滑觀看視頻

季黎平和中國軍網記者講述自己的故事。中國軍網記者 倪鵬 攝

←→左右滑動查看圖集↑↓下滑觀看視頻

季黎平接受中國軍網記者的采訪。中國軍網記者 倪鵬 攝

←→左右滑動查看圖集↑↓下滑觀看視頻

季黎平講述少年時期的艱辛與困惑。中國軍網記者 倪鵬 攝

←→左右滑動查看圖集↑↓下滑觀看視頻

1943年,季黎平還略顯青澀,在顧高鎮小學、泰州張甸區沙梓橋中心小學教書。(受訪者家屬供圖)

←→左右滑動查看圖集↑↓下滑觀看視頻

季黎平講述抗戰故事。中國軍網記者 倪鵬 攝

←→左右滑動查看圖集↑↓下滑觀看視頻

季黎平年輕時的全家福。(受訪者家屬供圖)

←→左右滑動查看圖集↑↓下滑觀看視頻

季黎平的兒子張曉東談家風家教。中國軍網記者 倪鵬 攝

←→左右滑動查看圖集↑↓下滑觀看視頻

季黎平向記者敬禮,她說年輕人要學習黨史,要知道黨是如何為群眾創造了幸福生活。中國軍網記者 倪鵬 攝

百歲老兵寄語百年大黨|季黎平︰享福?沒出息的!

來源︰中國軍網 責任編輯︰孫智英 作者︰王憶錦 倪鵬 伍行健 2021-06-28 16:14

季黎平(年齡100歲,黨齡78年)

寄語︰讓一代一代的人過上幸福生活。

“年輕人是不是因為工作太忙了,學習受影響啊?再忙也要把學習當成最主要的任務,才有更遠大的志向去工作。現在家庭培養孩子,還要看他們的思想能不能先進,勞動能不能吃苦,對國家能不能盡力。享福?沒出息的,我們這些人沒有享過福,我現在也沒有享福的念頭。”談起對年輕一輩的期望,季黎平總是這樣說。

“你們辛苦啊!”100歲高齡的季黎平走到家門口,熱情地與記者一一握手,這雙手格外溫暖,相握之時很有力道。

若不是有一組卡其色的沙發,季黎平的家更像辦公場所,隨處可見成沓的報紙和雜志。“你們這些年輕人趕上了好時代啊!”季黎平眼里閃爍著慈愛,像和自己的後代聊家常一樣,講起了自己的故事。

(一)

“人窮不失志。”

“三天不吃飯,挺著膽子過橋。”

百歲人生的精彩激蕩,完全是季黎平一次次抉擇、拼搏的結果。

季黎平回憶,6歲時與弟弟一同讀私塾,老師極為嚴格,背不出書就要挨打,季黎平雖然從未挨打,但是她對這種教學方式有些抵觸,于是她跑到鎮上的小學去讀書。在鎮上讀完初小後,父母看季黎平求學心切,將念高小的錢給了她,讓她帶弟弟一同進城讀書,只是這一份錢要供姐弟兩個人用。他們兩人中午吃一碗飯,晚上開水泡剩飯接著吃,饒是如此,沒有學費的季黎平仍在五年級時失學。

躺在堅硬的小床上輾轉反側,季黎平不甘心,她苦苦哀求學校允許自己把六年級讀完,校方最終同意試讀一個月合格就留校。就這樣讀完小學,並通過了全縣會考。小學畢業後,因家里生活困難,再也拿不出學費了。“我們鎮上有錢人家的青年,在外讀書的不少,我很羨慕他們。”季黎平眼里閃著淚花,求而不得的她,仿佛失學的痛苦就在昨天。

哪里有無憂無慮的童年!抹干眼淚,季黎平想,我苦,媽媽也苦,我不幫媽媽誰幫媽媽呢?年幼的她學燒飯、洗衣服,在河邊洗妹妹的尿布時失足落水差點喪命;做全家7口人的鞋子,為妹妹學做連衫裙,做夏天的涼鞋,把大哥穿破的襪子改小再穿;徒步十幾里路摘桑葉養蠶,去河邊挑水……凡是能干的活兒都干。

季黎平在回憶錄中寫道︰“然而就沒有出路嗎?仰望星空,看看北斗星,我想,大海里的魚可以躍,天空里的鳥兒可以高飛,難道我就沒有出路了?”

