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老兵經驗",軍體教員的"說服力"在哪?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王超責任編輯︰張碩
2018-01-09 04:00

“我當年就是這麼練出來的!”面對這句老兵口頭禪,軍體教員的“說服力”在哪

在磕磕絆絆的組訓過程中,陳振宇開始理解那些質疑他的官兵——

自己沒有經歷相關的培訓、軍事體育訓練到底懂多少,戰士心里沒底,質疑太正常不過;自己組訓經驗不夠,成績不明顯,戰士自然更願意相信身邊的“榜樣”……

陳振宇越來越覺得自己是一個“突如其來”的“赤腳醫生”。如何讓大家相信自己?戰士們看似固化思維的背後,其實是自己的說服力不夠。

“我當年就是這麼練出來的!”一些素質過硬的老士官嘴邊常掛的這句話,在戰士中間具有強大的“說服力”。陳振宇不得不面對的問題是,作為軍體教員,他的“說服力”在哪?

想通了這些,陳振宇才意識到,最大的煩惱不是戰士不理解自己、不相信科學方法,而是自己的能力恐慌。

“現在回頭看看自己那一份組訓方案,的確有不妥的地方,也難怪大家難以接受。”陳振宇說,新編修的《軍事體育訓練與考核大綱》,規範了基礎體能、實用技能、崗位適應等7大類120多個訓練課目,自己當時只是憑著直覺做訓練計劃,盡管也咨詢了專業人士,但還是有好多不合實際和不合理的地方,說白了就是軍事訓練深層次的原理規律沒有弄清楚。

“現在才發現,好的‘健身教練’未必是好的軍體教員。”陳振宇說。

如今,上崗已五月有余的陳振宇,內心平靜了許多。他終于找到了發力點,開始學習軍事體育訓練理論、訓練傷病預防等方面的理論,不斷向院校軍體教員“取經”,研究基層體育訓練的特點規律。

“陳振宇式”煩惱,映照的不僅是軍事體育教員來了之後的種種現實,還有隨之而來的諸多課題

陳振宇的煩惱暫時告一段落。但在這個旅,仍有部分軍體教員還在煩惱中徘徊,有的連隊體育訓練又回到了老套路。

談及這支年輕的軍體教員隊伍,該旅旅長楊振英滿心期待,卻也感到擔憂。“軍事體育教員隊伍雖然已經建立起來,但遠未達到預期的組訓效果,這條路還很長。”他說,個別教員把兼任當成無關緊要的職務,認為軍事體育訓練由骨干組織就行;有的想干好,但又沒有信心和勇氣,擔心能力不夠;有的拿出了思路,形成了方案,但推進不久就因為各種阻力而終止了。

“陳振宇式”煩惱,映照的不僅是軍事體育教員來了之後的種種現實,還有隨之而來的諸多課題——

比如,基層有了軍事體育教員以後,軍事主官在軍事體育訓練中應該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比如,有沒有後續的培訓措施,讓這些“業余”的軍體教員專業起來?

比如,除了行政任命軍事體育教員,還能不能采取競聘上崗的方法,增加教員隊伍的權威性……

某種意義上,這是比訓練傷病更為深層次的“痛點”。解決這一“痛點”,僅靠軍事體育教員一人一崗之力,顯然是不夠的。

幸運的是,陳振宇所在的這個旅已經認識到了這一點。

他們積極聯系院校的軍事體育訓練專家來部隊開展培訓,為軍事體育教員優化訓練場地,提供他們所需的器械和訓練輔助工具,同時把一部分有體育方面特長的干部戰士劃入軍事訓練組織體系,努力讓這支隊伍健壯起來。

“硬件”方面的改善容易,但配套“軟件”設計卻沒有那麼簡單。“條令條例里對每個崗位都有著具體的要求,但軍事體育教員的崗位要求具體是什麼?”該旅作訓參謀寧雲飛說,現在和軍事體育教員相關的配套規定和制度還沒下發,他們只能根據自己的理解,借鑒院校軍事體育教員的經驗和單位之前在體能組訓骨干培養上的一些好做法,來指導基層軍事體育教員。

過程或許曲折,但目標卻很清晰。談及未來,寧雲飛和陳振宇都相信,軍事體育教員在基層部隊的到來,必將帶動基層官兵身體素質的提高、帶動戰斗力的躍升。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