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軍聯合作戰指揮體制全新亮相,聯戰聯訓提速運行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蔡鵬程責任編輯︰張穎姝
2018-09-26 03:02

9月下旬,剛剛參加完俄羅斯“東方-2018”戰略演習的中方參演部隊陸續回撤歸建。在這場規模空前的跨國軍演中,我軍新建成的聯合作戰指揮體制經受了硝煙檢驗——軍委、戰區兩級指揮機構首次開赴境外點兵,成功組織陸空聯合戰役行動演練。回望演習場風雲,參演的指揮員們感慨不已︰隨著我軍領導指揮體制改革的推進,聯的壁壘已被打破,戰的效能正在凸顯。

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文章——

我軍聯合作戰指揮體制在改革重塑中全新亮相

聯戰聯訓提速運行書寫時代新篇

突破長期實行的總部體制、大軍區體制、大陸軍體制,健全軍委、戰區兩級聯合作戰指揮機構,領導指揮體制實現歷史性變革

解放軍報訊  記者蔡鵬程報道︰9月下旬,剛剛參加完俄羅斯“東方-2018”戰略演習的中方參演部隊陸續回撤歸建。在這場規模空前的跨國軍演中,我軍新建成的聯合作戰指揮體制經受了硝煙檢驗——軍委、戰區兩級指揮機構首次開赴境外點兵,成功組織陸空聯合戰役行動演練。回望演習場風雲,參演的指揮員們感慨不已︰隨著我軍領導指揮體制改革的推進,聯的壁壘已被打破,戰的效能正在凸顯。

“這次,我們切身感受到聯戰聯訓帶來的成效!”全程參與這次演習作戰籌劃的北部戰區聯合參謀部聯合訓練局局長李紅超的話,道出了不少官兵的心聲。早在上世紀80年代,我軍就開始探索聯合作戰指揮路子。然而,由于體制性障礙未從根本上破除,“聯不起來”的問題長期制約著部隊戰斗力提升。

歷史,被一支如椽大筆的戰略擘畫改寫——黨的十八大以來,習主席親自領導和推動我軍領導管理體制和聯合作戰指揮體制一體設計,推出了一系列重大改革舉措︰撤銷七大軍區,調整劃設五大戰區,打破大陸軍體制,健全軍委聯合作戰指揮機構,組建戰區聯合作戰指揮機構,形成軍委管總、戰區主戰、軍種主建的新格局,實現了我軍組織架構的歷史性變革,我軍體制、結構、面貌煥然一新。

這是幾個具有非凡意義的歷史時刻——2016年2月1日,習主席為新建立的五大戰區授予軍旗並發布訓令;同年4月20日,身著迷彩服的習主席首次以軍委聯指總指揮身份,視察軍委聯合作戰指揮中心;黨的十九大閉幕後的第10天,習主席再次來到這里,就提高聯合作戰指揮能力作出重要指示。

統帥千鈞授,三軍一念同。這些高瞻遠矚的戰略擘畫,給部隊演兵場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過去相對獨立的不同軍種部隊,如今在戰區的調度下常態化開展聯演聯訓;過去軍區抽組指揮機構時的商請函,如今在戰區改成了指揮命令;過去難以共享的數據信息,如今源源不斷在戰區內諸軍種部隊間流轉;在全軍各個方向的演訓場上,偵察不再“各自為戰”,指揮不再“各唱各調”,火力不再“各打各的”,一個個聯合鐵拳在能力重塑中淬火而生……

記者在“東方-2018”戰略演習中方聯合戰役指揮部看到,這個由北部戰區抽組而成的指揮機構中,身穿海軍、空軍迷彩服的指揮人員佔了一半。目光所及,情報分析處理、籌劃火力打擊、聯合指揮控制、綜合後裝保障多是軍種協同。一位戰區領導介紹︰“以戰領訓,以聯為綱,我軍聯戰聯訓正在從過去的‘物理組合’走向‘化學反應’。”

千軍萬馬看指揮。軍委和戰區兩級聯合作戰指揮機構常年枕戈待旦,及時穩妥處置各種重大突發情況和組織系列聯合演訓活動。釣魚島常態巡航、南海維權、反恐維穩、重大活動安保……近年來,我軍在多個戰場捷報頻傳,離不開統一高效的聯合指揮。對此,軍事科學院戰爭研究院軍事專家李抒音認為,我軍聯合作戰指揮體制已進入提速運行的新紀元。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