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媒矩陣軍事記者

做好戰“疫”防控中的輿論引導工作探析

——兼談主流媒體如何當好輿論引導風向標
作者︰■馬宏省

摘?要︰“信息疫情”伴隨“病毒疫情”大量出現,有敵對勢力造謠污蔑,有道听途說以訛傳訛,有東拼西湊舊文翻炒;“信息疫情”成因復雜,主要是恐懼讓人更容易相信謠言,有人故意“帶節奏”,信息發布不及時,謠言傳播方式多樣;主流媒體要發揮主力作用,及時發布權威信息,引導受眾增強辨別力,對謠言敢于亮劍,同時嚴肅宣傳紀律。

關鍵詞︰信息疫情;主流媒體 ;輿論引導;風向標

在全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斗爭中,一些謠言也伴隨著病毒爆發肆虐,並借助于網絡和社交媒體呈現裂變式傳播,被人們形象地稱為“信息疫情”。當好輿論引導風向標,是主流媒體的職責所系,義不容辭、責無旁貸。

一、“信息疫情”伴隨“病毒疫情”頻頻出現

2020年春節前後,與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相關的謠言呈現數量多、範圍廣、危害大等特點。系統梳理分析這些影響惡劣的謠言,其編造方式、呈現形式等突出表現為以下幾個特點。

(一)敵對勢力造謠污蔑

這是一些惡毒謠言的來源主渠道。突出表現在對政府公信力的詆毀、對軍隊的惡意關聯、對科研工作者的栽贓,以及對醫務人員的打擊上。

如“某人因病毒泄露死亡”“軍方接管XX”等。這些謠言不僅對相關人員造成極大傷害,更擾亂了人心,影響了抗疫。此類來自境外的謠言,有的類似“白頭盔”組織假冒醫務人員拍攝的視頻和圖片,有的冒充境內網民蓄意制造地域矛盾,有的借助熱點事件制造針對政府和官員的不良情緒,有的借疫生事損害軍隊軍人形象,等等。此類謠言呈現出一些新趨勢︰一是謠言的制造模式比較專業,往往采取“境外批量制造,境內分發傳播;以社交平台發起,多渠道跟進擴散”等專業方法,傳播有效性高;二是謠言的詆毀目標日趨精確化,表達形式故意迎合特定群體;三是傳播渠道隱蔽多元,通過使用文字圖像處理軟件等方式加密傳播,躲避監管。

(二)道听途說以訛傳訛

此類謠言的內容很多與人們生活息息相關,突出表現在個人如何預防被傳染、各地發生了什麼疫情,以及在疫情防控中出現了什麼問題,等等。

通過整理分析上百條所謂“預防新冠肺炎的方法”可以看出,這些謠言很具迷惑性︰有的假借專家的口吻說“XX院士建議鹽水漱口防病毒”,有的盲目想當然說“含大蒜勝過使用口腔藥物”,還有的誤導人們養成不良生活習慣說“吸煙、喝酒能預防病毒感染”,等等。此類謠言非專業權威人士很難闢謠,讓很多網民一不小心就會“中招”。還有的謠言是一些網民添油加醋、危言聳听,為制造聊天話題散布的。某市一名網民在微信群內發布當地有人被確診、千把人要隔離等不實信息,某縣兩名網民編造某超市有人感染病毒等虛假消息,均被公安機關進行治安處罰。在中國警察網發布的《別再散播疫情謠言了!已有多人被警方拘留》一文中,公布了全國10多個省市的類似案例。

此類謠言的特點是,一些造謠者主觀惡意不大,有的是出于驚慌心理發布小道消息,有的是抱著吸引關注等想法編造身邊的疫情,有的是無聊之時無事生非。但不管出于什麼原因,這些謠言在一定程度上增添了社會恐慌,擾亂了社會秩序。

(三)東拼西湊舊文翻炒

這類謠言以各種“猜測”居多。有的是把以前報刊上的不同文章進行剪輯拼接,謊稱是權威媒體近期所發;有的是借一些特定身份人的名義,發表聳人听聞的觀點;有的是把網上的一些舊聞,通過“嫁接”等手段惡意傳播……

