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軍報

留隊意願這一欄,這位海軍陸戰女兵不假思索寫下“12年”

來源︰人民海軍微信公眾號 發布︰2021-03-09 15:27:30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從普通一兵到班長再到排長,從實彈射擊到海上突擊再到直升機索降……作為戰時執行特殊任務的群體,嚴玲和戰友們每天像男兵一樣訓練,在嚴苛任務中挑戰自我、挑戰極限。

任務中磨礪姿態,陽光下吐露芬芳。“兩棲霸王花”的光環如星閃耀,嚴玲卻說“︰我不會讓光環成為自己的‘緊箍咒’。”

這位海軍陸戰女兵的夢想,在陸地、在海洋、在天空,也在腳下、在前路、在遠方,在更高更遠的維度上。

生命的精彩,不會因為年齡的增長而逐漸消逝。

嚴玲的眼中,精彩是烙印在生命中的恆久記憶,是隨著年齡的增長逐漸清晰的色彩,“當你把夢想放在精彩的維度上,前行才會有方向。”

“唧唧復唧唧,木蘭當戶織……”當嚴玲還是個小女孩的時候,她已經能夠背出這整首的《木蘭辭》。從背記文字到讀懂道理,嚴玲常常在閑暇之時心馳神往︰倘若花木蘭的故事發生在今天,我們又該如何去演繹?

嚴玲在江西瑞昌的小山村里長大。小時候,她總是纏著哥哥,帶她在田埂間捉田鼠、在池塘里抓黃鱔。她那股機靈勁,讓村里的長輩至今印象深刻。

17歲,嚴玲走出大山讀大學。大四暑假,看到校園里的征兵橫幅,她給在南方打工的母親打了一通電話。那是她第一次感到,人生畫筆就在自己手中。

只是她沒有想到,自己這一筆畫下去,居然是藍色的。

海軍陸軍戰隊的底色是藍色。隨著女子海軍陸戰隊員的加入,這支充滿陽剛之氣的隊伍里,又增添了一抹亮麗的色彩。

嚴玲走進海軍陸戰隊“初選賽場”的這一年,是 2012 年。女子海軍陸戰隊風華正茂、風頭正“勁”。

訓練場上的苦,嚴玲不怕。跳台階、拉單雙杠、越野拉練,“這都不算啥”。那些與男隊員相同的擒拿格斗、潛伏捕俘、搶灘登陸、荒島生存科目,在嚴玲看來是真的有些難為人,“但也難不倒人”……多年後回憶新訓選拔那段歲月,嚴玲的神情依舊不輕松。

新訓基地,嚴玲最崇拜的是前來帶訓的海軍陸戰隊幾位“兩棲霸王花”︰“海洋迷彩服天藍海藍,要多靚有多靚。”

在心頭畫下這抹色彩,她的熱情被調動起來,做俯臥撐和跑步的量,每天都是其他女兵的數倍。一次 3 公里跑,“兩棲霸王花”藍玉雲,一眼就“看中了”這個執拗的姑娘,“跑得真輕盈。”

開往海軍陸戰隊某旅的列車上,和嚴玲一起的20多名女兵頭挨著頭小憩。幾個月的新訓“都 已經這麼苦了”,沒有人知道,接下來等待她們的是什麼。

望著車窗外飛速掠過的田埂和池塘,嚴玲的思緒已經飛到了那破浪飛舟、騰蛟起鳳的訓練場。那一刻,她感受的,是畫筆握在手中的興奮。

嚴玲至今記得下連隊第一天的場景。那天剛好也是3月8日“女神節”。社交媒體上,昔日的大學同學,穿著漂亮的外套聚會、合影。這一天,嚴玲和戰友也受到了特別的“禮遇”︰手榴彈實投、扛圓木、跑泥潭、3 公里負重奔襲、35公里拉練……

從上百人中脫穎而出,嚴玲如願成為女子海軍陸戰隊員。苦累,艱險,無數次瀕臨崩潰邊緣,她咬緊牙關。

讓這個曾獲“全國三八紅旗集體”的榮譽連隊記住嚴玲的,是一次針對新兵的問卷調查。留隊意願一欄,有的女隊員寫著“2年”,有的寫著“5年”,她不假思索寫下“12年”。

“對有些人來說,訓練就是訓練;對我而言,訓練就是生活。”那一年夏天,在給母親的生日祝福短信中,嚴玲這樣說道。當女隊員們剛剛擁有“天藍海藍”的精彩時,她已經準備好迎接下一次脫胎換骨的歷練。

1 2

責任編輯︰于雅倩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