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傅,如何書寫軍營“新師說”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劉建偉 趙雷 等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8-05-29 03:45

軍隊的戰斗力是一條無形的責任鏈,戰場勝負取決于這條責任鏈的強弱

“5個90%相乘等于多少?”

第79集團軍某旅政委劉海濤在士官骨干培訓會上拋出這道數學題時,不少人似乎愣了神。大家一算得出結果︰約等于59%。

“這是一道數學題,也是一道生死題。”劉政委告訴大家,數字從來不是游戲,它揭示的是一個深刻的道理︰軍隊的戰斗力是一條無形的責任鏈,戰場勝負取決于這條責任鏈的強弱,即每個節點的牢固程度。任何一個部位“塌腰”,都會削弱整體戰斗力。

無所保留,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某特戰旅三級軍士長趙玉偉是一個典型代表。

“傘降教頭”趙玉偉當兵20年,跳過空降兵所有機型、傘型,7次成功處置空中特情,是空降兵部隊首位能進行“雙語”教學的教員。汶川抗震救災“傘降十五勇士”中有兩人是他的徒弟,曾連續10年擔任外軍傘兵培訓教員。

從空軍調入陸軍後,僅2014年,趙玉偉就組織了4期傘降骨干培訓,帶出了70名傘降骨干和200多名跳傘員。

“帶出‘好徒弟’是士官之責,事關部隊戰斗力建設。”趙玉偉說,選擇當“大師傅”,就等于擔起了為單位培養人才的重任,既是艱苦的勞動,又是神聖的事業。“有朝一日脫下軍裝,你培養的學生卻已成為軍營的棟梁之材時,你會品味到人生的真正價值。”

有了敢擔當的“師傅”,就不怕培養不出過硬的“徒弟”。提起師傅、四級軍士長周連軍,某旅中士張 充滿敬意︰“我們取得了不少訓練成果,得獎的數量甚至比師傅還多,那是因為我們站在了師傅的肩膀上。”

徒弟跟著師傅能學到什麼?采訪中,士官骨干們的表述各自不同,但最核心的內容卻是相通的︰師徒之間是技藝的傳授,更是人品的教導。

“我能成為今年的提干對象,都是我師傅梁浩悉心幫帶的結果……”說這話的是某旅下士張真強,他口中的“師傅”,是提干培訓歸來在連隊任排長的梁浩。

從士官到軍官,從當兵到帶兵,和張真強一樣,回顧自己的一路成長,梁浩同樣感慨萬千︰“沒有銀班長,就不可能有我的今天。”

“銀班長是誰?”梁浩告訴記者,是三營七連副連長銀幫真,此前是自己的班長也是自己的師傅。嘮著嘮著,梁浩的眼淚順著臉頰流了下來︰要不是銀班長,我就不會練就那一手過硬“絕活”,更別說立功提干了。

接下來的采訪,讓記者更為驚奇的是,銀幫真的師傅李家樂現在是一營副營長。“成就別人,其實就是成就自己!”李副營長笑意漾在臉上。

傾囊相教“傳”,悉心竭力“幫”,以身作則“帶”,演繹了四代士官師徒“接力提干”的動人故事,也催生了“一生二、二生四”的“人才裂變效應”。

采訪中記者欣喜地看到,北部戰區陸軍基層各部隊士官“大師傅”們正用自身的行動,書寫著軍營版“新師說”。

“桐花萬里丹山路,雛鳳清于老鳳聲。”隨著我軍改革的深入推進,士官從事的崗位越來越多樣,擔負的任務越來越重要。回頭再看那些“豁達”的士官師傅們,就不難理解了︰正因為舍棄了個人私利,他們的技術和經驗得到傳承,他們從事的事業後繼有人,而他們的崇高必將被戰友們傳頌、銘記!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