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大後,我已經成了另一個你”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段江山 蔣龍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8-05-08 03:01

藍色天空里,大型運輸機快速掠過,數十名空降兵官兵從天而降。他們快速集結成戰斗隊形,向“敵”目標展開突擊。沖在隊伍最前面的,是“黃繼光班”第38任班長程強。激戰過後,程強抹著汗坐在土堆上。他個頭不高,精瘦,臉頰曬得黝黑,笑起來露出一口白牙。如今,程強已是一名優秀的空降兵。但在10年前,他只是汶川地震中一個因受驚嚇而手足無措的小男孩。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10年前,在送別汶川大地震救援部隊的人群中,12歲的程強舉起“長大我當空降兵”的橫幅。如今,他夢想成真——

“長大後,我真的成了你”

■解放軍報記者 段江山 特約記者 蔣龍

上圖︰(資料圖片)10年光陰,程強夢想成真。他不僅當上了空降兵,還擔任了“黃繼光班”班長。

藍色天空里,大型運輸機快速掠過。機腹之下,一朵朵傘花依次綻放,飄然而落。

頃刻間,數十名空降兵官兵從天而降。他們快速集結成戰斗隊形,向“敵”目標展開突擊。沖在隊伍最前面的,是“黃繼光班”第38任班長程強。

激戰過後,程強抹著汗坐在土堆上。他個頭不高,精瘦,臉頰曬得黝黑,笑起來露出一口白牙。

如今,程強已是一名優秀的空降兵。但在10年前,他只是汶川地震中一個因受驚嚇而手足無措的小男孩。

2008年5月12日,地震發生時,家住四川什邡的程強正和小伙伴們游泳。當他從池塘里爬上岸,看到眼前的村子已變成一片廢墟,很多人在空地上抱頭痛哭。他騎上車,沖回瓦礫遍地的學校,走近坍塌的教學樓,看到有同學的手從水泥板之間伸出來,一動不動……

這一幕,幾乎成為程強的童年陰影。至今提起,他依然會眼圈發紅。當他和家人陷入恐慌和無助的時候,是空降兵官兵打著“黃繼光生前所在部隊”的紅旗,進入什邡救災。持續97天的救援和重建,官兵們不僅為受災群眾重建了家園,更帶去了希望。

在最後送別救援部隊的人群中,12歲的程強舉起了“長大我當空降兵”的橫幅。這一幕,成為汶川災區群眾為人民子弟兵送行的經典畫面。

10年後的今天,程強夢想成真,成為空降兵某部“黃繼光班”第38任班長。

“空降兵救了我,給我埋下了一顆想當空降兵的種子”

程強愛笑。在空降兵某旅黃繼光英雄連,戰友們都說他是“自來熟”,總能給大家帶來歡樂。這樣一個樂觀開朗的戰士,當年在汶川地震發生後,曾長時間處于驚嚇恐懼的狀態。

程強回憶說︰“當時幸存下來的鄉親們一時陷入絕望,都不知道該做什麼,世界好像停頓了。”

由于通信中斷,他們當時並不知道,全國各路救援力量正向震區趕來,空降兵15勇士傘降茂縣的新聞正在各大媒體輪番播放。

什邡緊鄰茂縣,也是後續空降兵部隊最早進入的地區之一。程強記得很清楚,地震第二天,死寂的村子里突然傳來呼喊︰“解放軍來了!有救了,解放軍來了……”

這個消息讓所有人都活泛起來。12歲的程強也從恐懼中緩過勁來,沖出自家搭建的簡易帳篷,到村口觀望。他看到一隊解放軍官兵背著各種器材物資,快速行進。他們的頭盔上有“空降”二字,打著的紅旗上寫著“黃繼光生前所在部隊”。

“黃繼光是我老鄉!”程強提起黃繼光,聲音一下子提高了︰“我們都是四川德陽人,他家在中江縣,我家在什邡……”

黃繼光是名人,程強引以為傲。小學時,家中長輩就曾兩次帶程強到中江縣,參觀黃繼光紀念館。

空降兵的這面紅旗讓程強感到格外親切。他知道,是那位英雄老鄉的戰友來救大家了。

在空降兵部隊展開救援的日子里,程強每天跟著他們走街串巷。救援官兵開始挖掘廢墟尋找幸存者,他就在不遠處扒石頭;官兵們用繩子拉倒危房,他就在隊尾拽著繩子一起使勁……

考慮到余震的危險,官兵們多次勸程強離開,父親也不許他外出,都擋不住他追隨空降兵官兵的步伐。

程強回憶說︰“在余震不斷的情況下,我跟著那些空降兵,看著那面寫有黃繼光名字的紅旗,心里就感到踏實。”

在空降兵部隊的幫助下,受災的鄉親們很快住上了新搭建的板房,程強和同學們也恢復了上課。

救援部隊撤離那天,天剛麻麻亮,送行的人群就在馬路兩邊自覺地聚集起來,綿延好幾公里。

在人群中,程強舉起了那條橫幅。他瘦小的身板,以及橫幅上那句“長大我當空降兵”,吸引了眾人的目光。

“空降兵救了我,給我埋下了一顆想當空降兵的種子。”至今回想起來,程強才意識到,地震後那段懵懂的記憶,給他帶來了多麼深遠的影響。作為村里的“孩子王”,他第一次有了夢想。

初中畢業,程強就去武裝部報名參軍。他被告知,還未達到服役年齡。

高中,程強約上自己的堂哥,再次報名參軍,終于如願。在填寫服役意願表時,他毫不猶豫地勾選了“空降兵”。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