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懷思∣再讀這些詩詞,其實不止是飽含淚水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董責任編輯︰董
2018-04-05 16:40

清明時節,本是草長鶯飛四月天。思念起那些離我們遠去的英魂,又怎能不讓人感懷。不是英雄流熱血,神州誰是自由民。今天,讓我們重溫那些或是他們所寫、或是為紀念他們而作的經典詩詞,來感悟他們的忠貞與信仰。

寂寞嫦娥舒廣袖 ,萬里長空且為忠魂舞

1957年5月的一天,李淑一老師手舉一只大信封,步履輕盈地邁進長沙市第二女中初三的教室。她聲音顫抖地對學生們說︰“毛主席給我寫信了!”一瞬間,學生們都愣住了。這時,李老師從大信封中抽出一個小信封,左下方正是剛勁有力的三個字︰毛澤東。在學生們熱烈的掌聲中,李淑一飽含激情地朗誦了毛澤東主席贈給她的《蝶戀花•游仙》(後改為《蝶戀花•答李淑一》)︰

我失驕楊君失柳,楊柳輕直上重霄九。問訊吳剛何所有,吳剛捧出桂花酒。

寂寞嫦娥舒廣袖,萬里長空且為忠魂舞。忽報人間曾伏虎,淚飛頓作傾盆雨。

課堂上,50多顆火熱的心激動難抑,50多雙稚嫩的小手鼓掌不已。此情此景,不禁讓她聯想到16年前發生在湖南省立臨時中學(一中)初一教室里的另一番情景。黃花崗七十二烈士之一的林覺民,以25歲的英年從容就義,就義前寫下絕筆《與妻書》。年輕的李淑一在給學生朗讀這封信時,同樣是難抑內心的激動︰“意映卿卿如晤︰吾今以此書與汝永別矣!”眼淚慢慢從她眼角沁出。當讀到“吾作此書時,尚是世中一人;汝看此書時,吾已成為陰間一鬼……”,滿堂幾十個女同學也是淚如雨下。可是,這些尚且年幼的孩子們又怎會知道,自己的老師此刻正感同身受著這份離情與悲傷!

早在1933年,李淑一的丈夫柳直荀被國民黨反動派殺害。噩耗傳來,她和淚填了一首《菩薩蠻•驚夢》︰

蘭閨索寞翻身早,夜來觸動愁多少。底事太難堪,驚儂曉夢殘。

征人何處覓?六載無消息。醒憶別伊時,滿衫清淚滋。

從別後,憶相逢。幾回魂夢與君同。天上的英雄豪杰又何嘗不是時時掛念著人間。正如毛澤東主席在給李淑一的詩詞中所說的︰重重碧霄之上的天宮里,當英雄們听到人間革命勝利的消息,激動的淚水也化作了傾盆而下的大雨。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