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軍史點擊>>史記尋真>>正文

毛澤東遵義會議發言引共鳴 稱博古報告不實事求是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張仕文責任編輯︰傅啟勝2013-12-20 11:32

插圖︰沈堯伊

在那個地方,因為一場爭論,確定了中國革命的前進航向;在那座城市,因為一次會議,奠定了毛澤東的領導地位。那個地方就叫遵義,中國革命的轉折之城。

1934年10月10日傍晚,在鄉親們《十送紅軍》的旋律中,中央紅軍戀戀不舍跨過于都橋,離開了他們用鮮血和生命創建的中央蘇區,開始了漫漫長征。

此時,毛澤東正打著“擺子”,身體極度虛弱。盡管如此,在顛簸的擔架中,他那智慧的大腦一刻也沒有停止對紅軍前途命運和中國革命出路的思考。

“敵人在前方已經布置好第五道封鎖線,如果繼續到湘西與二、六軍團會合,必定死路一條,‘老本’都要賠光。只有轉兵兵力薄弱的貴州,方為上策。”毛澤東焦慮萬分,被排擠出紅軍領導層的他已經沒有了“發言權”,唯一的辦法是爭取“外援”,讓黨內說得上話的同志站到自己這一邊。毛澤東一路上不斷說服也因病躺在擔架上的政治局常委張聞天、候補委員王稼祥,終于使他們脫離了“左傾”陣營,加入到反對錯誤路線的隊伍中來。

于是,隨著擔架上的“陽謀”漸入佳境,一場關于中國革命的路線之爭即將浮出水面。

當一個政黨,一支軍隊面臨著生死存亡的危急關頭,必須有人敢于站出來撥亂反正,挽狂瀾于既倒,扶大廈之將傾。這樣的人不但要有過人的膽識,而且要有極高的威望。在一個叫“通道”的地方,張聞天、王稼祥、毛澤東3人打破沉默,向“三人團”發難,由于得到了眾多紅軍將士的民意支持,迫使決策層改變了行軍路線︰放棄湘西會合,繼續西進兵力薄弱的貴州。

這是毛澤東“靠邊站”兩年多後,第一次在黨的最高會議上發出自己的聲音。這是黨中央兩年來第一次否決了共產國際顧問李德的意見,有了自己的主見。

爭吵一直在進行,黎平會議、猴場會議,毛澤東針鋒相對,以事實作根據,對“左傾”錯誤毫不讓步,進行堅決的斗爭。漸漸,他的聲音越來越響亮,圍在他身邊的人越來越多。

1935年1月9日,軍委縱隊進入了遵義城。趁敵人還沒聚攏之時,抓住空當在遵義召開政治局會議,總結第五次反“圍剿”戰爭,成了黨中央的當務之急。

1月15日上午,政治局擴大會議在柏公館二樓會客室召開。博古首先作報告,他把第五次反“圍剿”的失敗原因歸之于敵人太強大,根據地的後方物資供應工作沒有做好等客觀原因,而對“三人團”在軍事指揮上的錯誤則是輕描淡寫。接著,周恩來代表軍委作軍事報告,周恩來實事求是地指出這次圍剿戰爭的失敗在軍事上確有問題。最後,周恩來以他一貫的謙遜主動承擔了責任。正、副兩份報告,涇渭分明,激起了參會者不同的反響。

在張聞天發言批評“三人團”指揮的失誤之後,毛澤東深深吸了一口煙,環視了一下大家說︰“博古同志的報告,對第五次反‘圍剿’的失敗總結出的那些原因,我認為不能成立,因而,這個總結報告不是實事求是的,是在替自己的錯誤作辯護。我認為,‘三人團’在指揮紅軍對付敵人的第五次進攻時,不客氣地說,犯了軍事路線錯誤。這個錯誤,在整個戰爭中,歸納起來,表現為三個階段,其第一階段是進攻中的冒險主義,第二階段是防御中的保守主義,第三階段,則為退卻中的逃跑主義……”

毛澤東的發言引起了大家的共鳴,他們紛紛敞開心扉,積壓在心里的不滿終于像決堤的洪水一下奔涌而出。

會議繼續進行,正確意見明顯佔了上風,大家在關鍵的時刻都投了毛澤東一票。彭德懷、劉少奇、朱德、王稼祥、李卓然、聶榮臻等與會者爭相發言,對“左傾”錯誤進行了聲討。忠厚的朱德也激憤地站起來︰“李德顧問在國民黨軍隊的第五次‘圍剿’中,命令紅軍進行陣地戰,其結果是丟掉了蘇區,犧牲了多少人命!最後,我們只能撤離江西蘇區。而西征開始的軍事策略,也是錯誤的,畏于接敵,倉皇逃跑,以致損失慘重,這也是中央的責任。如果繼續這樣的領導,我們就不能跟著走下去!”

“堅決同意總司令的意見,我再重復一句︰錯誤的領導,必須改變!‘三人團’得重新考慮。”王稼祥堅定地提出了自己的意見。

會議開到第3天,敵人已經向遵義集結,軍情萬分緊急,必須盡快結束會議。會議到了關鍵時期,周恩來做總結發言︰“……我完全同意毛澤東、洛甫(張聞天)、王稼祥、朱德等同志對黨中央所犯錯誤的抨擊。因此,作為指揮這場戰爭的一個負責人,請求中央撤換我的職務,我決心把指揮權交還給黨,讓黨來重新安排。澤東同志無疑應該回到野戰軍領導崗位上來,我請求中央考慮。”周恩來嚴于解剖自己、主動承擔責任的高風亮節深深感染了與會者,大家不約而同向他投來敬重的目光。

“這個時候,只有毛澤東出來,才能應付這個局面,我同意恩來的意見。”張聞天說道。

在中國革命的危急時刻,歷史選擇了毛澤東。與會者一致贊同周恩來和張聞天的提議,選舉毛澤東為中央政治局常委,這是毛澤東第一次進入中國共產黨的最高決策層。同時這也是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在政治上、軍事上中斷了共產國際的領導。遵義會議是黨的歷史上一個生死攸關的轉折點,挽救了黨,挽救了紅軍,挽救了中國革命。毛澤東從此開始了他領導中國革命的偉大歷程。這是中國共產黨在面臨生死存亡時的一次自我修正,是一次關鍵時刻的漂亮轉身。

漫步遵義會址,那場跨越時空的爭論依然在耳畔回響,讓人體悟到真理的巨大力量。如今正在如火如荼開展的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正是黨在新時期的一次自我完善和淨化,通過一些必要的“手術”,清除一些吸附在黨的肌體上的蛀蟲,能使黨更加健康更加充滿活力,從而意氣風發地帶領全國人民去實現偉大的中國夢。(張仕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