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航十年,見證中國海軍轉型發展

來源︰新華社作者︰田源 朱鴻亮 李唐責任編輯︰張藝
2018-12-26 02:01

忙得幾天幾夜沒睡覺,等艦艇起航了才找了個空閑走出機艙,來到飛行甲板透透氣……現在已是海口艦政委的鄒琰仍清楚記得出發當天的場景。

這一天,是2008年12月26日。根據聯合國安理會有關決議和中央軍委命令,中國海軍首批護航編隊奔赴亞丁灣、索馬里海域,執行護航任務。

這是中國首次使用軍事力量赴海外維護國家戰略利益,首次組織海上作戰力量赴海外履行國際人道主義義務,首次在遠海保護重要運輸線安全。

護航10年,見證著中國海軍推進轉型發展,走向深藍。

護航方式持續改進

2008年12月中旬,海軍給南海艦隊下達了護航預先號令。梁煒需要在10天之內拿出一套完整的護航兵力行動方案。

“亞丁灣,海盜,護航……這些詞我都沒听說過。”時任南海艦隊司令部作戰處計劃辦主任的梁煒急得眼楮通紅,上級的任務只有半頁紙,連多余的一句話都沒有。

兵力怎麼組成?航線怎麼確定?武器怎麼配置?與海盜交火怎麼辦?梁煒拉著一名參謀連續熬了幾個通宵,終于拿出了方案。

2009年1月6日,中國海軍艦艇編隊抵達亞丁灣,正式開始護航。

梁煒等人擬制的方案被濃縮成了“從A點到B點”。A、B兩點分別位于亞丁灣東口和西口,是編隊與被護船舶的會合區。兩點之間相距590余海里。

10年來,隨著海盜活動的新變化、兵力運用的新特點,護航編隊不斷創新護航組織指揮模式,有力捍衛了亞丁灣、索馬里及周邊海域的安全。

——針對高危時段、高危海域、高危船舶,采取提高反海盜部署等級、擴大直升機巡邏警戒範圍等措施,提升安全防護級別。

——在伴隨護航的基礎上,針對不同被護船舶,采取隨船護衛、區域護航、接力護航等方式,優化兵力使用效率。

——在目標識別上,綜合運用雷達偵察、目力警戒、光電觀測、技偵監控等手段,及早發現和判別目標。

——在戰法運用上,靈活采取艦艇攔截外逼、小艇查證驅離、直升機臨空威懾、特戰隊員武裝示形、武力營救等手段,及時懾阻海盜襲擾。

10年來,中國海軍累計派出31批護航編隊執行護航任務,共為1198批6600余艘中外船舶護航,解救、接護和救助遇險船舶70余艘,持續保持著被護船舶和編隊自身的絕對安全。

保障體系效能躍升

10年間,中國海軍遠海保障模式在亞丁灣實現了質的躍升。

說起其中的變化,微山湖艦士官長符廣海最有發言權。他曾連續執行過首批和第2、5、6批護航任務,單次執行過第11、14、19批護航任務。

“10年前,因數量有限,一艘補給艦連續保障兩批編隊,長時間在海上,人和裝備都吃不消。”符廣海說,隨著海軍裝備體系不斷發展,遠洋補給艦由最初的3艘增加至10余艘,伴隨保障能力越來越強。

“首批護航時,我們艦主機一個備件壞了,從國內轉送過來差不多用了兩個月。”海口艦技師王東說,“要是放現在,幾天就行了。”

10年來,護航裝備保障建立了一體化保障力量體系,艦艇機電、航海、通信等系統裝備研制方開設應急保障24小時“全球連線”,形成了編隊伴隨自主保障、遠程維修技術支援和應急前出支援相結合的路子。

2017年7月11日,中國駐吉布提保障基地成立,主要用于中國軍隊執行亞丁灣和索馬里海域護航、維和、人道主義救援等任務的休整補給保障。

據海軍後勤部相關負責人介紹,基地的建設使用將使現行的護航遠海後勤保障,從以補給艦伴隨保障為主、國外靠港補給為輔的方式,調整為以海外基地保障為主、國外其他港點和國內支援為補充的新模式,護航基地化保障條件越來越成熟。

人才隊伍歷練成長

第一次在亞丁灣發現疑似海盜小艇,首批護航的指揮艦武漢艦駕駛室內,各級指揮員嚴陣以待。護航常態化後的今天,組織指揮線條清晰,指揮人員大幅減少,險情處置高效有力。

“有一次,我們正在體育鍛煉,被護船隊突然發現疑似海盜小艇,指揮所幾個口令下去,不聲不響就處置完了,還不影響大家鍛煉身體。”海口艦艦長樊繼功說。

這種變化,折射出10年間護航官兵能力素質的不斷提升,最明顯的是官兵國際化素養。執行過兩次護航任務的衡陽艦艦長周智峰說,以前艦上英語值班部位需要專業翻譯,現在年輕戰士就能勝任翻譯任務。

護航10年,歷經深藍大洋“加鋼淬火”的一大批優秀人才脫穎而出——30余名師職領導成長為將軍;200余名艦長、政委歷練了指揮能力,許多走上支隊主官崗位;80多名艦載機長練硬了“翅膀”;500多名艦艇部門長、教導員當上了艦領導;百余名科技干部在護航一線收獲了研究碩果;1000多名士官成為技術大拿,50%以上獲全軍士官優秀人才獎。

護航10年,見證了一個人才方陣的歷練成長。

(新華社北京12月25日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