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焰冶煉的意志和信念的刻度

來源︰解放軍報•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作者︰王冠彪 曹慧民 呂永岩 王超責任編輯︰楊帆
2018-10-12 06:35

一盞燈的秘密心髒

■王 超

“快來看喲,新油燈換舊油燈嘍!”一聲吆喝帶著幾分誘惑傳來。

一群天真的孩子圍攏過去,一听,覺得很劃算,紛紛撒腿往家跑,嚷著大人找出家中的舊油燈,去換漂亮的新油燈。

在《一千零一夜》的敘述里,正當阿拉丁的母親要清理油燈的時候,突然間,油燈迸發出一個威力更強大的精靈,隨時等候著主人的使喚。

精靈釋放魔法,阿拉丁變得非常富有,還娶了公主巴德羅巴朵爾。精靈為阿拉丁建造了一座美輪美奐的宮殿,甚至比皇帝的皇宮還要壯麗。

後來,一個心懷叵測的魔法師以“舊燈換新燈”的詐術騙走了神燈。陷入困境的阿拉丁把神燈的秘密告訴了公主,他們一起結果了魔法師的性命,從他身上又搜回了神燈。從那以後,阿拉丁和公主把神燈精心地珍藏著,從那里獲得無盡的寶藏。

從小讀過的童話故事,與現實產生了一種奇妙的聯系。曾經照亮黑暗的那盞燈,看似斑駁不堪,而拂去灰燼,在它的心髒里,卻藏著一個家族的秘密。光芒就從那里放射出來。

曾幾何時,課文《我的戰友邱少雲》的歷史細節成為網絡熱點話題,引起30萬網友點擊關注。為此,邱少雲家鄉的某報記者,特意采訪了邱少雲當年的排長曾紀有,還原歷史真相。

85歲的老人顯得十分激動,流著眼淚說︰“我距邱少雲5米遠,親眼看著火苗燎著了他……”他說,《我的戰友邱少雲》是我的戰友李元興寫的,邱少雲犧牲的細節確鑿屬實,文章沒有詳盡記錄所有細節,但這絕不能就妄自推測邱少雲的故事是杜撰的。

據悉,2001年課改時,某出版社取下了《我的戰友邱少雲》。2007年畢業的小學6年級學生,成為最後一批從語文書中讀過這篇課文的學生。

巧合的是,銅梁縣地方記者采訪的當天,縣實驗小學六年級學生正在進行紅色經典故事演講比賽,講的就是邱少雲的故事。“邱少雲震撼人心。”11歲的小學生龔凌雲說,她是通過課外讀物了解邱少雲故事的。

作為一種精神基因,邱少雲的精神已深深融入我們民族的偉大精神之中。

插圖 朱凡

閃耀在太陽里

■王冠彪

太陽看見了那片飄浮的烏雲,風卷集著它蠢蠢欲動,越來越暗,猙獰地向太陽碾壓下來。就在烏雲似乎遮蔽太陽光輝的瞬間,一只無形的陰森森的黑手伸向了豐碑上的英靈——張思德、董存瑞、黃繼光,當然還有邱少雲。

英雄無言,但故事卻不能不重述……

一個偶然的機緣,我看到了軍旅作家呂永岩這段寫在筆記本上的創作手記。前為凝重的寓言,後面的結句似一聲裂帛。

在此之前,同為軍旅作家的王樹增接受電視台的采訪。年輕漂亮的主持人突然問他,王老師,現在網上說黃繼光是假的,你做何評論?

有著40多年軍齡的王樹增震驚了,他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憤然說道︰“這個節目不做了,我以個人名義封殺你這個電視台。”

待心情平靜下來,他語重心長地說︰“黃繼光不但是真的,而且還活著,永遠在我的心里活著。43年前我還是少年的時候,第一次穿上軍裝,他是我的軍中前輩。就是今天‘黃繼光連’每天早上點名時,呼喊黃繼光的名字,全連喊到。為什麼?軍隊是要打仗的,我們靠著這股氣,這股氣就是英雄主義精神;我寫《朝鮮戰爭》這本書,勘察了朝鮮戰爭的戰場,詳盡地了解那些英雄犧牲的背景和細節。那是不容置疑的。”

主持人被他冷峻的神情嚇壞了,連說︰“您千萬別生氣,就當我說著玩吧。”王樹增說︰“孩子啊,我有一句話不知道當說不當說,什麼都可以說,我不反對你們娛樂至死,但祖宗是不能說著玩的。這個世界上沒有一個有出息的民族隨便調侃自己的先輩,我們這個國土上高樓大廈太多,紀念碑太少太少。”

欣喜,中央軍委批準新增“獻身國防科技事業杰出科學家”林俊德、“逐夢海天的強軍先鋒”張超為全軍掛像英模。新的英雄故事又將繼續激勵著我們在強軍道路上砥礪奮進!

(解放軍報•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