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焰冶煉的意志和信念的刻度

來源︰解放軍報•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作者︰王冠彪 曹慧民 呂永岩 王超責任編輯︰楊帆
2018-10-12 06:35

3、榮譽

1952年10月11日,農歷8月23。這是一個精心選擇的沒有月亮的夜晚。

此前,每個志願軍戰士都收到一份來自祖國親人的慰問禮包,里面還有一枚閃閃發光的抗美援朝紀念章。

程連長特意穿上了一件新軍裝,集合隊伍,喊了一聲︰“同志們,讓我們把祖國人民授予的抗美援朝紀念章戴在胸前吧!”

邱少雲和戰友們紛紛將紀念章莊重地佩戴到胸前。

連長大聲問︰“祖國人民給了我們無上的光榮,我們該用什麼回報親人呢?”

“拿下391,消滅侵略者!”戰友們異口同聲地回答。

指導員走到邱少雲身旁,邱少雲低沉著說︰“老連長犧牲了,我要替他報仇!”

指導員的眼圈紅了。不久前的一次戰斗,老連長被子彈打斷了腿部大動脈,血不住地涌,他一直向前沖鋒,直到倒下。

指導員拍了拍邱少雲的肩膀說︰“好樣的!”

白色的薄霧托起天邊殷紅的晚霞,向師長站在隊伍前面,做開拔前的最後動員。

“同志們,為了確保戰斗勝利,在發起沖擊之前,哪怕就是面臨死亡,也絕不許暴露目標。不論發生什麼情況,都必須嚴守軍事上的信條︰堅決地犧牲個體,保證整體的勝利。”

