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老兵經驗",軍體教員的"說服力"在哪?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王超責任編輯︰張碩
2018-01-09 04:00

軍體教員陳振宇為戰士講解400米障礙課目的動作要領。曾梓煌攝

上崗150天︰軍體教員陳振宇的“煩惱”

■王 超

5個月前,被任命為連隊軍體教員的那一刻,南部戰區陸軍某海防旅副連長陳振宇有些喜出望外。盡管軍校期間所學專業是電子工程,但他自認為,這個崗位很對“胃口”。

這位畢業3年的年輕軍官個頭不高,卻有個響亮的綽號——“肌肉男”。無論是在連隊還是休假在家,健身房都是陳振宇每天必去的場所。可以說,健身鍛煉是他的最愛。

接到軍事體育教員任命後,陳振宇精心構想著心中的訓練藍圖,一心想燒好上任後的“三把火”。出乎陳振宇意料的是,這“三把火”非但沒燒起來,他卻首先遭遇連隊戰士懷疑的目光。

一些老兵的經驗一茬茬傳下來,已經成了默認“教材”,想糾正一些不科學的方法太難了

那天,見陳振宇正在鼓搗施訓方案,連隊通訊員齊全亮湊上前,和他有了這樣一番對話︰

“副連長,軍體教員真的有用麼?”

“怎麼沒用,軍校的體育訓練就是教員專門組織的。”

“連隊不是軍校,除了卡表,我想不出軍體教員還能干什麼。”

“卡表誰都可以,我負責的是整個連隊的體育訓練。”

“這麼多年來,連隊沒有軍體教員,訓練不一樣在搞?”

一番對話,幾多尷尬。那一刻,陳振宇只有一個想法︰用事實證明自己,證明軍體教員絕不是可有可無。

那些天,他憋足了勁,加班加點研讀《軍事體育訓練與考核大綱》,還找到了不少相關教材。初步方案出來之後,他還聯系到了母校國防科技大學軍體教員、北京體育大學博士畢業生郝鑫,讓他把把關。幾經修改,這份承載著他滿心期望的方案,終于得到了郝博士的認可。

陳振宇信心滿滿地拿出了這份方案。盡管和通訊員的一番對話讓陳振宇做好了心理準備,但他仍然沒有想到質疑聲如此強烈︰“這些訓練方法很新,看起來也很好,就是不知道實施起來效果怎樣”“太不靠譜了,每天體能訓練就這麼點時間,不出汗的課目安排這麼多”“許多課目,我們听都沒听說過,更何談怎麼組織……”

好在連隊主官還認可,這份方案算是通過了第一關。但接下來,陳振宇推行方案幾乎步步被懟。

組織五公里訓練,不少班長覺得“跑個五公里搞這麼多準備活動,完全就是在浪費時間”;組織趣味類體育鍛煉,有些人說他“不務正業”“組訓不實”;組織小肌肉群訓練,幾名骨干直接跟他說“找不到器材”……

“其實大綱對軍事體育訓練有非常具體明確的要求,但許多組訓骨干寧願相信自己的經驗,也不相信科學方法。”陳振宇說,一些老兵的經驗一茬茬傳下來,已經成了默認“教材”,想糾正一些不科學的方法太難了。

不少上崗的軍體教員,或多或少都存在著“陳振宇式”的煩惱

陳振宇所在的海防旅是2017年新調整組建的部隊,整編後的基層營連多了軍事體育教員這一新崗位。

根據上級的定崗要求,軍事體育教員暫時由基層副職兼任,少數沒有副職編制的連隊則由主官兼任。不少上崗的軍體教員,或多或少都存在著“陳振宇式”的煩惱。

談及自己的組訓經歷,該旅一營一連軍體教員李振航也很無奈。

部隊有個說法叫“炮兵練嘴,步兵練腿”。李振航所在的連隊就是步兵連,不少組訓骨干把這句話奉為圭臬。

李振航按照自己的方法組織體育訓練一段時間後,班長們急了︰“新兵訓練成績不見提高,還不如以前那種高強度、高爆發的訓練方式奏效。”但李振航不為所動,堅持循序漸進。

有些骨干明顯不吃這一套。沒幾天就有班長主動給班里的新兵“加餐”︰天還沒亮,班長就帶著新兵起床,先是在大陡坡上來回沖刺熱身,大汗淋灕之後,便開始單雙杠、俯臥撐、鴨子步等高強度練習,直到開飯的哨聲響起。

李振航想阻止,但班長有自己的理由︰他們底子差,訓練必須加量,他當年的班長練得比這狠多了。

然而,這名班長在參加完上級的體能比武不久後,被診斷為腰肌勞損,必須臥床休息,不能再進行高強度、大負荷的劇烈運動。

“訓練傷病是不少基層官兵心中的‘痛點’,許多傷情其實完全可以通過科學組訓避免。” 國防科技大學軍體教員郝鑫博士說,基層部隊軍體教員的職責就是指導連隊科學組織體育訓練。

顯然,不是所有官兵一開始就能接受軍體教員口中的“科學訓練”。相當一部分官兵對軍事體育的理解就是跑步、單杠練習這些常見的訓練方式,對軍事體育基本理論、訓練傷預防知識知之甚少。

還有一些質疑來自政績觀的困擾。有些基層主官直言︰“也想放開手腳讓軍體教員自由發揮,但體能考核成績是連隊軍事訓練的重要指標,萬一弄砸了,責任誰擔?”

這個問號,也常常壓在陳振宇的心頭。上崗150天,他每天在這種壓力中度過,一些原本沒想到的答案開始浮出水面。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