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蹄下的十四年︰抗日戰爭時期的梅河口

來源︰吉林日報作者︰畢瑋琳 江培山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8-02-26 09:34

山城鎮國民高等學校。

集家並屯。

山城鎮日本警備司令部。

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日本關東軍僅用4個月的時間,就侵佔了遼、吉、黑三省大部分地區,同時,日本帝國主義又積極籌劃建立統治東北人民的殖民機構,妄圖長期霸佔這里。

1931年12月,偽奉天省政府成立,取代原遼寧省政府一切行政權力。當年的海龍縣(現在的梅河口市),被劃歸偽奉天省政府管轄。1932年2月,偽滿洲國成立,3月9日,改民國時期縣政府為偽縣公署,仍沿用原辦事機構,海龍仍歸奉天省管轄,1941年7月又隸屬偽四平省。

為了強化殖民統治,切斷東北抗日聯軍與人民群眾的聯系,日寇制定了一套法西斯高壓統治政策。

1933年,偽滿洲國民政部奉日本參事荒古千次和蛸並元義關于“設立集體部落”的建議,于同年12月,頒布了《暫行保甲法》,第二年又制定了保甲制,以10戶為一牌,設牌長一人,一村幾牌為1甲,幾甲為1保,如果牌中一戶出現所謂擾亂治安的“犯罪人”,其他各戶都負有連帶責任,稱作“十家連坐法”。

1935年,海龍縣山城鎮日本守備隊和漢奸邵本良的偽軍隊伍幾百人,集聚在大荒溝(今吉樂鄉吉興村)一帶,強迫村民建築四個土圍子,築上土圍牆,逼著老百姓從大荒溝的溝溝岔岔搬進土圍子,而後把原來的老房子毀掉。據記載,僅吉樂鄉被燒毀的房屋就有1400間,全縣有16700多間民房被扒掉。

自1932年至1945年的14年中,日本侵略者在當年的海龍縣實施有計劃的奴化教育,暴露了日本妄圖滅絕中華民族的惡毒用心。

第一階段,1932年至1936年,主要是調整學校布局和性質,這是推行奴化教育的醞釀階段。第二階段,1937年至1940年,主要是對教育體制全面修改,實行所謂的“新學制”,完全納入了日本的教育體制。第三階段,1941年至1945年,“太平洋戰爭”爆發後,為適應戰時體制要求,偽滿政府公布“學生奉仕令”,把學生編成班排等軍隊序列,實行嚴格的軍訓,為其所謂“聖戰”提供兵源。

在學校教學形式上,注重在精神上的奴化。偽滿的“民生部”“訓令”明確要求,教學的主要任務是“為養成忠良國民,即以建國的精神為基礎,陶冶人格,涵養德性”。目的就是培養對日本殖民主義者俯首帖耳的“忠良”奴才。為達到這一目的,每周一必開“朝會”。“朝會”就是早會,早會中要升偽滿國旗,唱偽滿國歌,拜听校長奉讀“詔書”,向長春偽滿皇宮和日本東京遙拜,以表示對日本天皇的感恩戴德之情。遙拜先向北方行90度鞠躬3次,一拜天皇陛下,二拜日本天照大神,三拜建國忠良廟,廟內供奉的是其為建立偽滿洲國而死亡的日本將士。早會的另一項內容是宣讀“國民訓”,這都是歌頌大東亞共榮等奴化內容的。

在教材上,“新學制”實施後,突出了日語的地位。把日語當成主課,在文化上奴化。各科教材,除了滿語、地理、歷史外,其余均為日本文,學生在校日常用語必須用日語。在教材內容上,也都是圍繞“日滿一心一德”和“王道樂土”這一中心編成的。如地理歷史課就是把東北和東北人民列入滿蒙肅慎女真族系之中,從根本上否定漢民族存在的歷史,把整個東北日本化。

在人格和人際關系上奴化。日偽把強化勞動作為奴化教育的一種具體措施,在中學階段,規定每日午後為法定勞動日,除了組織在校田勞動外,常常組織學生到日本開拓團無償勞動。日偽對學生奴化的另一手段就是“絕對服從”,學校宣揚“武士道精神”和階級服從,除了絕對服從日本教官和校長的訓導外,還要一級管一級,低年級絕對服從高年級。在學校沒有言論上的自由,不準談論國事,不準閱讀課外書刊,不準反駁教員言行,日常言行必須遵照“建國精神”和修身、經學課本所學的內容為準則,否則就是越軌,將視程度不同給予處分。

海龍縣淪陷後,歷經14年殖民統治,日本侵略者在殘酷的政治奴役的同時,進行了瘋狂的經濟掠奪,使海龍縣的經濟遭受了空前的破壞。損失最嚴重的是土地、森林等資源。據資料記載,修鐵路、公路、機場佔地2831.9公頃,“集家並屯”佔地969.9公頃,“集家並屯”後荒廢土地4077.5公頃,日本開拓團霸佔1480.2公頃,糧食損失550484噸。僅偽大同元年,日偽在全縣砍伐樹木2250立方米,損失牲畜8811頭……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