邱少雲靜靜地听著,把首長的話牢牢刻記在心中。

4、意志

夜,萬籟俱靜。部隊悄無聲息地匍匐在夜的黑幔里,潛伏到敵人的眼皮底下。

邱少雲所在的一排爆破班距離敵人的工事最近,只有60米。鐵絲網像魔鬼的牙齒,橫亙在面前,透過灌木和草的縫隙,能看到高地上鬼魅一般的暗堡,听到流動哨兵發出的咳嗽聲。

這樣近的距離,就是一只兔子的跑動,也會引來山脊上地堡、交通壕里的機槍、步槍、沖鋒槍惡毒的交叉火舌。

邱少雲當然知道,在發起沖鋒前,自己就是一叢草木,所有潛伏的人都只是深秋的草木,不能讓敵人看出絲毫異樣的跡象。

夜風裹著寒霜,很快將薄薄的軍衣打透。臨近拂曉,氣溫降到零度以下,所有的戰士都以超常的毅力抵御著寒冷,當然更要緊的是忍住不能咳嗽。

終于,淡淡的乳白色抹掉了夜色的濃黑,山坡披上了一層濃霧。當濃霧被東方迸發出的紅色光焰一片片撕破的時候,凶險的391高地露出清晰的輪廓。

在邱少雲側後不遠處的副班長李士虎,兩眼緊緊盯住前面密布的鐵絲網和碉堡群。他看了一眼隱蔽在自己側前方的邱少雲,發現他好像正用鼻子聞著面前的土地。

前幾天听到家鄉土改的消息,邱少雲就抓起一把泥土,放在鼻子跟前聞了又聞。

太陽越升越高,光焰變得火辣辣的。草叢中的螞蟻、蟋蟀、螻蛄、蠍子、草爬子開始活躍起來。

這時,一個意外發生了。

敵人一個班的5個兵拎著水桶鑽出地堡,朝李士虎、邱少雲等人隱蔽的方向走來。踩踏蒿草發出悉悉索索的聲音越來越近,20米、15米、10米……

沒發現任何蛛絲馬跡,敵人就走到山坡下的一條小溪邊,邊吸煙邊張望。埋伏在草叢里的戰士又驟然緊張起來。

敵人什麼也沒發現,小心翼翼地往回返。腳步聲再次響起,這次他們是自下而上地往回返,坡上的情況一目了然。戰士們屏住呼吸,心都蹦到了嗓子眼。

突然,一個敵人一腳踩到了一個潛伏戰士的身上,嚇得連忙後退兩步,撒腿就朝山上跑。幾個人一邊跑,一邊向草叢里“砰”“砰”放槍。

5、烈火

糟了,敵人發現了目標。

這5個家伙一旦跑上山,山上敵人的大部隊必定居高臨下惡狠狠地撲下來。

40米、35米、30米……李士虎看了邱少雲一眼,邱少雲在草叢下緊緊抓著沖鋒槍,兩眼冒著火。

但沒有命令,誰也不能輕舉妄動。

突然,一陣嘶鳴聲劃破天宇,緊接著,山坡上響起接連不斷的爆炸聲。關鍵時刻,我軍指揮所命令後方的炮兵開火了。

李士虎見邱少雲扭過頭,沖他微微笑了笑。

敵人顯然覺察到了什麼,半小時後,空中出現了敵機。隨著敵機的俯沖,航彈、地面的炮彈、子彈,鋪天蓋地傾瀉下來,山坡上硝煙彌漫,彈石橫飛。邱少雲和戰友們緊緊匍匐在草叢中,一動不動。

敵機扔光了裝載的炸彈,飛走了。漸漸地,地面的槍炮聲也停止了,炮火轟炸過的山坡出現了短暫的寂靜。

沒一會兒,敵人開始投放燃燒彈,火焰立刻升騰起來,刺鼻的濃煙籠罩了潛伏區,燻得人喘不過氣,但更多的烈火被風卷離了潛伏區。

這時,又一顆燃燒彈炸開。一團烈火落在邱少雲隱蔽的上風頭,蒿草立刻燃燒起來;風助火勢,火助風威,邱少雲被煙火裹住了。

隱蔽在側後方的李士虎沖邱少雲發出幾聲“呱、呱”的蛙叫。邱少雲回過頭,給了李士虎一個坦然的眼神。

李士虎看到邱少雲在身子底下艱難地挖著,把沖鋒槍和手榴彈、子彈小心翼翼地埋壓在身體下面。李士虎的兩眼模糊了……

顯然,邱少雲已經意識到死神的逼近,他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準備。

火舌爬上邱少雲的一只腿,他似乎輕輕抽搐地抖了一下。李士虎知道,這時只要打個滾,或是後退到身旁那個小水溝,他身上的火就會熄滅。

邱少雲沒有動。

火舌爬上了邱少雲的後背,李士虎不敢再看下去。他緊緊握住沖鋒槍,兩眼死死盯住前方不遠處敵火力點。

火蛇游走,發出“  啪啪”的聲響,撕扯著李士虎的神經,他似乎聞到了一股肉體焦糊的味道。李士虎嘴唇咬破了,血一絲絲流進嘴里。

火猛烈地燃燒著,邱少雲兩只手狠狠摳進了泥土里,身體還是一動不動。

邱少雲,我的好戰友!李士虎痛苦萬狀地把頭埋進草叢。

火舌爬上頭顱的時候,邱少雲似乎瞥了一眼臨近正午的太陽,頭一沉,再也沒有了聲息……

此時,1952年10月12日中午11時30分,距離發起總攻時間還有6小時。

指揮所步話機傳來連長悲憤的聲音︰“邱少雲同志在烈火中犧牲了。他直到停止呼吸,始終嚴守紀律,沒有暴露目標。”

傍晚,隨著猛烈的炮火急襲,潛伏部隊500余官兵旋風般沖向敵陣,用不到30分鐘,就將據守在391高地上的敵人全部殲滅。

志願軍戰士邱少雲年輕的生命令世人感嘆,令庸人不解地定格在26歲。翠綠的身軀化作高地上雄偉的山峰,山峰石壁上刻著鮮艷奪目的大字︰

為整體,為勝利而自我犧牲的偉大戰士邱少雲永垂不朽!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