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導彈驅逐艦之父”40余年“鑄艦”史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萬里 李訓 王凌碩責任編輯︰任爽
2018-02-23 06:57

40余年嘔心瀝血,潘鏡芙像一位滿懷期盼的父親,目睹了國產軍艦首次遠航出訪巴基斯坦、孟加拉、斯里蘭卡;青島艦遨游三大洋,環繞地球一周;武漢艦和海口艦穿越印度洋,長驅亞丁灣劈波斬浪……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中國導彈驅逐艦之父”潘鏡芙院士—

四十余年嘔心瀝血鑄造大國戰艦

■萬里 李訓 解放軍報記者 王凌碩

(版式設計︰周兵權   照片提供︰王柯鰻、夏榕澤)

人物小傳︰

潘鏡芙,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船舶重工集團701所研究員。在驅逐艦研制和艦載作戰系統、電磁兼容等新技術領域,他均做出重大貢獻,先後獲得全國科學大會獎、國家科技進步獎、“有突出貢獻的科技專家”等獎項,被譽為“中國導彈驅逐艦之父”。

魯迅先生棄醫從文,使中國現代史上少了一名治病救人的醫生,卻多了一位中國新文化革命的巨匠。就在魯迅先生的晚年,1930年1月,相距魯迅先生故鄉紹興140公里的浙江湖州,誕生了一位令人仰慕的艦艇巨匠——潘鏡芙。因為所從事的專業是一個神秘的圈子,鮮為大眾所知。

從1971年,我國第一艘國產導彈驅逐艦濟南艦正式服役,到2017年,首艘國產萬噸級驅逐艦在江南造船廠成功下水,新中國的水面艦艇經歷了從黃水駛向深藍的偉大航程。

40余年嘔心瀝血,潘鏡芙像一位滿懷期盼的父親,目睹了國產軍艦首次遠航出訪巴基斯坦、孟加拉、斯里蘭卡;青島艦遨游三大洋,環繞地球一周;武漢艦和海口艦穿越印度洋,長驅亞丁灣劈波斬浪……

這一段艱難又輝煌的發展歷程,“中國導彈驅逐艦之父”潘鏡芙是重要的參與者和見證者。這一生,他傾注所有心血在驅逐艦設計上,讓國產驅逐艦實現零的突破。

如今,已是88歲高齡的潘鏡芙,步履蹣跚,無法再登上艦艇。不過,每隔一段時間,潘鏡芙都要到701所轉轉,和年輕的技術人員聊聊天,只有這樣,他的心里才會覺得踏實。

有船才能生存

2017年11月7日清晨,北海艦隊某驅逐艦支隊艦艇編隊離開碼頭不久,大慶艦指控兵就在作戰指控台上發現“敵情”。大慶艦抓住時機開火,僅過幾秒鐘,數枚炮彈呼嘯而出,成功完成抗擊……

在密集的軍事新聞中,一次例行的海軍訓練報道或許在大多數人眼中只是轉瞬而過。可在上海一幢普通的居民樓里,潘鏡芙此刻正坐在電視機前,聚精會神地觀看演習,他的雙眼透出濃濃的關切,那神情有欣慰、有期盼,更有抹不去的回憶和感慨。

曾幾何時,孩提的他為了躲避日軍的燒殺搶掠,和全家人一起乘著小船不斷從一個村莊逃到另一個村莊,“有船才能生存”的思想從此深植他的腦海。過黃浦江的時候,江上全都是外國的軍艦和大船,這一情景對幼小的他觸動很大,這個孩子暗暗發誓︰“長大後一定要建造中國的艦船!”

新中國成立初期,我國還不具備建造驅逐艦的能力。1954年,我國以每艘相當于17噸黃金的價格向蘇聯購買了4艘驅逐艦。毛主席在南京檢閱海軍時,幾天時間里五次寫下同一句話︰“我們一定要建立強大的海軍!”

建造一艘中國人自己的驅逐艦,是建設強大海軍的前提,更是中國艦船設計者共同的夢想。上世紀60年代,國家相關部門授命已經成為艦船電氣專家的潘鏡芙和艦船工程專家李復禮,牽頭主持設計中國第一代導彈驅逐艦,李復禮負責船體,潘鏡芙負責電力、動力和武器系統。

“驅逐艦,我們中國人自己也能造!” 1966年,潘鏡芙以設計領導小組主要成員身份,開始主持設計我國第一代導彈驅逐艦。拾起兒時的夢想,潘鏡芙才發現這條路走起來異常艱難。以前,我國建造的水面艦艇都是單個武器裝備軍艦,互不聯系,靠指揮員的口令來人工合成作戰系統,綜合作戰能力很差。

關鍵時刻,“中國導彈之父”錢學森參與了確定驅逐艦導彈系統方案的會議。在會議上,錢學森直言︰“軍艦是一個大系統,導彈只是艦上的一個分系統,把導彈系統裝到艦上,要把它安排好,使它發揮最大的作用。”正是錢學森的“系統工程”觀點深深影響了潘鏡芙,啟發他將這個理念應用于艦船設計中去。

為了實現“系統工程”的目標,他們首先要充分摸清國產設備研制情況,設計單位分散在全國各地,潘鏡芙帶著同事們挨個去跑。他們“吃著窩窩頭,每人每月三兩油”,動員一切可以動員的力量,先後召集一百多家單位參與設備研制,解決了一系列技術難題。

從1968年第一代導彈驅逐艦首制艦在大連造船廠開工建造,經過近4年的艱苦攻關,首制艦于1971年12月順利交付海軍服役。從此,中國海軍第一次擁有了遠洋作戰能力的水面艦艇,使我國驅逐艦進入導彈時代。

1985年,合肥艦和某綜合補給艦組成編隊首訪南亞三國,結束了中國海軍只能在家門口轉的歷史。一位老華僑參觀後激動地說︰“過去只看到美、蘇、法等國的軍艦來這里,現在祖國也能造出這樣好的軍艦,真是看了還想看!”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