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口艦︰在祖國的注視中默默擔當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範江懷 陳國全 段江山 等責任編輯︰李丹妮
2018-07-28 06:04

艦陣如虹,白浪如練。

2018年4月12日,中央軍委在南海海域舉行海上閱兵,48艘戰艦、76架戰機、10000余名官兵光榮接受習主席檢閱。

作為航母打擊群受閱艦艇的一員,海口艦官兵神采奕奕、激動不已。

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海口艦演練瞬間。王棟

 ●不負重托,在領袖的目光里乘風破浪 

●練膽礪性,在夢想的召喚下駛向大洋

●負重前行,在祖國的注視中默默擔當

海口艦︰熱血之艦

■解放軍報記者 範江懷 陳國全 段江山 特約記者 周啟青

空閑的時候,樊繼功喜歡凝視那張不知看了多少遍的世界地圖。

身為海口艦艦長,沒有誰比他更熟悉這艘國產現代化驅逐艦跨越印度洋、太平洋、大西洋的深藍航跡。

有人問樊繼功︰最喜歡的顏色是不是深藍?這位海軍上校點點頭,卻又搖搖頭。

“除了深藍,我還喜歡紅色。”在樊繼功看來,倘若給海口艦取景,除了深藍的大洋背景,主桅桿上的鮮紅國旗當是“點楮之筆”。軍艦停靠碼頭時,樊繼功還喜歡在前甲板上注視著迎風招展的鮮紅軍旗。

還有一些“紅色”看不到,卻同樣鼓舞人心。無數個遠航的日子,樊繼功真切感到,那國旗、軍旗上的“紅色”就在自己和戰友們的身體內脈動著,仿佛是永遠也用不完的燃料——他確信,是這些“燃料”讓一次次挺進深藍的海口艦更加自信、從容。

熱血忠誠的顏色,深植在海口艦官兵的頭腦深處,沸騰在他們的年輕血管里,鋪展成“航行34萬海里、近3萬個小時”戰風斗浪的履歷,凝固成“人民海軍史上多個第一”的底色。

樊繼功眼中的“紅與藍”,不僅映照著一艘軍艦的深藍夢想,還演繹著一艘軍艦的熱血忠誠。

不負重托 熱血忠誠

“黨把任務交給我們,我們不能辜負厚望”

艦陣如虹,白浪如練。

2018年4月12日,中央軍委在南海海域舉行海上閱兵,48艘戰艦、76架戰機、10000余名官兵光榮接受習主席檢閱。

作為航母打擊群受閱艦艇的一員,海口艦官兵神采奕奕、激動不已。

2012年12月8日,習主席首次離京調研視察部隊就來到海口艦,與官兵一起航行,共進午餐,親切詢問水兵的日常訓練、工作和生活。領袖的殷殷囑托,深深地刻在了海口艦官兵的心里。

那一張習主席與水兵在艦艏合影的照片,掛在海口艦的通道文化櫥窗里,格外醒目;那一頁習主席親筆簽名留下的航海日志,陳列在海口艦所在支隊的軍史館里,時刻激勵著每一名官兵。

受到習主席視察和檢閱——這,不僅僅是海口艦官兵的榮耀,更體現了習主席對海軍建設的關懷和厚望。

或許,只有熟悉人民海軍發展史的人,才能更深切地體會,海口艦所承載的是怎樣的夢想、所肩負的是怎樣的使命。

正是那次視察嶺南部隊之行,習主席作出重要論斷︰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是中華民族近代以來最偉大的夢想。這個偉大的夢想,就是強國夢,對軍隊來講,也是強軍夢。

中國夢,強軍夢。從入列的那天起,海口艦便航行在實現夢想的偉大航道里。

“黨把任務交給我們,我們不能辜負厚望!”回憶13年前的入列儀式,海口艦首任政委梅文至今不忘當初代表官兵許下的承諾。此前,梅文專門帶領接艦官兵來到嘉興南湖紅船、中共一大會址尋根。在這位後來擔任遼寧艦首任政委的優秀指揮員看來,從南湖紅船這艘我們黨的“母親船”,到披堅執銳、走向深藍的“中華神盾”,有一種血脈在賡續傳承、有一種力量在凝聚迸發。

13年來,這支年輕的部隊,始終身處大洋心向黨,航行萬里不迷航︰每當遇到險情時,黨員骨干總是沖在最前面;每到一處海戰紀念地、每逢重要紀念日,向黨旗宣誓是雷打不動的教育活動。

2017年8月1日,建軍90周年的喜慶日子,海口艦從三亞某軍港解纜起航,執行第27批護航任務。

這是海口艦第三次執行亞丁灣護航任務。在奔赴護航海域的航行途中,海口艦政委鄒琰在一次黨課上,深情回顧了習主席視察和檢閱時的情景。他說︰“習主席的囑托就是催征戰鼓,激勵著我們續寫‘護航先鋒艦’新的榮光!”

