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生命講完最後一課:"在他眼里,課比天大!"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錢曉虎 吳科儒 吳國東責任編輯︰張穎姝
2018-09-09 04:18

“做人就得講原則,是軍人就要有軍人的樣子,是教師就要有教師的師德”

司南的課講得好,可他的“軸”也是出了名的。

2012年,司南擔負學校首批全漢語授課的少數民族學員隊某門課程教學任務。抽象的理論概念,讓部分漢語水平偏弱的學員理解起來有些吃力。期末參考35人,17人不及格。有同事勸他︰“那些58、59分的,把平時成績抬高一點,合格率就上去了,這麼多不及格,要被追責的。”

“該是啥就是啥,有問題我寫檢查。”司南如實上報成績,並組織學員補課,他用漢語講,請同事艾海提用維語翻譯,直到17名學員全部補考合格。那個寒假,司南幾乎都在忙著備課、補課、寫情況說明。

司南的嚴,有時候讓人覺得他情商太低,可他說︰“做人就得講原則,是軍人就要有軍人的樣子,是教師就要有教師的師德!”

愛軍營、愛講台、愛學生……今年初,學校調整改革,司南所在教研室超編4個崗位,意味著有4人要脫下軍裝。司南考慮到身體和家庭原因,主動申請退役。等待離隊期間,手術後心髒像裝了石英鐘一樣“嗒-嗒”作響,可他仍堅持講課,經常一堂課講下來,秋衣秋褲都會濕透。大家勸他坐著講,可司南說︰“坐著講沒感覺!”

“你身體都這樣了,畢業論文答辯的事就交給其他人吧!再說你都快退役了,還那麼拼命干嘛?”看著虛弱的司南,妻子周靜薇心疼地勸他。可司南卻說︰“我將退役了,但我的學員還沒有畢業!”

6月27日,畢業論文答辯當天,已被批準退役的司南一如既往認真提問點評每位學生,從早上一直忙到晚上8點。回到家時,他已累得臉色蒼白、直不起腰。

沒想到,剛剛過了一天多,他就永遠離開了。他生前發出的最後一條微信,仍在詢問論文答辯情況。距他去世,只有7個多小時!

司南犧牲後,兩名戰友連夜含淚創作歌曲《來不及說聲謝謝您》,听來令人動容——

您送給我的書還在,論文還在批改,可是您已經離開。

來不及說聲謝謝您,因為一切都太快。

只有您種下的白楊還在,我會在邊防線上守候,不離開……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