有的自媒體甚至公然把造謠黑手伸向軍隊官方媒體,把多年前媒體發表過的、與疫情絲毫無關的文章重新拼湊起來,偽裝成近日軍隊權威媒體刊發的針對疫情的文章,造成了一些人思想混亂甚至驚慌失措。還有的網民把以前發生在其他省市、與疫情防控完全無關的刑事案件血腥視頻、圖片,造謠為當地“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期間,有人強行出村,將村口值崗人員當場砍死”的虛假信息,發送到多個微信群。此類造謠者的目的,不少是為了賺取流量、引楮吸粉,無底線地蹭熱點騙取關注。

二、全媒體時代“信息疫情”成因復雜,危害性大

全媒體時代,越是聳人听聞的謠言,有時候越會獲得裂變式傳播,造成的危害也越大。

(一)恐懼心理讓人們更容易相信謠言

隨著疫情的爆發和防控力度的增強,特別是在還沒有研制出有效疫苗的情況下,人們往往會產生恐慌和緊張心理。有研究表明,當人們越是處在特別焦慮和困境之中,越會選擇相信謠言。當生命健康安全受到威脅的時候,很多人的理性判斷能力、邏輯思維能力、獲得主流信息能力等,往往會有所下降,甚至會選擇“寧願信其有,不願信其無”。

人們相信謠言,有時是因為恐懼而找依托,有時是因希望找安慰。特別是一些如何預防病毒的謠言,在人們感到束手無策的時候,貌似給了大家實實在在的“招數”,往往更能“打動”人心。很多人在這時候往往更願意接受意見建議,于是類似“穿毛絨絨的衣服更易吸附病毒”“燻醋可以殺死新型冠狀病毒”等謠言,更容易讓人相信和傳播。特別是容易被一些老人當成關愛子女、親友的“良策”到處轉發。

(二)某些人故意“帶節奏”擾亂視听

在謠言的形成鏈條中,制造謠言只是其中的一環,有時甚至不是最重要的一環;“給謠言穿上真相的馬甲”,讓更多人受到誤導,是其中不可忽視的一環。許多謠言在境外制作完成後,如何傳播到境內,如何更有效影響網民,其中就必不可少需要“中間宿主”,他們就是所謂在網絡上“帶節奏”的“帶路黨”等。這些人往往用一些傾向性轉發、誘導性評論,引誘受眾的思路朝著他們設計的方向走,從而達到誤導輿論的效果。

他們對謠言的傳播,有時設計得非常巧妙。讓人猛看起來是在轉發求證、甚至是在質疑,但真實目的卻是誤導性的,是為了讓謠言更加擴散。這種“帶節奏”反映的是他們的一種議題設置能力,很有迷惑性。有時網民在社交群組中的幾句討論,在網絡平台中的幾句點評,就讓他們陰謀得逞了。因此,越是形勢復雜,越是讓人不容易看清真相之時,越需要廣大網民保持清醒的頭腦,堅定自己的立場;越是眾聲喧嘩,越需要大家增強明辨是非的能力。

(三)信息發布的不及時加速謠言生成

有學者給出了一個謠言的生成和傳播公式︰謠言=(事件的)重要性×(事件的)含糊不清。二者是一個乘法關系,也就是說,事件的重要性越大、關注度越高,事實越模糊不清、官方的消息越少,越會加速謠言的生成和擴散。反過來說,如果事件得到了及時回應,沒有了模糊地帶,後面一個乘數為“0”,那得出的乘積也就是“0”。

