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屬的年味︰“光榮感”中喜盈盈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蔡政洋 魏聯軍 王根成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8-02-22 03:01

說說俺的光榮“家風”

■武警湖北總隊某中隊排長 寧建鵬

2月1日下午,鄂西林海,千里冰霜,寒風似刀。

我帶著戰士們走進訓練場,訓練不大會兒,大家就得搓搓手揉揉耳朵,生怕凍傷。

“嘟嘟……”課間休息時,我的手機震動起來,當看到是父親打來的電話,心里咯 一下。家人知道我白天訓練忙,有事一般都是晚上打電話,這個時候打來電話,莫非有什麼急事?

“小鵬,縣里給你送立功喜報來了……”一接電話,就傳來母親激動的聲音,“咱院子里可熱鬧了,听,敲鑼打鼓的,人家還送來吃的、喝的、貼的……”

“快,讓我也給兒子說兩句。”沒等母親話落地,父親就迫不及待搶過手機,“今兒可把你爺給高興壞了,鄰居們都夸你當兵出息了,給咱家爭了光,你嬸打听你有沒有對象,想給你說媒……”

我還沒說上幾句話,父母光顧著激動,就匆匆掛了電話。

听到這個消息,我心頭涌上一股暖流,驅散了野外的寒冷,腦海里閃現出18年前的一幕場景。那也是過年前的臘月,鄉里敲鑼打鼓地給爺爺奶奶送來二叔在部隊的立功喜報,還拎著一袋白面、一捆粉條,並在大門口釘上一塊紅艷艷的軍屬光榮牌,全村人紛紛聚攏過來看熱鬧。當時只有8歲的我,感覺比過大年還高興,特別是爺爺、奶奶,樂得幾天合不攏嘴。

說起來,我家與部隊有著好幾十年的淵源。爺爺曾是一名老兵,他打完仗返鄉,二叔剛滿18歲,爺爺就馬上把他送到部隊。我長大成人後,又接著動員我參軍。每年家里團圓吃年夜飯時,爺爺總要叮囑晚輩們︰“你們可得要守好傳家寶,咱寧家的大門上不能沒有光榮牌!”

我清楚地記得,二叔退伍後那些年,沒人來慰問了,大門口的軍屬光榮牌也摘了下來。有時,爺爺會望著釘過光榮牌的地方發呆,雖然嘴上不說,但我知道,老人家心里很失落。

2010年12月,我從外地的學校參軍到武警部隊,由于各種原因,家鄉政府不知道我當兵的信息。春節前,村里其他新入伍的戰士家里陸續掛上了光榮牌,政府還來人走訪慰問。我家一直冷冷清清。爺爺一下子坐不住了,就跑到鄉里反映情況。經過核實,政府補發了光榮牌和慰問品。那天,爺爺第一次給我寫信,鼓勵我好好訓練,像叔叔那樣立功受獎。

兩年後,我考入軍校。無論當戰士還是當排長,我都牢記寧家的家風和家訓,努力工作,不負厚望。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