不負重托,熱血忠誠。近年來,海口艦官兵始終牢記習主席囑托,劈波斬浪砥礪實戰刀鋒,先後出色完成了30余項重大任務,刷新了數十項海軍紀錄……

練膽礪性 熱血豪情

“不怕狂風惡浪、不怕流血犧牲、不怕任何敵人”

兩年前,樊繼功參加了一場海軍英模座談會。在那場座談會上,來自海軍各個時期、各支部隊、各條戰線的66名英模代表聚集一堂,暢談海軍精神,共話使命擔當。

麥賢得、高翔、戴明盟……身為海口艦第六任艦長的樊繼功,認真聆听著新老英模對話,一邊感受海軍歷史上涌現出的西沙精神、南沙精神、核潛艇精神等海軍精神的時代真諦,一邊欣慰于海口艦官兵渾身充盈的“敢戰之氣”。

海口艦所在某驅逐艦支隊的前身是戰功赫赫的海軍某護衛艦大隊。如今,這支英雄部隊的名稱變了,官兵換了一茬又一茬,戰艦和裝備也經歷多次升級換代,但在樊繼功看來,“紅色基因這個制勝密碼沒有變”。

一次參加多國聯演任務,演習規定可使用彈藥數較少,卻要完成數次對海射擊。這意味著命中的幾率大大減少。受領任務後,主炮班長李明信心滿懷立下軍令狀,實彈射擊時取得了3發2中的優秀成績。海口艦官兵過硬的專業素養,贏得了外軍的尊重。幾天後,他們專門托人將主炮擊中標靶的圖片裝裱後送到海口艦。

“軍人的榮譽,是靠過硬的本領和無畏的血性拼來的。”這句話在海口艦官兵中間口耳相傳。

2014年,海口艦奉命緊急出航執行某搜救任務,在海上連續奮戰近2個月,創造了海軍艦艇非值班狀態出動速度最快、執行任務時間最長和跨越海域最廣的紀錄。

那年,參加某重大演習任務,海口艦一連打了兩個漂亮仗︰成功攔截抗擊某新型導彈,主炮連射擊沉靶船。

“不怕狂風惡浪、不怕流血犧牲、不怕任何敵人”,海口艦所在支隊主干道上的這句標語,既是海口艦官兵的精神坐標,也是他們的真實寫照。

2015年10月,超強台風“彩虹”正面襲擊湛江,正在廠修的海口艦在錨地防風時,主錨錨鏈斷裂,被風浪推著向岸邊撞去。

情況危急!“轉換燃機、拋副錨!”關鍵時刻,艦長樊繼功果斷下達命令。狂風暴雨中,全艦官兵奮勇爭先。黨員骨干帶頭往外沖,大家腰系繩索,手拉手地趴在甲板上爬向副錨絞盤,經過4個多小時的奮戰,終于成功處置險情。

“我們是一支打不垮、壓不爛的戰斗隊。”時至今日,艦長樊繼功談起這件事仍洋溢著自豪,“在任何困難面前,海口艦都能爆發出極強的凝聚力、戰斗力!”

海口艦首任艦長胡偉華有句著名的“口頭禪”——沒有海口艦完成不了的任務。這些年來,海口艦在危急時刻“敢頂上”,現實威脅“敢沖上”,強敵當前“敢較量”︰輪機技師周帥,奮不顧身排除機艙險情;副觀通長王保德,頂著9級風浪把自己綁在桅桿上排除天線故障……

練膽礪性,熱血豪情。15年來,從接裝到全面形成戰斗力,海口艦在一次次的戰風斗浪中留下一連串閃光航跡,創下一個又一個輝煌業績,成為聞名遐邇的“明星艦”。

負重前行  熱血擔當

“能在一艘現代化的軍艦上服役,真恨不得把所有都獻給它”

一艘戰艦感動了一座城。

今年5月中旬,海口艦入列以來首次“回家”︰軍艦靠泊海口秀英港,舉行軍艦開放日。碼頭一時人頭攢動,一邊是從全國各地趕來排隊參觀的民眾,一邊是忙著引導和解說的官兵。

引導員、四級軍士長李飛的計步器顯示,那一天他的步數高達2萬3千余步。在李飛的印象中,海口艦這些年也一直在風塵僕僕地趕路。

“連續執行多項重大任務”的背後,是海口艦官兵負重前行的熱血擔當。

2008年,輪機技師周帥隨海口艦執行首批亞丁灣護航任務。124天的海上漂泊,始終牽動著妻子許莉萍的心。

從戰艦起航的那一刻起,所有關于丈夫的消息都隨著母港內尾流的消散消失在無盡的大洋里。也從這一天起,許莉萍晚上7點,常會準時坐在電視機前,期盼著能看到首批護航的新聞。

