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競技思維,戰爭是最不講公平的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江永紅 栗振宇責任編輯︰王俊
2018-06-14 02:02

從“素練之卒”到“能戰之兵”

■栗振宇

左宗棠有句名言,“素練之卒,不如久戰之兵。以練技而未練膽故也”,強調膽氣對戰斗力的重要性。誠然,膽氣是戰斗精神的重要表現,也是平時練兵的關鍵環節。但是,“素練之卒”與“久戰之兵”的差異,豈止“膽氣”?在相對和平的狀態下,如何把“素練之卒”打造成“能戰之兵”,是一個涉及多個層面的復雜問題。

可以說,沒有哪一支軍隊不希望自己的官兵通過平時的“素練”,實現戰場上的“能戰”。但很多時候,由于種種原因,最終事與願違。300多年前,哲學家王夫之在《宋論》中談到,沒有經過訓練的兵,能不能打仗?答案是肯定不能。那麼,平日里經過反復訓練的兵,是不是就肯定能打仗?答案是“固不可也”。為什麼呢?他說得很形象︰“世所謂教戰者︰張其旗幟,奏其鉦鼓,喧其呼噪,進之、止之,回之、旋之,擊之、刺之,避之、就之;而無一生一死、相薄相逼之情形,警其耳目,震其心神。則教之者,戲之也。日教之者,日戲之也。教之精者,精于戲者也。--敵在前,目熒魄蕩,而盡忘之矣。即不忘之,而抑無所用之。是故日教其兵者,不可使戰也。”簡言之,如果平日里的訓練像“演戲”,自以為是地按照既定套路、甚至是落後套路反復訓練,那麼“戲”演得越精,“素練之卒”就離“能戰之兵”越遠。這種情況,在歷史上不知釀成多少血的教訓。

“素練之卒”與“能戰之兵”,更多講的是個體。但是,讓“素練之卒”成長為“能戰之兵”的軍事訓練,卻是一種集體行為,也是一個相對長時間的過程,受到目標追求、戰術理念、組織方式、行為規範等多重要素的制約。所有這些要素,鋪就了軍事訓練的“文化土壤”,其與實戰要求的契合度,直接決定著“素練之卒”能否真正成為“能戰之兵”。如果其中有一個方面出現偏差或者“變異”,都可能導致訓練與實戰脫節。而在與實戰脫節環境下進行的“素練”,哪怕單個士兵再努力,也可能在戰場上“水土不服”,很難形成真正的戰斗力。

“橘生淮南則為橘,生于淮北則為枳,葉徒相似,其實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異也”。戰士的個體差異相對不大,但不同的訓練文化卻從根子上左右著戰斗力的生成,塑造著不同素養水準的軍人,進而決定一支部隊的戰斗力。

先進的實戰化訓練文化,絕不會把“實戰化”僅僅停留在嘴巴上,而是時時處處把“戰”的思維滲透到“練”的方方面面,其承載的是與實戰最接近、甚至高于實戰的訓練標準,催生的是真正為戰場而生的“能戰之兵”。對于這樣的軍人來說,因為長期浸染在“戰”的氛圍里,其思維和行為方式早已經超越了“練”的層面,“練”在他的心目中只是“戰”的另一種形式而已。即使在未見硝煙的和平環境下,他亦是如此專注而警覺,如此自信而勇敢,如此不能容忍與打贏無關的任何“沙子”,因為他要讓自己永遠處在離勝利最近的位置上。這樣的軍人,一旦戰爭打響,就是一把插向敵人心髒的尖刀。這樣的部隊,一旦戰爭打響,就是讓對手心驚膽寒的虎狼之師。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