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訓場≠"第二操場" 野外駐訓如何訓出"野味"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林忠祥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8-06-17 01:11

野外駐訓,為的就是讓訓練走出操場、走近戰場。如果野訓場毫無陌生感,甚至成了“第二個操場”,野訓的意義難免大打折扣。

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多些陌生感 少些老面孔

——野外駐訓如何訓出“野味”ヾ

■林忠祥

野外駐訓,為的就是讓訓練走出操場、走近戰場。如果野訓場毫無陌生感,甚至成了“第二個操場”,野訓的意義難免大打折扣。

戰爭,不會挑在你熟悉的地域打響,什麼樣的復雜環境都可能出現。平時在復雜陌生環境練得越多,戰時隨機應變的底氣就越足。如果長期固守“一方水土”,哪怕練得再熟,走上戰場也容易“水土不服”。可以說,挺進復雜環境訓、開進陌生地域練,是野外駐訓的本義,也是其價值所在。

縱觀古今中外的戰例,一些軍隊敗就敗在“陌生”二字上。赤壁之戰曹操數十萬雄兵因不熟悉水戰特點而受到重創,拿破侖和希特勒皆因對嚴寒氣候考慮不足而嘗到苦果。可見,平時在熟悉的環境、以熟悉的方式訓練,一旦遭遇陌生的戰場環境、陌生的作戰樣式,就可能舉止失措、進退失據,終致戰場失利。

敢于進入陌生領域、應對陌生情況、適應陌生“水土”,是我軍的一個優良傳統。解放戰爭時期,東北野戰軍激戰林海雪原、縱橫華北大地、南下碧海椰林,萬里轉戰、所向披靡;抗美援朝戰爭進行境外作戰,也打得有聲有色、勝得氣壯山河。正因為那時的人民軍隊常闖新地域、常走陌生路,才提高了部隊適應能力、增強了官兵打贏本領,不管在哪打、跟誰打、怎麼打,都能勝券在握。

當前,我軍大力推進實戰化訓練,官兵適應復雜陌生環境的能力不斷提高。然而,野外駐訓“練熟避生”的現象,仍一定程度存在。有的單位每年野訓都到同一個地方,每場演練都在同一塊地形,每次進攻都是同一座高地,雖然看起來轟轟烈烈、熱熱鬧鬧,但年年是“翻版”、次次搞“臨摹”,毫無創新感可言。

一名軍事心理學專家曾對100名服役超過3年的士兵進行跟蹤調查,結果發現,同樣的訓練內容,在陌生環境訓練的效果明顯高于在同一地方重復訓練的效果。我們不妨反躬自問︰看慣了駐訓場“老面孔”,倘若進入陌生地域,能否準確識別地形,正確判斷方向?能否適應氣候環境,避免非戰斗減員?能否有效操控裝備,確保聯得通、不趴窩?這些問題搞不明白、心里沒底,就可能給戰場制勝埋下隱患。

“敵人”可以假想,“戰場”則需設計。前不久,某訓練基地對訓練場重新進行規劃,把河上的簡易橋換了地方,把三岔路改成了斷頭路,對干擾設備進行了升級;中部戰區某部將官兵從熟悉的密林深山拉往陌生的戈壁灘頭,並讓官兵適應低壓缺氧環境……開展野外駐訓就應多一些這樣的“戰場設計”,從地理環境、電磁環境乃至氣象環境等入手,多設難局、險局、危局,錘煉官兵險中求勝、危中求安、殘中求全的能力。

今天,我軍走出去的步子越來越大,使命任務也不斷拓展。只有強化多領域、多時空、多天候訓練,才能有效抵達、有力行動,才能不負重托、不辱使命。如果在訓練中限于一時一域、不知求新求變,“答案寫好了,才發現題目已經變了”,哪怕考分再高,也難以做到能打仗、打勝仗。

訓練提升“陌生系數”,戰時才有“打贏底數”。我們只有以使命任務為牽引,把野訓條件設逼真、把野戰能力提上去,才能做到一旦有事,不分地域、不管季節、不論環境,召之即來、來之能戰、戰之必勝。

(作者單位︰31606部隊)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