然而,很長一段時間,“首批護航編隊”這個關鍵詞始終沒有出現在新聞中。

“莉萍,好久沒有關于周帥的消息了,是不是有什麼事啊?”和許莉萍住在一起的婆婆也惦念著兒子。“媽,沒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許莉萍寬慰道,“周帥他們艦是最先進的驅逐艦,我相信他,相信海口艦,相信中國海軍的實力。”

大年三十團圓之夜,許莉萍哄睡孩子之後,躺在床上輾轉反側,想象著丈夫在萬里之外該怎麼過節。這時,手機響起︰“莉萍,是我,家里都還好吧?”這熟悉而又溫暖的聲音讓許莉萍一時哽咽,雙眼噙滿淚花……

一轉眼9年過去。這一年,周帥難得有機會休假。回到老家,他帶著妻子和孩子到親戚家都走了一遭。正當他和孩子一起制訂暑假作業完成計劃時,電話來了︰“執行重大任務,速歸。”

回到部隊,周帥才知道要執行第27批護航任務。周帥心里牽掛著孩子的學習,跑到書店購買了同一套作業,帶上了艦艇。

“爸爸和你一起做作業,看看誰更厲害。”護航的日子里,周帥每天值班結束,無論多晚多累,第一件事就是按照計劃做完習題,算準時差,準點撥通家里的電話。

暑假作業就這樣在距離千里的電話兩端完成。那天,兒子問︰“爸爸,你什麼時候回來啊?”“等你放寒假的時候,爸爸就回來了,到時候,我們再一起完成寒假作業。”周帥說。

如果把海口艦比作一本書,周帥一家人的故事在這本書里再普通不過。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航道上,海口艦不僅承載著強軍興軍的夢想,還承載了無數這樣的故事。

一次執行緊急搜救任務,去門診補牙的主炮區隊長皇甫曉偉,剛剛注射麻藥就接到出發的命令。這一出發就是近兩個月,那顆牙不但沒有補成,還在遠航途中脫落了。直到現在,每次舌頭踫到缺牙處,皇甫曉偉就想起那次行動。

至今,皇甫曉偉仍珍藏著10年前首批護航時妻子沈艷萍發回的“手機短信便條”。那時,因為通信不暢,護航編隊委托支隊政治部專門安排工作人員充當官兵和家屬的“聯絡中轉站”,將家屬發來的短信打印出來,分發給護航官兵。

如今,通訊條件大大改善,護航官兵再也不用擔心與家屬的通訊聯絡。當年留下的短信便條,成了官兵的珍藏。每次撫摸那些便條,歉疚和感激便會同時涌上皇甫曉偉的心頭。那些便條上從來都是“報喜不報憂”——父親3次做手術,家里都對他嚴密封鎖消息,直到探親回到老家時才知道實情。

“能在一艘現代化的軍艦上服役,真恨不得把所有都獻給它……”一次座談,听到一位戰士的發言,海口艦政委鄒琰的心情久久難平︰“作為一名海軍軍人,胸中就要時刻裝著大海、裝著國家、裝著使命擔當!”

為了這份擔當,海口艦一代代官兵負重前行的足跡里,浸透著汗水、鮮血乃至生命。

那年春節前夕,一項重要任務下達給海口艦。當晚,艦黨委收到100多封請戰書。一年內,海口艦在海上航行時間接近10個月。副政委羅峰的妻子因罹患淋巴癌不幸去世,他卻因為在海上執行任務未能及時趕回。

那年,副艦長李殿軍的猝然離去,令海口艦官兵至今異常痛心。那是在接艦期間,李殿軍一直鉚在艦上,全然沒有察覺身體對他發出的種種警告。醫院診斷︰李殿軍因長時間過度勞累,癌細胞大面積擴散。住院18天後,李殿軍永遠離開了並肩戰斗的戰友,離開了他摯愛的戰艦。

“每個人都會做夢,而我的夢是藍色的,這個藍色的夢,也是所有中華兒女的夢,它從荒古始,已歷經千年、深邃久遠……”隨海口艦執行第10批護航任務的支隊政治部干事楊鍇,寫成30余萬字的《我的護航》。在書里,他多次提到海口艦的艦歌——

“我們是海上的蛟龍,人民重托記心中,為了萬家團圓與祖國安寧,勇往直前我們決戰決勝……”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