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旅題材電影屢創票房奇跡 下一部如何更燃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譚曉明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8-04-29 00:42

在中國已成為世界第二大電影市場,電影已成為人們精神文化需求的重要領域的時代,我們軍旅電影創作取得了很大進步,也還存在一些不足。為了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精神文化需要,軍事題材電影必須取得突破,這種突破我認為應要在以下幾個方面完成。

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突破的勇氣與創新的價值

■譚曉明

近年來的軍旅題材電影取得了不俗的成績,《戰狼2》創造了56億的國產片票房奇跡;《紅海行動》在今年春節檔成功逆襲,成為票房冠軍,引起廣泛關注;其他諸如《建軍大業》《建黨偉業》等,在不同的歷史節點觀賞這些電影已成為社會追崇英雄、人們展望願景的重要儀式,這些儀式化活動在建構共和國共同歷史記憶和情感記憶方面發揮著不可替代的意識形態功用。

當然,在中國已成為世界第二大電影市場,電影已成為人們精神文化需求的重要領域的時代,我們軍旅電影創作取得了很大進步,也還存在一些不足。面對中國人在血與火的歷史進程中完成民族獨立和強國富民的偉大創舉,我們的軍事題材影片的創作顯得些許嬌弱和保守,缺少強大的勇氣和深邃的情懷去感應軍人無數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跡和深沉立體的性格心理。這造成了當代軍事電影創作題材類型、風格形態的單一;造成了主旋律風格的軍事題材電影還沒有找到新的表現形式,失去了與更廣大觀眾應有的美學共識……

為了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精神文化需要,軍事題材電影必須取得突破,這種突破我認為應要在以下幾個方面完成。

建構務實求真的電影生態和不忘初心的創作勇氣

如前所述,中國近現代的戰爭歷史為軍事題材電影提供了廣闊豐富的素材,但是要突破已有的敘述框架,尋找到新的藝術語言,軍事題材電影的突破相較于其他題材來說更加困難,不僅需要進行創作觀念的自省和提升,更需要智慧和勇氣探究更豐厚的戰史、軍史。這樣的探索也不光是創作者個人勇氣的問題,與影視產業的相關政策把握,與整體的創作氛圍、電影公司的制片策略都息息相關,需要的是一種社會共同的道德勇氣。所以,首先是營造務實求真、健康活潑的電影生態。這個電影生態應該由影視批評、評獎機制、制片策略和創作者的創作等方面構成。

隨著互聯網技術的發展,現在的影視批評呈現出一片繁榮景象,寫作人數之多和閱讀人數之多都是傳統媒體時代不可想象的,其優點就是降低了批評門檻,讓更多喜歡電影的人可以表達自己的看法,讓創作者看到更多的觀眾心聲,營造出一個熱鬧的電影評論環境;缺點是影評的門檻太低,以至于眾聲喧嘩中泥沙俱下,只有碎片化的感受,欠缺深入的理性思考,從而形成一種情緒化“娛樂狂歡”的輿論環境,理性、責任、求真的主體精神被掩蓋遮蔽,這對需要極大勇氣和智慧尋找新的題材挖掘歷史真相的軍事電影創作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掣肘。需要真正的批評家和主流媒體平台以深刻的真知灼見和洞徹的藝術感受力引導觀眾思考,培育良好藝術品位,形成社會的美學共識。在這個美學共識的基礎上,電影評獎要拋棄“圈子文化”,不媚官,也不媚商,通過電影獎項鼓勵那些真正有才華、有勇氣的藝術創作。只有這樣健康生動務實求真的電影生態才能將工匠精神和真誠的創作態度傳遞給制片人和藝術家,鼓勵他們不忘初心,摒棄急功近利跟風復制,突破題材和風格的單調。

