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做好士官人才隊伍建設?來看這個基地考評新機制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秦春利 訾大成 張少波責任編輯︰宋麗麗
2020-08-21 07:24

從“中間隊伍”到“中堅力量”

——某信息通信基地加強打仗型士官人才隊伍建設新聞調查

■秦春利 訾大成 解放軍報特約通訊員 張少波

某信息通信基地一次演習的“中軍帳”里,士官參謀參與作戰籌劃。耿海洋攝

用戰斗力這把硬尺子比高低、量長短,把真正的“刀尖子”選出來、留下來

軍禮伴隨著掌聲,軍徽映照著淚水。

從旅長手中接過燙金的“命令狀”,看著肩上嶄新的“三道拐”,胥普激動地說︰“我一定不負組織期望,好好干!”

當兵16年,1次獲全軍士官優秀人才獎二等獎、4次榮立三等功,多次在上級比武競賽中摘金奪銀……去年12月,某信息通信基地四級軍士長胥普怎麼也沒想到,自以為耀眼的軍旅生涯,差點在選晉高級士官時被畫上句號。

專業技術沒得說,高級士官編制崗位也有空缺,留隊本應是順理成章的事,為何幾經周折?

原來,按照現行政策規定,選晉高級士官從事本專業工作時間,原則上不少于8年。而胥普作為全能型技術骨干,這些年來就像是“救火隊長”,哪個崗位需要他就到哪里去。

從胥普個人經歷上來說,從事現專業雖然已滿8年,但由于檔案專業沒能及時隨崗變動,導致一開始就沒被列入高級士官預選對象。

“這樣的‘寶貝疙瘩’,真要離開了,可是部隊的損失!”該旅人力資源科干事把問題反映到了旅黨委會上。一班人討論後一致決定︰像胥普這樣的“刀尖子”,必須想盡辦法保留。

通信機房值班記錄、歷屆連隊主官證明、專業比武獲獎證書……經過多方考察證明,胥普從事現專業時間確實已滿8年,符合高級士官選取條件。很快,他被推薦到上級,列入高級士官預選名單。

類似胥普這樣的情況不是個例。筆者在采訪中了解到,該基地作為一支新型作戰力量,還有部分士官由于部隊調整組建等原因調整專業崗位,進而不符合選晉高級士官從事本專業時間的要求。

針對這類情況,他們對照上級政策規定,近10名因為部隊整編、裝備換型等原因調整專業崗位的專業技術骨干,沒再因為從事本專業工作時間限制被“卡”,順利選取為高級士官。

“士官選取保留是士官隊伍的準入關口,必須堅持用戰斗力這把尺子比高低、量長短,把真正的‘刀尖子’選出來、留下來。”該基地人力資源處相關負責人說,他們研究出台《高級士官選取考評工作實施辦法》,成立了高級士官選取考評專家評議委員會,推開“考核+評審”的士官選取保留辦法,真正讓選上的硬氣、落選的服氣。

采訪中,一個在該基地引起震動的故事被反復提起︰去年,該基地有8名高級士官符合晉升條件,卻在考核時被“刷”掉了一半。

曾經,高級士官“一選定終身”。該基地調整組建以後,高級士官編制大幅增加,指標多、對象少,只要符合標準條件的選取對象基本均能如願。

選取的高級士官一旦佔了編制,後續人才便沒有了“坑”,甚至會出現“二流選手佔了‘坑’,頂尖選手留不下”的情況。某旅汽車修理專業高級士官崗位編制只有2個,目前已有1名高級士官,一旦滿編,更優秀的後來者只能“望編興嘆”。

“保留人才就是保戰斗力。”他們針對部隊新組建後士官隊伍結構不合理等問題未雨綢繆,結合各專業人才緊缺情況,按照連隊內部調整、營自主優化、旅調配分流、基地宏觀調控等思路進行調余補缺、調整優化,確保士官隊伍的穩定性。

“以前只听說有干部選調政策,沒想到自己一個兵也能親身經歷。”該基地某旅二營光端專業技術骨干、中士聶米濤今年9月面臨選取中級士官,而他所在營由于超編,選取壓力較大。為了保留人才苗子,該旅提前籌劃,把他調整到新組建的機動通信營。現在,聶米濤已經成為全營光端專業的“大師傅”。

