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層帶兵人,戰士的心事要懂不要“猜”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曾濤責任編輯︰康哲
2018-01-24 04:01

談心很多時候是無關形式的。面對戰士,一句暖心的話、一次有力的握手、一個關愛的舉動,都可能形成有效的心弦撥動、有益的思想觸動。帶兵人應該走到戰士中間,在摸爬滾打、朝夕相處中,培養知兵愛兵的真摯感情;應該把官兵的冷暖疾苦掛在心上,常講“心”話、多解“兵”憂。只要始終把關心人、愛護人作為談心活動的根本出發點和落腳點,以真心對真心、以真情換真情,就一定能直抵戰士的心坎。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帶兵有感情,談心才走心。前不久的考核中,上等兵孫廣峰(左)成績不理想,有些心情沮喪,訓練間隙,班長張懷念給他講起自己的成長經歷,幫他重拾信心。陳拓 攝

今天,我們就“談心”談談心

—對話第72集團軍3名連隊指導員和他們帶的兵

■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曾濤

對于自己在戰士中的親和力,魏志雄一向信心滿滿。這個在排長、副指導員、連長崗位上都干過的基層軍官,很擅長與戰士打成一片。然而,在連隊重組後就任指導員,魏志雄卻遭遇了一場“信任危機”。

“脖子以下”改革展開,20多名戰士從外單位分流到魏志雄的連隊。為摸清新轉隸戰士的思想底數,魏志雄熟記“知兵卡”、逐一促膝談心,最後還加了他們的微信。他和連隊的很多戰士都是微信好友,經常在“朋友圈”里相互留言點贊。他將這視作與戰士溝通交流的新橋梁,卻不料很多新轉隸戰士在“朋友圈”直接將其拒之門外。

“婆婆嘴”遭遇了“屏蔽門”,魏志雄心有不甘︰“今天,要打開一個戰士的心扉,真挺不容易!”

有此感受的不止魏志雄。面對新時代士兵,不少帶兵人都感嘆︰今天的兵越來越不願跟你交心了!

與此同時,有越來越多的帶兵人承認,走進兵心是當前最緊要的思想工作課題。改革調整後,許多單位或轉隸移防、或新建重組、或被賦予新使命任務,部隊建設發展進入“換擋期”。面對觀念理念、運行模式等方方面面的轉型,官兵思想也進入了“活躍期”,“越是變革重塑,越需要思想凝聚,越是充滿挑戰,越需要精神支撐”。

談心交心是我軍經常性思想工作的重要“法寶”。當老傳統遇上新時代,如何創新開展談心交心,做好“凝神聚氣、打通經脈、活血化瘀”的經常性思想工作?雖然身處不同旅、不同的連隊,擔任連隊主官時間有長有短,指導員杜金輝、嚴明和魏志雄一樣,都在孜孜求解。

今天,我們對話第72集團軍3名基層帶兵人和他們帶的兵,一起聊聊關于談心的那些“心事”。

“鍵對鍵”暢所欲言、“面對面”金口難開……面對新時代士兵,帶兵人有苦惱——

戰友,為什麼總難打開你的心門

“世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天涯海角,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卻在玩手機。”這句網絡俚語,杜金輝感受深刻。

2017年9月,杜金輝上任第72集團軍某旅警衛勤務連指導員。利用周末和節假日,他找全連戰士挨個談心,可幾次走進班排宿舍,看到大家都在埋頭玩手機,他欲言又止。

“我也曾是個‘低頭族’,那塊小小的屏幕裝著整個世界,也隔離著個人和現實世界。”杜金輝自己走上帶兵人崗位後,這種感受更強烈。現在的戰士網齡比兵齡長、上網比入伍早,“習慣在虛擬世界里匿名交流的他們,似乎缺少面對面談心的熱情。”

某旅“海上練兵模範連”指導員魏志雄也有類似遭遇。一次,他與一名性格內向的戰士談心,自己說得口干舌燥,對方卻始終“嗯”“啊”作答。誰知,沒過多久,這名戰士卻發了一段長長的文字,在微信“朋友圈”吐露心聲。

“鍵對鍵”暢所欲言、“面對面”金口難開的背後是兵情之變。

“以前,戰士有事沒事都喜歡跟干部骨干嘮嘮嗑,說說笑笑中一些思想扣子就解開了。”某旅指揮通信連指導員嚴明感嘆,現在的兵很少主動跟你交心。

某旅一次問卷調查顯示,75%的戰士表示不會主動向干部骨干匯報思想,68%的人表示當自己被找到談心時,會覺得不自然。

為什麼曾經無話不說,現在卻無啥可說?

“現在的戰士來自單親家庭、重組家庭的相對以往有所增多,他們大多內心敏感、自尊心強。”嚴明分析說,他們自帶“保護模式”,輕易不願透露真實想法。

魏志雄認為,隨著兵員成分變化,帶兵人與兵之間學歷、經歷、年齡等方面出現倒掛,導致信任感削弱,也是一些戰士不願交心的原因。另外,新生代戰士興趣愛好廣泛,社會經歷豐富,他們以興趣、經歷、地域等結成的“圈子”,也客觀上對基層帶兵人融入官兵形成了阻隔。

采訪中,一些士官骨干還談到,“網生代”的戰士隱私意識強,經常是“玩得親密無間,卻談得遮遮掩掩”。

對于這些,嚴明所在某炮兵旅的政委王守倫有自己的看法︰“很多問題都是這個時代在軍營的投影,不過,時代是沒有問題的,問題只在于我們的工作能否跟上時代的需求。”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