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年代的軍人價值到底體現在哪?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周遠 鄒貝責任編輯︰喬夢
2018-11-08 03:18

和平年代軍人怎麼認識評價自己,不是一個小問題。我們平日大力倡導像打仗一樣訓練,但如何讓官兵覺得訓練和打仗一樣光榮?作為新時代革命軍人,如果沒有發自內心的光榮感、價值感,長久的、自覺的訓練熱情從何而來?軍人受尊崇首先軍人要自我尊崇,認識不到自身價值,何來自我尊崇?

在落實“傳承紅色基因、擔當強軍重任”主題教育中,中部戰區陸軍圍繞軍人價值的話題,在所屬部隊有針對性組織了“新時代革命軍人價值觀”群眾性大討論活動,第81集團軍某旅是活動的先行試點單位。今天出版的《解放軍報》為您帶來記者在該旅的采訪見聞,一同思考“新時代革命軍人價值觀”這個問題。

由一名戰士的遺憾說開去

■解放軍報記者 周 遠 通訊員 鄒 貝

去年秋天,中部戰區陸軍一個工作組在第81集團軍某旅調研時,組織了一次座談。當時誰也沒想到,這次座談會產生一系列連鎖反應。

座談中,列兵王恆天介紹了自己的一段心路歷程。

王恆天入伍前就是一名軍迷,抱著保家衛國的志向來到部隊,各項成績提高很快,不到半年就成了一名訓練標兵。正當他躊躇滿志準備建功軍營之時,一場意外發生了︰他在一次400米障礙訓練中,腳下一滑,從雲梯上摔了下來,導致十字韌帶撕裂。醫生告訴他,以後要避免劇烈運動。

就這樣,一個訓練尖子變成了病號,入伍不到一年,就有了退伍的打算。受傷後,王恆天一直沒有和家里說,一方面是怕家人擔心,一方面是不好意思說。

王恆天說,他準備明年退伍,在部隊最大的遺憾就是沒有參與真正的實戰,學習的本領用不上不說,身體還受了傷。如果是戰場上受了傷,回家還可以炫耀一下戰傷,訓練場上受傷就說不上光彩,這有點太不值了。

大家表示,有這樣想法的戰士不止王恆天一個。訓練難免受傷,戰士根據個人情況規劃未來也可以理解,但這名列兵的遺憾,引發了工作組的深思︰和戰場受傷相比,訓練受傷真的不應該感到光榮嗎?

列兵的遺憾里,暗含著軍人對自我價值的判斷。有一位軍人曾這樣說︰農民種地出糧食,工人做工出產品,科學家科研出成果,社會上很多職業都會產生讓人能看得見摸得著的價值;唯獨軍人的價值,只能當戰爭來臨之際,在戰火硝煙的戰場上,才能有全面展現的機會。

誠然,我軍已經近30年沒打仗了。承平日久,部分軍人認為自己只訓練、不打仗,自信、自豪不起來,慢慢對訓練的價值、堅守的價值、付出的價值認識不夠充分,對和平年代軍人的地位作用認識不到位。

工作組將這一情況向戰區陸軍領導進行了匯報,黨委“一班人”認識到,和平年代軍人怎麼認識評價自己,不是一個小問題。我們平日大力倡導像打仗一樣訓練,但如何讓官兵覺得訓練和打仗一樣光榮?作為新時代革命軍人,如果沒有發自內心的光榮感、價值感,長久的、自覺的訓練熱情從何而來?軍人受尊崇首先軍人要自我尊崇,認識不到自身價值,何來自我尊崇?

“有什麼樣的價值觀,就有什麼樣的行為方式。”今天的我們需要靜下心來想一想︰和平年代的軍人價值到底體現在哪里。

價值觀是人生的總開關,一名戰士的遺憾引發一場大討論。在落實“傳承紅色基因、擔當強軍重任”主題教育中,中部戰區陸軍圍繞軍人價值的話題,在所屬部隊有針對性組織了“新時代革命軍人價值觀”群眾性大討論活動,第81集團軍某旅是活動的先行試點單位。活動開展一段時間後,記者來到這個旅采訪。

戰功卓著的“金湯橋連”官兵在戰備訓練中士氣高昂,和平時期仍然是該旅戰斗力建設的一面旗幟。申冬冬攝

把你的榮耀舉過我的頭頂

——中部戰區陸軍“新時代革命軍人價值觀”群眾性大討論見聞與思考(上)

解放軍報記者 周 遠 通訊員 鄒 貝

和平年代軍人價值的體現,需要自身實力的支撐。軍人的一切能力,都是由打仗能力派生的

大討論開始初期,部分官兵還是堅持認為,唯有走向戰場才能體現軍人的價值,上等兵虎寶成是其中之一。討論中,他率先亮出觀點︰“軍人生來為打仗,不打仗,軍人價值根本無法體現。”為此,該旅注重用身邊事啟發引導官兵。

“女兵張慶‘最美一跪’,是不是軍人價值的體現?”這個話題一經拋出,立即引發官兵熱議。

今年1月25日上午10時許,該旅女兵張慶結束休假,在北京西站南廣場準備轉車時,突然听到有人呼救,跑過去看到一位老人暈倒在地。張慶通過觀察老人生理特征,判斷為心髒驟停。她立即跪在地上,運用戰時急救技術為老人實施徒手心髒復蘇術,直到“黃金四分鐘”的最後10秒,老人恢復了生命體征,轉危為安。

更多的例子,在大討論中顯影。

2008年汶川抗震救災,該旅前身部隊官兵聞令而動,萬人千車火速馳援重災區青川縣,先後從廢墟中救出141名生還者;2015年,河南林州市一處盤山公路發生大巴車墜崖事故,面對常人望而卻步的懸崖,該旅前身部隊官兵連續奮戰6小時,從死神手中搶回13名受傷群眾的寶貴生命……

在大討論中,官兵們好像突然間認識到︰盡管我們沒有接觸過戰爭,但幾乎人人參與過非戰爭軍事行動。這些年,大到1998年抗洪搶險、2003年抗擊非典、2008年抗震救災,小到駐地發生的山火、洪水災害,每一次都是軍人不畏艱險沖在前面。很多媒體在報道相關事跡時,通常使用“又是軍人”“還是軍人”等字眼。

“戰爭時和敵人戰斗,和平時期同自然災害戰斗,都是在保衛國家和人民,不都是軍人價值的體現嗎?”該旅政委任志遠一席話,引起了官兵們的反思。

一番討論後,上等兵虎寶成思想發生了轉變︰“除了戰場,和平年代軍人同樣有實現價值的舞台。和平時期,軍人大部分時間在營區和訓練場活動,即使外出也通常穿便裝,人民群眾在享受生活時很少看到軍人。但是,當災難來臨時,群眾總是最先想到軍人,軍人總會及時出現,這就是新時代革命軍人的價值。”

在這個旅的大討論中,像虎寶成一樣思想發生轉變的官兵還有很多。本以為教育目的已經達到,可討論的深度,超出了教育者最初的設計。

“張慶救人時,情況十分緊急。如果你是張慶,能成功挽救老人生命嗎?和平年代軍人價值的體現,需要自身實力的支撐。軍人的一切能力,都是由打仗能力派生的。”中士李金龍的發言贏得了大家的認同。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