無獨有偶。三營四級軍士長鄒春海一直從事圖像專業,部隊調整後該營這一專業被取消,他被調整到圖像專業骨干力量薄弱的四營,並順利晉升高級士官。

“過去,常是‘自家的兵自家用’,人才得不到充分流動。”該基地領導說,近年來,隨著士官選調交流制度的日益完善,專業技術士官“人才池”的蓄水深度和流動性極大提升。

從自然生長到精準規劃,打造士官培養的“閉合回路”

楊馮竟然沒能留下來,太不可思議了!

3年前,多次在比武中摘金奪銀、大家公認的“技術大拿”楊馮選取高級士官被淘汰的消息一傳開,就在某旅炸開了鍋。

原來,楊馮在中晉高培訓填報送學專業時,由于個人沒有充分了解政策要求,隨意填報了一個其它專業參加培訓。結果,高級士官選取時,他因為“培訓專業與從事專業不一致”而無緣高級士官。盡管楊馮心中萬般不舍,還是不得不含淚告別軍營。

“這樣的人才‘不想放’,卻又‘留不下’!”該旅領導說,當年憾別軍營的何止楊馮一個,像四級軍士長黃勇因學歷問題、四級軍士長蘇秋成因職業技能鑒定等級的“硬杠杠”等,都被“擋在了門外”。

筆者了解到,這些士官骨干大都在部隊關鍵崗位上,長期因為“離不開”而被“綁架”在崗位上。學習、進修、培訓等都與他們無緣,結果造成發展缺後勁、轉改缺經歷,給部隊建設和個人成長造成遺憾。

“現在‘楊馮’們不會再有這種遺憾了!”為了不讓“千里馬”歇步,該基地建立了士官人才數據庫,定期對照選取條件中的送學培訓、技能鑒定、學歷升級等情況進行梳理,為每一個士官專業崗位制訂成長路線圖,確保打仗型人才走得更高、更遠。

“各個專業都有清晰的成長路線,各個崗位都有具體的發展規劃。”他們按照“關口前置、優選苗子、精準培養”的思路,探索建立高級士官後備人才庫,跟蹤抓好優秀士官的先期培養。

前段時間,該旅四級軍士長嚴林城剛剛作為專業技術骨干“入庫”,就接到了送學培訓通知書。原來,嚴林城雖然前幾年參加過培訓,但與現在所從事的專業不一致,不符合高級士官選取條件。為此,該旅人力資源科提前籌劃,為他和另一名類似情況的士官申請到了院校培訓名額。

“從自然生長到精準規劃,打造士官培養的‘閉合回路’。”這樣清晰的成長規劃,不僅讓嚴林城和戰友們堅定了長期服役的決心,更給該基地士官隊伍建設帶來深層次變化。

前不久,空軍某場站通信機房在開設某新型程控設備時陷入困境︰配置完數據參數後,卻無法與其他設備聯通。

情急之下,該場站向駐地的某信息通信基地“求援”,同時還邀請來了設備廠家的工作人員。

作為技術骨干,該基地某旅上士金成臨危受命。

“可能是信令點碼有問題!”這個類似信道通行證的存在,雖然重要但往往最容易被人忽略——經過反復調試後,問題終于被金成解決。

現場響起一陣掌聲,廠家的工作人員對金成豎起了大拇指,“沒想到一個士官的技術竟如此精通!”

看似意料之外,實則在情理之中。去年7月,該旅組織程控專業技術骨干到某通信裝備廠家培訓學習,金成就是7名士官中的一位。

“以前只知道怎麼做,現在知道為什麼要那樣做,業務處理起來就得心應手多了。”培訓期間,金成不僅跟著廠家專家學習了數據配置及故障處理的實操技巧,還搞懂了相關的理論知識。

為鍛造能戰勝戰的高素質士官人才方陣,該基地采取嵌入式、跟崗式、自主式培養模式,與多家院校、軍地科研院所和設備廠家建立聯合育才機制,簽訂人才培養協議。通過選送入學、進廠培訓等方式,他們分層次、分批次組織士官業務培訓,實現了士官職業技能質的躍升。

據悉,該基地超過三分之一的專業技術士官參加過軍地院校培訓,全部考取了職業技能鑒定等級證書,各類“工匠型”專業技能士官、“專家型”專業技術士官、“復合型”指揮管理士官正在加速生長。

“卒子”過河能頂“車”,士官用好能頂大用

全旅的訓練“老大難”,竟然被陳建新這個“新兵蛋子”給解決了!

