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涌邊關40年︰那些變與不變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鄭蜀炎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8-11-04 07:00

“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特別策劃

潮涌邊關40年︰那些變與不變

■鄭蜀炎

評價輝煌歷史,需要經典之語。

列寧曾經指出,馬克思恩格斯對歷史最大的貢獻,就是把“偉大的認識工具給了人類。”祖國改革開放的偉大事業與進程,讓我們如此深刻地理解了導師的話——

40年時空疊影間的那些光榮與夢想、凝重與瑰麗,見證著掌握了“偉大的認識工具”的中國人民是怎樣創造出史詩般奇跡的。

新疆軍區卡拉蘇邊防連官兵在邊防線上聯合巡邏。

1、一切故事莫不是時間的故事

中國文字以其獨特的形象感,往往讓人產生豐盈的意會聯想。比如,說到“改革”“開放”這些詞時,那雲之下、水之上、山之峰的國門與邊陲,仿佛已隱然在即;而每當我們念及邊關、疆域這些字句時,更是有一種凜冽的語境撲涌心頭,歷史滄桑,山河歲月悉在其中。

邊關一域,勢關天下。現實場景要從開端講起,所有故事皆有其推進的邏輯。

邊地疆域作為一種國土構成的自然形態,當然含有“土地的描述”這一地理概念。而千年之前所出現的“邊防”之詞,是我們祖先基于這樣的判斷︰“防者,堤壩之意也。”

然而,我們民族歷史上最徹骨的痛楚,大都肇于失去了“堤壩”邊海防。邊防從來都是“兵家必爭之地”——“爭”即戰爭,“地”即疆土,火與劍最終改變國家版圖,往往是“在痛苦中將痛苦客觀化”的血色記憶;而那些瓜分豆剖間“三分天下二分亡,猶把山川寸寸量”的歷史,至今依然是不堪回首的郁結塊壘。

一切故事莫不是時間的故事,一切故事都有屬于自己的語境。

對于軍語“兵要地志”,其實也不妨這樣理解——兵據守要地,才能完整地記載標志疆土地域。

為了這種特殊的價值承載,有這樣一些軍人劍指邊關、壯行天涯、枕戈待旦。他們用青春與生命與祖國山河約定︰祖國的邊海防史將永遠不再寫入屈辱,久遠歷史的呼喚一定會得到深度回應。

南沙永暑礁守礁官兵精神飽滿守衛碧波南海。

2、“高尚的精神”演繹出一個個常講常新的故事

“勇士資在于氣。”

與邊防軍人這個稱呼銜接的,有俠骨熱血的豪邁氣魄,有隘道雄關的英武傳奇,亦有胸懷大局的高蹈情懷。如恩格斯所說︰“在崇高的土地上,必然成長起來許多高尚的精神。”

誕生、壯大于斯的人民軍隊歷史,本身就是一部改革發展史。在祖國改革開放40年的浩蕩東風中,“高尚的精神”演繹出一個個常講常新的故事,使遙遠而廣袤的邊防線,既成為展示祖國改革開放春風撲面的窗口,又成為在創新發展中日新月異的現場。

“歲月詩編里,江湖旅色中。”幾十年軍事記者生涯,觀“窗口”走“現場”,一篇篇飛箋斗韻、烽火鼙鼓的邊防之作倒也留下許多筆墨風景。

但是,真正讓我引以為豪的,是這樣一篇新聞《六百勇士斗死神,雷場放飛和平鴿》——寫的是雲南邊防部隊提前完成大面積掃雷任務,將徹底清除了雷障的262平方公里和平土地,移交給邊疆人民。由此帶來生產用地的增加、邊境口岸的開放、邊貿交易額的增長……

這篇稿件獲得當年度的“中國新聞獎一等獎”,且是以全票通過。評委贊曰︰葳蕤春色入毫楮,新聞傳來的是祖國改革發展的澎湃濤聲。

當然,這篇采寫于1994年的新聞早已不再是新聞,幾十年改革開放之風吹拂邊疆,在全方位、多層次、寬領域,包括更大規模掃雷的高歌猛進中,令人怦然心動的新聞“猶春于綠,俯拾即是”,遠不是任何一篇作品能夠描述。

西藏吉隆民兵巡邏隊行進在吉隆邊防線上。

3、“艱苦”一詞當屬最具標志性的“邊防元素”

“風檐展書讀,古道照顏色。”昨天鮮活的新聞今天已是歷史的履跡,如果要問幾十年續變銜接的歷史中,什麼是最具標志性的“邊防元素”?