新冠肺炎疫情關系著每個人的生命健康安全,在疫情防控這種特殊時期,人們對相關信息公開透明的需求很高。如果職能部門不能在第一時間公布事件真相和調查結果,權威信息無法及時消除大眾疑慮,公眾在沒法獲取準確信息的時候,各種小道消息和虛假信息就會乘虛而入誤導網民,進而造成極大的負面影響。“造謠一張嘴,闢謠跑斷腿”,權威信息的發布往往需要時間進行調查核實,這就與人們的期望之間形成了一個“時間差”,這個“時間差”也是謠言生成的重要時間點。如何盡量縮短這個“時間差”,是減少謠言的一個重要方面。

(四)網絡時代謠言傳播方式更加多樣

全媒體時代“人人都有麥克風、個個都有話語權”,這給謠言的編造和傳播提供了極大便利。

傳播速度更快。網絡的匿名性和交互性等特點,使上網者責任感和自律意識會在有意無意中減退,有人在娛樂、發泄等心態下更容易造謠傳謠;簡單的復制粘貼就可以進行傳播,比起傳統媒體時代,謠言插上了信息化翅膀,極容易出現超大規模擴散現象。

傳播的人更有“可信度”。微博、微信、QQ等社交媒體和互聯網群組的廣泛應用,讓網民在熟人關系中更有“趨同”效應。因為是現實中的親朋好友發送的,點對點的人際傳播、圈對圈的群體傳播給謠言增添了可信性,而且不利于澄清。

傳播行為更加便捷。除了一些常見的謠言傳播途徑外,朋友圈的推送和點贊、互聯網群組的討論等,是更加隱蔽的擴散方法。不少互聯網群組有數百人甚至上千人,有的人的朋友圈、QQ空間覆蓋面極廣,容易形成多層次、立體復合的傳播。

三、主流媒體應當發揮防控“信息疫情”的主力作用

無論各種自媒體聲音如何嘈雜,無論謠言生成傳播途徑如何多元,在廣大網民心中,最有信任感的還是主流媒體;在澄清謠言、引導輿論、穩定人心上,主流媒體往往能發揮一錘定音的功效。

(一)及時發布權威信息回應群眾關切

謠言的存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人們對信息的需求。清除謠言產生和傳播的土壤,在于快速、全面地發布權威真實信息,及時高效滿足社會的需要。信息發布越多越豐富,謠言的存在空間就越小越無立足之地。

在發布權威信息方面,主流媒體存在其他渠道所無法比擬的優勢。主流媒體作為黨的耳目喉舌,可以架起職能部門與群眾間的溝通“橋梁”,是公眾實現知情權的主要渠道。人們對主流媒體發布的信息,信任度非常高。中央電視台等主流媒體每天發布各地確診人數、疑似病例、病亡人數和出院人數等,就發揮了很好的引導作用。

主流媒體不單指傳統媒體,更包括主流媒體旗艦下多種形式的網絡傳播和融媒體建設。《人民日報》、新華社等主流媒體在微博、微信和抖音等平台積累了大量粉絲,關鍵時刻一旦發聲,就能夠實現“刷屏”之勢。主流媒體的優勢還在于有強大的采訪力量,可以對輿論事件進行深度和全面報道,矯正網絡信息的碎片化和零散化;可以對相關傳言進行客觀核實,矯正網絡輿論的不正確信息。

(二)巧妙引導受眾增強個人辨別能力

抵制各種謠言和負面信息,一個非常重要的方面是幫助廣大網民擦亮自己的眼楮。如果大眾能夠對謠言辨識技巧做到“心中有數,腦中有法”,提高了對“信息疫情”的“免疫力”,那防控起來就會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提高網民對不實信息的辨別能力,主流媒體大有可為。除了及時傳遞黨中央的大政方針,提高大家在謠言面前的政治定力外,還可以普及相關的科學、法律、社會、新聞和生活常識,引導大家掌握相應的“闢謠神器”。尤其對在群眾中引起較大反響、大家比較關注的事情,主流媒體更要及時做到不缺席、不失語,在報道和求證中作出正面解讀,讓網民盡早看到真相。