當然僅僅依靠題材的擴大,還只是一種量的粗放型的增長方式,中國軍事電影要真正實現質的突破,還在于核心創造力的提升和佳作精品的產生。

主旋律風格的軍事題材電影創作呼喚詩情與理性兼具的心靈

主旋律風格的軍事題材電影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電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對主流歷史敘事的一個形象的情感化的補充,被譽為形象的教科書,起著教化民眾、凝聚人心的作用。上世紀90年代由八一電影制片廠拍攝的《遼沈戰役》《淮海戰役》《平津戰役》是這種創作方式的標志性作品,它在“階級對立、武裝反抗、民族獨立”這樣一個大的歷史敘事框架之上,用樸實誠摯的語言建構起了一個奉獻型的人物長廊和不斷進步的歷史進程。從各個角度、各個側面來看,這個美學大廈已經非常完善和堅固,新時代的同類型的作品只是以工藝技術和明星大咖來裝飾和美化它,並沒有在這個領域完成風格主題的突破。

主旋律軍事題材影片的書寫之最大特點就是它強烈的意識形態性。從創作這個角度來說,主旋律軍事電影的創作風格、創作主題在很大程度上是超越創作者的個性而決定于更廣泛的社會主流的歷史觀價值觀,這也是中國話語建構、講好中國故事的觀念前提。在哲學思想層面上的新時代價值觀需要在歷史、社會、經濟等各個層面形成具體的敘述體系。只有在具體的敘述體系之上,這種典型的反映時代主題的主旋律軍事題材故事的講述才能形成。

所以,在新時代,對戰爭歷史的敘述需要克服歷史虛無主義傾向,強調民族復興的歷史進程和個體啟蒙的歷史內容。這個目標的完成呼喚著一種結合著詩情與哲理的心靈,一種對社會歷史的宏觀視角和博大的心胸,當然也依賴于電影之外的思想文化界對一個新的歷史觀的建構。

用通達的“世界語言”講述中國故事

近幾年軍事題材電影的最大收獲就是當代軍事題材中“中國英雄”類型的出現並得到觀眾的認同。就《湄公河行動》《戰狼2》《空天獵》《紅海行動》而言,這些頗受觀眾喜愛的類型影片雖然現在還沒有公認的命名,但其類型特征已經非常清晰。故事主要由以下4個功能模塊構成︰ 1、國際恐怖分子在海外綁架中國人質;2、中國軍人(特警)得到命令,通過遠程力量投放到事發地區;3、以壓倒性的高科技武器與恐怖分子激戰;4、人質解救成功。

在這幾個功能模塊序列里,無論其中元素如何變換,這個類型電影的結構都已經非常穩固,傳遞的主題始終是建立在維護全球化秩序、維護法律尊嚴、護衛生命這些行為基礎上的正義性,承載這個主題的是讓觀眾感到強大、安全、自豪的中國英雄。而且,這個中國英雄的強人形象不僅具有道德正義,更是由時代科技武裝起來的有明顯的中國價值觀的戰士。這樣,中國英雄已不再只有犧牲精神,而且能享受勝利的果實,成為觀眾“理想自我”心理的投射。

這一系列類型電影的出現並獲得成功,是因為故事擁有“全球化時代背景下,中國對外經濟文化交流日益增加、利益糾葛日顯突出”這個現實環境。與西方在工業文明的擴張和殖民掠奪的血腥不同,中國是帶著傳統文化的基因和中國革命的記憶走向世界的。文化特性上“和而不同”的包容、“大同世界”的願景塑造了中國與他者是一種和諧共生的關系。而中國革命是二戰後全世界民族解放運動的重要組成部分,現代中國天然與世界上被壓迫民族有更深的情感共鳴,而中國關于“三個世界”的劃分就是這種情感在地緣政治理論上的充分體現。這些因素所確立的價值原點,使得“中國英雄”片與同類題材的西方敘事,在“文明與野蠻”“拯救與壓迫”的框架下建構人物關系和情節走向不同,它是在“中國/建設者、恐怖分子/破壞者、第三世界/參與者”的邏輯上想象這類故事的。所以,這個類型帶有強烈的中國味道,這是電影“講好中國故事”的一個非常好的題材。

客觀地說,在這個類型當中,《戰狼2》《紅海行動》非常成功地體現了上述特征。但其他幾部影片都存在或大或小的問題,尤其應當在影像中運用更為通達、靈巧的世界語言,在全球化時代這個大格局中完成中國故事向世界文明的轉述。

題材的拓展與藝術上的多向探索和進取是中國軍事題材電影取得突破和向更深遠境界提升的兩翼,衷心希望藝術家、制片人能給觀眾帶來不負時代的優秀作品。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