或許,筆走邊關幾乎從未離開過的一個詞可以為證——艱苦。

蒙古族有這樣的民歌︰“鷹飛在天上,影子落在地上。”歷史的進程往往投影于瑣碎之中。

春蘭罷馥、秋菊遽凋,多少年來已經忘卻了許多稿件,但剛跨入軍事記者行列時,寫的一段采訪日記卻始終執念于心︰“凡有中國軍人的地方,就應該有解放軍報記者的足跡。”

當然是年輕時的豪言壯語,但也是軍事記者的職業使然。因為在許多邊防路,留下足跡絕非易事——最難忘是墨脫路,這條由雅魯藏布江大峽谷恣意挾持的路,盡管只有約150公里,但每年僅雪山埡口化雪的3個月時間能進出。

途中無人接濟,必須自背干糧、睡山洞,在4000多米的海拔高差下攀6座冰川、涉8條河流、過5公里的絕壁、穿數十平方公里的螞蟥區……

這一串數字,讓我真正懂得了一個詞︰跋涉。

最長見識的是為增加安全系數,將越野車輪胎換成拖拉機輪胎的96公里路,走了7個小時的獨龍江山路;最抓狂的是在結凍成冰的河流上,驅車晃悠幾十公里,抵達中國版圖“雞冠”最頂端伊木河邊防的“冰道”……

一道之難帶來的是三餐之苦,“黑白餐”——白的米面與黑的脫水菜,形成高原邊防餐桌的主色調,加點綠菜葉就是最受歡迎的病號飯。

雲南怒江邊防有一段徒步界碑巡邏線約600余公里,完成一次需要一個多月的時間。給養均需人背馬馱,基本食物是大米、土豆、臘肉和野菜一鍋煮。听起來不錯,可讓你連著吃上百頓試試。

在有“上世紀80年代上甘嶺”之稱的某邊防陣地,為了保證電台工作,發燒的油機員干吞藥片,把全連僅剩的半杯淨水倒進水箱……

還有通訊、治病、探親……無不讓每個官兵經歷一幕幕“悲喜劇”。

每每瀏覽泛黃的采訪本,這句話總會濕潤了眼眶︰“何謂勝利,堅持意味著一切。”

南部戰區邊防十八連官兵在國門執勤。

4、“犧牲與奉獻”永遠契合邊防軍人心靈的脈動

一部邊防變遷史、萬卷戍邊傳奇事。

這些已為陳跡的故事,听起來很遙遠,可是請記住,它們的漸行漸遠,皆在改革開放這幾十年間。

敘述往事是為了給今天充滿現代化魅力的邊防尋找一個參照系。都說“適者生存”,何謂適者?每一個戍邊人當然得適應自己的崗位與陣地,或如青松、或如小草,扎根在任何嚴酷貧瘠的環境中。

只有懂得“水漲船高”的辯證法,保持與時代的高度耦合的“適者”才能在改革開放的征途中讀懂歷史密碼,獲取強軍力量。

改革帶來的歷史性巨變,重新定義著今日邊海防;祖國建設發展的累累碩果,燦然相陳于遙遠的邊疆。

但是,山陡水險、嚴寒酷熱、高原缺氧……這些自然環境不可改變,邊防軍人枕戈待旦、寸土寸血的責任與使命不可改變。

因此,一代代戍邊人的“犧牲與奉獻”的主題詞,永遠契合著我們前行的軌跡和心靈的脈動,激勵著我們薪火相傳地完成著新的接力。

在廣西邊防有一塊立于清代的“一號界碑”。一次采訪途中,忽聞杏花春雨般的笑聲灑落。一看,原來是一對戀人在長輩的伴隨下來這拍婚紗照。

一打听才知,隨著邊境的改革發展,在古老的界碑前留下人生最美麗時光,已成為邊境群眾的一種時尚。

紅翠依偎的甜蜜,耄耋嫗翁的笑容,愛意纏綿的定格,展示著人民的美好生活,而那蒼駁的界碑,依然凝固歷史的烽煙……

說話間,耳畔傳來誕生于新疆阿拉馬力邊防連的那首著名的軍歌,萬里海邊防處處有這激越的旋律,而今聞之更仿佛感悟到一種特別的言說心聲——《毛主席的戰士最听黨的話》……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