陳建新是誰?

筆者來到該基地某旅網絡訓練室,陳建新正盯著電腦十指飛“鍵”,對全旅的網上訓練考核平台進行優化升級。

為何肩扛“雙槍”卻被稱為“新兵蛋子”?原來,陳建新是2018年底入伍的計算機網絡專業定向培養士官,截至現在入伍還不滿2年。

“別看他兵齡短,本事可不小!”該基地網絡運維科科長李文軍說,全旅分散部署在百余個點位上,通過陳建新搭建的網上訓練考核平台,能夠整合單位訓練資源,實現網絡化“學、訓、考、管”一體化練兵模式。

陳建新的“能耐”遠不止這些。去年年底,陳建新和旅里的2名專業技術干部“組團”參加基地比武,獲得了金牌。現在,陳建新在部隊越干越有勁,越干越有信心。

“能夠從事自己擅長和喜歡的專業,是一種莫大的幸福!”陳建新之所以能夠找到自己的用武之地,得益于該基地出台的《定向培養士官雙向選擇和量化排名分配辦法》。

據了解,該基地遵循“需求牽引、招用一致、人崗相宜、公平公正”原則,積極探索推行雙向選擇和量化排名選擇相結合的方式,最大限度實現精準分配,有效提高了人才與崗位的匹配程度,為優秀士官脫穎而出、成長成才創造了有利條件。

“士官是部隊建設的骨干力量,必須堅持搭台子、架梯子、給位子,培養使用雙管齊下,讓他們在戰斗力建設關鍵崗位經受歷練、精武強能。”該基地領導說,面對職能任務深刻變化、士官編制員額大幅增多的實際,他們傾力打造士官參謀、士官分隊長等群體,確保人崗相適、人盡其才、才盡其用。

6月中旬,該基地某旅組織半年工作考核。雖然上半年疫情防控嚴峻,但該旅的整體訓練成績卻沒受到影響。

這一成績要歸功于該旅訓練參謀、一級軍士長卓張明的“一紙建議”。

今年2月,卓張明在進行月訓練情況統計時發現,因疫情影響,全旅有少量休假人員無法歸隊。

為盡量減少疫情對訓練工作的影響,卓張明起草了一份《關于加強不在位人員訓練的相關要求》,涵蓋基礎體能訓練、專業基礎知識、業務及軍情研究等大項,每一類都結合疫情防控的特殊情況提出具體實施辦法和具體要求。

“從士官到參謀,不僅僅是稱謂的改變,更有責任和能力的跨越。”近日,卓張明作為今年新兵訓練骨干集訓的負責人,協調、保障、教學、組訓一肩挑,得到了各級一致認可。

“‘卒子’過河能頂‘車’,士官用好能頂大用。”在這個基地大江南北的座座營盤里,一個個肩扛“雙槍”的身影,活躍在強軍興軍的征途上——

北疆大地,該基地革新攻關組成員、上士楊洋正在自己的專屬工作室,針對自主研發的某型裝備進行技術攻關;大漠戈壁,獨立哨所哨長、四級軍士長宋瑞剛堅守在通信機房守護國防信息大動脈;東海之濱,技術骨干、一級軍士長賈後勇正在為陸軍某部演習提供通信保障;南國密林,線路搶修分隊長、上士易敏帶領搶修分隊奮戰在抗洪保通一線……

采訪結束,筆者心潮起伏︰隨著部隊體制編制的調整和使命任務的拓展,士官隊伍對戰斗力建設的支撐作用日益凸顯,新時代高素質新型士官人才方陣正在快速崛起。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