很多網絡謠言是明顯違反基本常識的,主流媒體就要通過各種喜聞樂見的形式,教給大家一些識別的方法,如一度在網上瘋傳的洗熱水澡、喝酒、抽煙等可預防新冠肺炎等,《人民日報》就做成圖片,教給網民正確的闢謠知識;廣州、南京、杭州、鄭州、西安、西寧、武漢等地的主流媒體,通過網絡、電視、廣播、報紙等多種渠道對一些謠言說明事實真相,不僅消除了許多人的疑慮,還告訴了公眾一些甄別技巧。還有一些主流媒體發布的信息內容活潑、很接地氣。比如一些官方抖音賬號發布的山東、河南、江蘇、浙江等地村干部通過大喇叭對村民的方言喊話,其他平台發布的各地防疫詼諧標語、演唱的抗疫豫劇清唱,中國軍網的配樂詩朗誦等,都有效提高了大家識別信息的素養。

(三)面對謠言敢于亮劍做好輿論斗爭

闢謠也是作戰,主流媒體要敢于同造謠誣蔑的信息直接交鋒。“狹路相逢勇者勝”,對敵對勢力明顯不懷好意的栽贓陷害、政治煽動、抹黑詆毀等,要旗幟鮮明地與他們正面對抗,敢于亮劍,打好輿論斗爭的主動仗。

很多“信息疫情”帶有明顯的政治目的,是意識形態領域斗爭日趨復雜尖銳的一種現實表現,是“我們不去佔領敵人就會去佔領”的搏斗。主流媒體要堅持黨性原則,立場堅定強化責任意識,勇于站在風口浪尖表明立場,敢于有理有利有節地開展斗爭,做到大局當前有主見、大事當前勇擔當,切實肩負起宣傳思想工作者的光榮使命。

一些帶有政治色彩的謠言,抓住疫情防控中某些群眾有看法的人和事,無限擴大,借題發揮,把矛頭對準我們的制度體制,企圖抹黑攻擊黨和政府,動搖人們的信仰信念。對這些行為,主流媒體要及時揭露他們的本來面目和丑惡嘴臉。特別對那些詆毀一線抗疫英模、惡意攻擊黨的領導和社會主義制度的言行,更要鮮明亮出自己的態度,不讓那些造謠生事、渾水摸魚、煽風點火、信口雌黃的人有機可乘。

(四)嚴肅宣傳紀律防止出現導向問題

主流媒體做好疫情防控中的輿論引導工作,一條基本的底線就是要做好“安全生產”,嚴防各種宣傳事故的發生。在萬眾矚目的時刻,哪怕一個細小的差錯,有時也會引發巨大的負面效應,輕則影響媒體形象和公信力,重則會被人負面解讀、惡意攻擊,甚至會制造新的“信息疫情”。

轉發境外信息一定要慎重。對境外網絡或者媒體上的信息,一定要核實清楚再轉發,不能人雲亦雲隨風起舞,不知不覺當成了別人的“傳聲筒”,上了對方的當;特別是對來源不明、沒有權威出處的信息,千萬不能以質疑、求證的名義“逆向傳播”,倒灌至境內輿論場。

嚴把新聞的真實性原則。堅決不能出現擺拍、造假等“編造”新聞的現象發生。全媒體時代,信息獲取的方式非常多元,任何造假的新聞,都會很快露出馬腳,被網友“扒”個底朝天。

謹防出現“低級紅”“高級黑”現象。正面宣傳一定要講求效果,謹防用力過猛;從嚴核實新聞細節,用“逆向思維”經得住網民“反問”。特別是對一線抗疫人員的宣傳,不能過度賣“慘”,不能有違人情和人性,不能無限拔高。

嚴防各種差錯。在抗疫宣傳中,個別媒體因為搶發沒被核實的網傳信息、編輯不同稿件時出現內容錯亂等,引發了負面輿情。這說明,越是在這種時期,越要嚴把產品的質量關,強化“政治家辦報”的意識,堅持新媒體和傳統媒體同一審稿標準,嚴防各類宣傳事故的發生。

(作者系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輿情信息部副主任、高級編輯)