動蕩的時局下,辛勤勞動也無法擁有安定幸福的生活。季黎平所在的蔣華鎮形勢復雜,在日本鬼子和偽軍輪番騷擾下,老百姓的生活暗無天日。“我們青年人在這種壞境下,前途不堪設想。我和二哥、三弟、二妹深思再三,只有一條道路——參加新四軍!”

(二)

1940年,新四軍打了黃橋戰役,在蘇中廣闊的平原開闢根據地、成立抗日民主政府、開辦學校,這也給了季黎平參加革命的機遇,季黎平的母親也全力支持她去參軍。

季黎平帶著弟弟去新四軍開辦的學校讀書,一有時間就學習。學歷不高的她憑借刻苦讀書積累的知識做了小學教員。身為地下黨的舍友的出現影響了季黎平的生活軌跡。季黎平白天教書,晚上沒課時便與這個舍友一起出門,躲避日本鬼子去做群眾工作,挨家挨戶地了解情況。她們的行動範圍輻射四周,紅色思想越傳越遠,季黎平在這條紅色的道路上也越走越遠。這一走,就是78年。

1943年,季黎平加入中國共產黨,後調蘇中軍區三分區政治部組織科工作。回家探親的季黎平傻了眼,“我媽媽用蘆葦桿搭了一間房子,風吹雨打房子隨時會塌,小妹除了在家幫媽媽干活外,還要四處幫人干活才能生活下去,妹妹那時出門連一雙好鞋子都沒有。我下決心接小妹出來參加革命工作,由此我們兄妹五人都出來參加革命工作了。”

在革命征程中,許多生死關頭,讓季黎平終生難忘。

解放戰爭時期,季黎平曾任新四軍一師通訊科黨支部書記。“當年通訊科的戰士們非常辛苦,電台、電話都是笨重的器材,每次大部隊行動,就得拆電線,用肩扛著行軍。走的是羊腸小道、河道溝渠,一到宿營地,就得立即架線,且架線需逢河過河,逢溝過溝。我要保證司令部和各部門能通話,否則會耽誤軍令暢通。”

(三)

季黎平是幸運的,她看到了新中國的成立。時至今日,一旦國歌響起,老人坦言依舊心潮澎湃。

季黎平說︰“離休後回顧我的工作經歷,我感到,對黨的事業我是忠誠的。黨交給我的工作是盡心盡責去完成的,無愧于心。”

“百萬家財,不如培養一個人才。”季黎平非常重視對子女的教育。談起後代,季黎平非常驕傲。“我們家子女們的小家庭,生活算是幸福,每家都有黨員。”對子女的培養,除了言傳,更多是身教。

對兒子張曉東來說,父母在精神生活上十分富足,在物質生活上卻是“月光族”。他道出了真相。

“我爸媽對自己很節儉,寧可苦自己也要幫助別人。我媽媽那時候月工資100多塊錢,爸爸200塊錢,這在當時算比較高的,但是我家的錢卻不夠用。每個月發工資後,他們都要拿錢去幫助周圍有困難的親友,我們家的錢都不夠花,父母過日子就像‘月光族’。家里的衣服都是老大穿完老二穿,傳到最後一個孩子。”

記者問,老人家這樣幫助別人,子女們會不會有意見?張曉東說︰“不會的,我們思想覺悟深受父母影響。我在上山下鄉時被分到上海的工廠工作,崗位很好,但我不去工廠,堅決要去黑龍江,覺得那里苦也是前線,也很光榮,後來去了北大荒把什麼苦都吃了……”

“我們現在年紀大了,你們年輕人還有很多工作可以做,要把國家建設好,把子女培養好……”采訪最後,季黎平握著記者的手反復叮嚀。

 

【人物簡介】季黎平,1921年8月出生,江蘇人。1942參軍,1943加入中國共產黨,歷任新四軍一師通訊科指導員、華東野戰軍11縱隊31旅機關指導員等職。1956年轉業,歷任上海水產學院加工系黨總支書記、上海水產學院組織處副處長、上海機械學院黨委組織部長。1984年離休,現居上海。

 

文字︰王憶錦

攝影︰倪鵬

攝像︰伍行健

視頻制作︰倪鵬

出品︰中國軍網、上海市新四軍歷史研究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