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國芳(年齡93歲,黨齡77年)

←→左右滑動查看圖集↑↓下滑觀看視頻

左圖︰鄭家長子鄭大方。前排左起︰鄭國芳(排行四)、鄭仲芳(排行二),後排左起︰鄭國英(排行六)、鄭慈(排行三)、鄭仲英(排行五)、鄭雪英(排行七)。(受訪者供圖)

←→左右滑動查看圖集↑↓下滑觀看視頻

鄭國芳談起自己的兄弟姐妹,他們兄妹七人全部參加了抗戰。中國軍網記者 伍行健 攝

←→左右滑動查看圖集↑↓下滑觀看視頻

鄭國芳接受采訪。中國軍網記者 伍行健 攝

←→左右滑動查看圖集↑↓下滑觀看視頻

鄭國芳講述參加新四軍的情形。中國軍網記者 伍行健 攝

百歲老兵寄語百年大黨|鄭國芳︰兄妹七人全部參加抗戰

來源︰中國軍網 責任編輯︰孫智英 作者︰賀書引 倪鵬 伍行健 2021-10-20 10:56

鄭國芳(年齡93歲,黨齡77年)

寄語︰希望一代一代把紅色基因傳承下去

 

采訪當天,鄭國芳穿著掛滿軍功章的軍裝,他的身影逐漸從林蔭小道映入記者的眼簾。93歲高齡的鄭國芳精神很好,肩上的挎包里裝著老照片和畫冊,堅持不要人攙扶,自己從家中來到采訪地。

出生在上海的鄭國芳先和記者講起小時候的記憶。那時從他家的窗口向外看去,不遠處就是日軍憲兵司令部,日軍車輛經常在大街上鳴著警報橫沖直撞,日本軍人更是橫行霸道,隨意呵斥毆打中國百姓。每當看到這些,母親曾英總是憤怒地攥緊拳頭對孩子們說︰“日本鬼子太可惡了,要把他們趕出中國的土地。”

母親的心願,鄭國芳的哥哥們早已在暗中付諸了實踐。上海淪陷為“孤島”的日子,鄭大方和鄭仲芳兄弟倆,加入中共上海地下黨領導的上海學生界救亡協會,將自己的家作為秘密聯絡點,召開會議,編寫傳單,接送情報。鄭國芳回憶說,母親知道後很是欣慰,每當上海學生界救亡協會成員在家開會時,母親就在屋外裝著撿菜或晾曬衣被,為他們放哨。

抗戰時期,中國共產黨多個秘密機構隱藏在民宅之中,為前線提供情報、為根據地采買物資、引導熱血青年奔赴抗日一線……在上海這座“孤島”與抗日根據地之間的特殊橋梁上,既承載了上海市民的報國之心,也成為敵後根據地的隱蔽供給線。

1941年初,中共地下黨交通員護送15歲的姐姐鄭慈和13歲的鄭國芳到蘇南抗日根據地參加新四軍。進入部隊後,鄭國芳被時任1師3旅旅長兼蘇中軍區第4軍分區司令陶勇看中,成為陶勇麾下的一名警衛員。

彼時,日偽軍不斷“清鄉、掃蕩、鐵壁合圍”,妄圖用“三光”政策消滅抗日隊伍。陶勇的部隊在啟東、海門一帶堅持抗戰,鄭國芳跟隨陶勇,從前線到敵後,發揮著自己的光和熱。

鄭國芳曾在江蘇省如東縣的大據點豐利鎮稅務所當過臥底,人小機靈的他與偽稅務所人員混得很熟,以稅務所收稅員身份作掩護,觀察據點里日偽軍人數、武器配置、人員動向等,並設法將情報傳給交通站,送到陶勇手里。

後來,他回到部隊,當了通訊員。有一次,在新四軍將敵人包圍後,陶勇命令部隊沖鋒,這時沖鋒號卻沒有響起。原來兩個走過長征的號兵,因常年患有肺氣腫,激烈地奔跑過後無法發聲吹響沖鋒號。鄭國芳見狀後冒著猛烈的炮火,躬身跑到號兵位置,翻滾到敵人附近的溝邊取到水,讓號兵喝水後順了順氣,緊接著“嘟嘟嘟……”沖鋒號便驟然響起,新四軍戰士“沖啊,殺啊”的呼聲響徹雲霄,敵人很快潰不成軍。

1944年,鄭國芳調到新四軍軍部胡立教處的調查研究室當情報員。20世紀50年代,他又隨部隊在福建前線從事情報工作,完成各項提供軍事情報的任務。在情報部門,鄭國芳一干就是幾十年,直到離休。談及情報工作,鄭國芳說,在這個地方,我們就是做無名英雄,不計名不為利,不能登報,有成績不能講,最多是受到上級首長表揚。這麼多年下來,人家問我們工作有什麼成績,我說我們不計較這個,現在回過頭來看,在這個單位埋頭苦干,兢兢業業,對一個人的修養和塑造有著非常重要的影響。

“我的成長受到黨的教育、人民的教育和母親的教育。現在慶祝黨的百年華誕,真是有說不完的感慨和話語!說不完!說不完!”鄭國芳一連感嘆了三遍,“希望一代一代把紅色基因傳承下去。上海市新四軍歷史研究會的任何宣講活動,我是一定要參加的,希望借著這個機會和年輕人多交流。”

 

【人物簡介】鄭國芳,1928年出生于上海,1941年參加新四軍,1944年入黨,作為隱蔽戰線上的無名英雄,多年從事情報工作,不計名利,不計得失。1989年9月離休,現居上海。

 

文字︰賀書引

攝影︰伍行健

攝像︰楊佔偉、楊陽

視頻制作︰倪鵬

出品單位︰中國軍網、上海市新四軍歷史研究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